看书坛 - 网游竞技 - 剑行三千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闭门修炼

第四十二章:闭门修炼

        次日一大早,裴尘被抓的消息便传遍大街小巷。

        不少江湖中人纷纷叹息,皆为裴尘感到惋惜。

        李愁心和张小攀也知道了消息,李愁心神情凝重,张小攀焦急不安。

        “师父!现在该如何是好?十日后裴大哥就要被斩首了,我一定要去救他。”

        “小攀,为师知道你很着急,但此时去救他无异于自投罗网,更何况这高必山既然能抓到你裴大哥,想必身边定有高人相助,现在的你能力还有所欠缺,暂且稍安勿躁,切莫行不智之举。”

        李愁心看张小攀着急的样子,生怕张小攀脑子一热做出傻事来。

        “那我们就不管裴大哥了吗?”

        李愁心想了想,说道:“管是要管,如今当务之急是要在这仅有的十天内提升修为,届时你我师徒二人兴许能救裴尘。”

        听了李愁心的话,点了点头,但这修炼也并非一朝一夕能成之事,心中仍是焦虑。

        “这样吧,小攀,你从今日起开始闭门修炼,尽量在这十日内将引心诀第二层修炼会,再配合为师传你的飞流三千尺,届时方能有胜算。”李愁心说道。

        李愁心知道,这些日子来,张小攀也没能有充足的时间进行修炼,只是这断断续续的修炼就能练会一剑日边来和引心诀第一层的功法,按照张小攀的天赋,十天内修会这第二层与第二剑应是无大碍,只要无人打扰,说不定都不用十天。

        张小攀明白李愁心的意思,说道:“放心吧,师父,小攀一定会成功的。”

        李愁心走到张小攀身旁,双手放在小攀肩膀上,语重心长的说道:“小攀,切记!这修炼之事不能急躁,要静心定神,按部就班,否则只会自伤经脉,走火入魔,一定要抛除外物,心无杂念,这样才能救你裴大哥。”

        张小攀听了裴尘的话,急躁的内心逐渐平静下来,心中明白李愁心的担忧,也明白李愁心所说道理,然后镇定地说道:“师父,徒儿明白了,一定会安心修炼,十日内定然有所成。”

        “既是如此,为师也得闭关了,若是能参悟第三层或者银河落九天,一切难题都将迎刃而解。”李愁心说道。

        这时,张小攀似乎想到了什么,从怀中掏出裴尘留下的飞象诀,朝着李愁心说道:“师父,不如你也看看这飞象诀吧,说不定对你也有帮助,小攀如今已将此诀练会,只是还不够熟练,若是师父也练了,定然比之前厉害百倍。”

        李愁心知道这飞象诀的霸道之处,也与自己所修的剑道不谋而合,但这飞象诀是裴尘留给张小攀的,若是自己修炼了去有些不好,于是想拒绝张小攀。

        张小攀看出李愁心的疑虑,说道:“师父,徒儿如此作为,都是为了更有把握的救出裴大哥,如今是非常之时,相信裴大哥也不会在意的,师父就听了小攀的吧。”

        李愁心犹豫一下,还是接过了张小攀的飞象诀,并叮嘱张小攀:“一定要切记为师刚才所说,不能急功近利,要静心潜修。”

        张小攀点点头便朝着房间走去,关上房门。

        李愁心交代身后的琴音瑟语:“这几日就劳烦两位妹妹在外护法了,切莫让外事打扰我们师徒静修,等到时救了裴尘,愁心哥哥再好好犒劳你们姐妹。”李愁心说完在两位姑娘脸上一人亲了一口,然后就走进了自己房间便要开始修炼。

        李愁心回想刚才张小攀所说之话,又回想起第一次见张小攀时张小攀身上的那股霸道之力,没有着急开始修炼引心诀和领悟第三剑,而是翻开张小攀所给的飞象诀参悟起来。

        原来这飞象诀果真是一门极其霸道的内功心法,看着飞象诀的李愁心这才反应过来张小攀所施展的只不过这飞象诀真正威力的十之一二,日后定得好好指点他一番。

        自己也开始按照飞象诀的修炼法门修炼起来。

        盘腿一坐,双眼轻闭,真气汇聚,由外而内游走全身奇经八脉,集于丹田之处,此刻只觉自己的丹田能源源不断汇集真气,比之前要庞大不知多少倍,果如秘籍所说,丹田若象,可纳真气万千。

