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坛 - 网游竞技 - 剑行三千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分别前夕,深情寄语

第四十章:分别前夕,深情寄语

        李愁心带着几人回到兰园,每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话少,神情凝重。

        坐在院中的桌子旁,几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气氛有些沉默。

        张小攀看着几人,明明才在一起了没多久,此时就要分开,心中也自是难过,不过还是说道:“各位师娘,虽然相聚的日子很短暂,但小攀很喜欢和大家在一起,仿佛只要和大家在一起,就像家一样温暖,小攀虽然不舍,但小攀知道此时的分别是为了今后更好的重聚,到时候咱们再陪着师父走遍天下。”

        紫薇也说道:“没错,小攀这孩子倒是挺有心,说的没错,等我们几人归来,就再也不会分开,到时候天地之大,想去哪都行。”

        李愁心听完几人一番话,似乎心中有了想法,说道:“好,那我们在此约定,就一年时间,这一年我和琴音瑟语还有小攀就在京都等你们回来,若是一年之后你们还未归来,我们就来天姥山找你们。”

        几人听了李愁心的话,即使心中有万分不舍,还是欣然同意了。

        此时的气氛也稍微缓和下来,纷纷嚷着肚子饿了,