        李愁心继续修炼,感觉那些真气充满自己的每一处经脉,却又没有滞塞,一股股真气竟和血液一样在自己周身循环,流入丹田又由丹田流出,往复不曾断绝,怪不得小攀的力气就像用之不竭一般,原来只要修炼了这飞象诀,体内的真气便会源源不断,而且越往后越霸道。

        李愁心也不得不佩服自己的修炼天赋,仅仅一上午就将飞象诀修炼一遍,也算是初步掌握了此诀奥秘,但若想大成,还需要日积月累修炼,才能达到飞象的最高境界十象之力,而自己现在最多只有三象之力,张小攀则要比自己差上一些,应该只有一二象之力,不过对于十四岁的张小攀来说,已实属天才。

        李愁心迫不及待地想要将这飞象之力与飞流三千尺融合,试试威力,而后调整呼吸,催动飞象之力朝着桌上的三尺三一指,只见三尺三顿时傲然于空,李愁心凭借自己的意念手指再次一震,三尺三瞬间化作三千剑锋,填满整个屋子,而且每一道剑影之上的威势更是强了几倍,李愁心再次一震手指,三千道剑影发出一阵剑鸣,连屋子里的物品都快要抵抗不住这剑鸣之威。

        李愁心见此,知道这一剑若是挥出去,其威力定是非比寻常,要胜过之前数倍不止,突然感叹这飞象诀之奇妙,如此下去,这第三剑银河落九天即便参悟不出,想来救人也不再是难事。

        不过李愁心也想趁此机会试试,回想起自己师尊长庚剑仙所说的这第三剑需要强大的内力为根基方能催动,于是按照剑招试着催动,没想到在这飞象诀的加持下,隐隐有种就要成功的迹象,但在自己的意识中,那一剑挥出,只有天空裂开一道口子,却未有如天河之水般的剑意泻下,不过既然能撕开口子,就说明离参悟第三剑不远了,如今只是自身的真气还不足以掌控这一剑,看来还得在这第三层引心诀上下功夫,只要第三层掌握了,修炼起飞象诀便会一日千里,届时别说这天河之水的剑意,便是自己也能再创更为恐怖剑招了吧。

        激动过后的李愁心自然也知道此事不能急于一时,于是放弃了第三剑的念头,再次将飞象诀修炼一遍,心中只想着要将这御物之道和飞象诀更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最大限度发挥出飞流三千尺的威力。

        而张小攀进了房间,也开始修炼引心诀第二层御物之道,第一日算是小有所成,已能掌控桌上诸如茶杯等物,只是还有些不稳定,见到自己的进步,心中也是暗喜,不过李愁心的话自己可是记在心里,不能操之过急,于是静下心来继续修炼。

        李愁心则停下了修炼,在想着应该如何将自己刚刚参悟的融合之法告知张小攀,若是贸然打开张小攀的房门,恐会打扰小攀修炼,稍有不慎,危险万分。

        思索过后的李愁心突然想起自己当初修炼引心诀第一层时,意念可以穿透空间遍观周边一切,还不小心看到紫薇沐浴和听到紫薇的梦语,若是施展此法说不定能与张小攀产生感应,毕竟张小攀也正在修炼了此法,对周边一切都感应灵敏,应该可行。

        李愁心便开始施展起来,随着意念穿透诸多隔阂,到了张小攀房中,见张小攀正在静心参悟,李愁心有些欣慰。

        张小攀突然察觉到了异样,也发动感知,感知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张小攀意识里喊了一声:“师父,是你吗?”

        没想到李愁心居然能听见,实在没想到这引心诀居然还有这番妙用,居然可以隔空交流。

        “是我,小攀,勿要惊讶,稳住心神听为师道来。”李愁心说道。

        张小攀定了定心神,正在听着。

        “小攀,经为师参悟,以飞象之力为基,催动御物之道施展剑招,方可事半功倍,但切记要将飞象之力掌控好,不能失控,方能与御物之道完美融合,发挥剑招霸道之威势。”

        张小攀听后心领神会,还想再问问李愁心的修炼进度。

        不过李愁心却没等张小攀发问,说道:“小攀,为师方才所言定要切记,但不能操之过急,为师走了,你安心修炼。”说完李愁心便撤回功法,而张小攀也感觉不到了刚才那股意念,这才停了下来继续修炼。

        张小攀这时也明白,师父只是告知自己融合之法,但此时自己对于这御物之道还没有完全掌握,得再继续参悟,只有完全掌握了才能将之完美融合,所以也没急在这一时尝试,而是继续修炼着御物之道。

        本来说好闭关修炼的李愁心却在此时打开了房门,走了出来,看到天色已黑,而琴音瑟语二人仍然守在屋外,心中有一丝欣喜。

        二人也看到李愁心走了出来,只一天功夫,这让二人都有些疑惑,两人好奇地看着李愁心,却猛然发现李愁心身上的气势比之前强了许多。

        “愁心哥哥,不是说闭关修炼吗?怎么才一天就出来了?”琴音问道。

        “修炼嘛,练会了不就可以出来了,再说愁心哥哥可不忍心让你们两个在这里苦守十日。”李愁心走过去将手搭在二人肩膀上,一边一个,倒弄得两人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愁心哥哥,什么时候开始你居然也变得油嘴滑舌起来了。”瑟语扭了扭肩膀。

        李愁心却笑着说:“那要看和谁了,你愁心哥哥我又不是与谁都这样,对吧。”然后将头扭过去看着瑟语那张可人的脸蛋,只见瑟语脸蛋一下子红了起来。

        “好啦,一天了,有些饿了,咱们边吃边说吧。”李愁心突然正经地说道。

        三人边走边说进了厨房,开始弄起吃的来。期间,李愁心还不忘调戏着二人,看上去没羞没臊的。

        没过多久,三人便一人端着两盘菜走了出来,放在外面小亭子下开始吃了起来。

        李愁心饮了一杯酒,说道:“既然我已出来,明日开始二位好妹妹便不用再守了,有我在这院子里,什么都不会发生。”

        两人看着李愁心,琴音先问道:“愁心哥哥,那接下来的日子我们该做些什么呢?”

        李愁心笑笑:“如往常一般就好了,正常生活。”

        瑟语却说道:“正常生活?那岂不是有些无趣?”

        李愁心坏笑道:“那瑟语妹妹你说怎样才不无趣呢?”

        瑟语见状,面红耳赤:“愁心哥哥,你真的是自从与棋韵妹妹那个后就开始变坏了,讨厌。”

        看着娇羞的瑟语,李愁心又说道:“我刚刚可什么都没说,怎么就变坏了,难不成瑟语妹妹是想.....”

        “呸呸!我才不稀罕。”瑟语打断李愁心,迅速拿起一杯酒喝了下去。

        “行了行了,愁心哥哥就别再逗瑟语了,还是安心吃饭吧。”琴音这时说道。

        李愁心看着眼前的姐妹二人,又回想到前些日子刚刚离开的几人,不禁惆怅起来,随即饮了一杯酒,口中念道:

        知己东去,

        飞花无依,

        唯留衷肠难诉。

        独饮苦酒,

        长叹天涯路。

        “愁心哥哥,你又想紫薇姐姐她们了?”瑟语问道。

        李愁心点点头,“往日历历,仿佛就在眼前,奈何斯人远去,徒留离殇。”

        瑟语继续说道:“哎呀,愁心哥哥,刚刚不过跟你开玩笑的,再说紫薇姐姐她们终究会回来的,再说不是还有姐姐和我嘛,紫薇姐姐她们能做的,我们也可以的。”

        李愁心看了看瑟语,知道瑟语想多了,不过还是挑逗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

        瑟语这回倒是没有拒绝,反而害羞地点了点头。

        琴音见此,说道:“愁心哥哥,别忘了还有琴音呢。”

        李愁心看看琴音,说道:“你们呐,愁心真就那么好吗?人人都心甘情愿的。”

        “当然了,以前各为其主,那时候说不上,但如今与愁心哥哥相处下来,才发觉愁心哥哥就是我们心目中最好的男人。”琴音说完瑟语连连点头。

        李愁心饮了一杯,没有再说,心头回想起之前在鄂陵的往事。

        酒足饭饱,两姐妹收拾了桌子,坐到李愁心身旁,一同讲起曾经的往事,一时感慨万分。

        夜已深,李愁心看着二人说道:“你们已劳累一日,都去休息吧。”

        谁曾想瑟语说道:“愁心哥哥说的是一起吗?”

        这一问,李愁心酒都醒了。

        “你这丫头,之前怎么没发现竟是如此?”李愁心捏了捏瑟语的脸。

        “愁心哥哥,还有很多是你不知道的,不如我待会儿慢慢告诉你。”

        看着瑟语那副勾人妩媚的样子,李愁心想拒绝也难,又想到之前和其他人,索性说道:“罢了,去我房里休息吧,不过今天修炼一天,有些累了。”

        瑟语听到李愁心同意了,满心欢喜,说道:“这个就不劳愁心哥哥费心了。”

        而一旁的琴音一脸不悦,李愁心这时朝着琴音说道:“琴音妹妹,一起吧,不过说好了今夜只是休息。”

        琴音这才露出了笑脸,随后二人起来拉着李愁心就往房里走去。

        进了房间后,二人却似乎互换了一个人,先前在外面出言挑逗的瑟语变得拘束起来,而常以清冷形象示人的琴音却变得热情奔放起来,李愁心一脸懵圈。

        还不及多想,李愁心就被琴音压在身下,胸口紧贴着李愁心,李愁心开始有些紧张地说道:“不是说了今晚好好休息吗?琴音,你这也太热情了吧。”

        琴音却说道:“这可由不得你了,休息的事日后再说,今夜你逃不掉的。”说完一口堵住了李愁心正要说话的嘴巴。

        瑟语见状也不再矜持,顺势倒在李愁心身旁,深情看着李愁心,也凑上去在李愁心耳旁轻声说道些什么。

        李愁心也没再挣扎,任凭两位姑娘折腾起来,这一番折腾下来,李愁心才发现原来琴音瑟语二人的身材居然比平日里看上去更要傲人,也算是姿态万千了。

        李愁心被折腾一番后,两位姑娘却先没了力气,李愁心这时却翻起身来,说道:“上半夜你们折腾我,现在开始可就轮到我收拾你们了。”

        随后三人便翻云覆雨一夜,鸡鸣前才疲惫睡了过去。

        次日,三人醒来已是中午,穿好衣服后仍旧不羞不臊地互相说道着。

        不过李愁心还是心里想着张小攀的修炼情况,说道:“你们姐妹先去做点吃的,我看看小攀如何了。”

        二人出去之后,李愁心又施展起引心诀查看着张小攀的情况,见一切如常,修为精进不少,这才放心下来。

        接下来的几日,三人继续着这没羞没臊的生活,直到张小攀闭关后的第八日傍晚,李愁心这才停止了这种生活,毕竟还有两日就到裴尘斩首的日子了,此时大意不得。

        而也是此时,张小攀打开房门走了出来,感觉完全脱胎换骨。

        “小攀,现在出关,是不是已经修炼成了?”李愁心急切问道。

        张小攀站在门口朝着李愁心说道:“师父,我听了你的指点后,先将御物之道练会,再照着你说的融合之法修炼,现在算是小有所成了,我这就演示给你看。”

        没等李愁心说话,张小攀便展示起来。只见小攀在门口发功,屋内的谪仙木剑便飞在张小攀身前,张小攀握住谪仙腾空而起,一剑化三千,三千剑影凌空出现,每一剑之上的气息都那么磅礴有力,发出阵阵剑鸣。

        看到此处,李愁心急忙止住了张小攀,说道:“行了小攀。看这剑的威势,你已然完全掌握,接下来两日加紧熟练,后日你我伺机而动。”

        张小攀收起剑,走了过来,“师父,你怎么了,怎么看你脸色不是很好,很是苍白,是不是练功过度了?”

        李愁心咳了咳,说道:“小事,无碍,可能是这几日没休息好,这两天养养就好了,不会耽搁正事的。”

        而身后的琴音和瑟语却是面色红润,掩着嘴偷笑,张小攀看到二人表情,说道:“徒儿明白了,怪小攀多嘴了。”然后露出一个赤裸裸的嘲笑表情。

        李愁心顿时有些尴尬起来,“小孩子家家的,别瞎想。”

        李愁心看了看身后的姐妹二人,这几天确实是没有收住,放纵了些。然后说道:“你们和小攀去买点好吃的回来吧,这些天小攀只顾着修炼都瘦了许多,得给他好好补补。”

        三人听从李愁心的话,便朝着门外走去,临走张小攀还转过身朝着李愁心笑着说道:“师父,我看瘦了的是你,需要补补的也是你吧。”

        李愁心一听,拿起一旁的葡萄朝着张小攀扔去,被张小攀灵活躲过,然后三人大笑着出了门。

        李愁心看着几人背影,虽然腰腿确实有些发虚,但心中很是快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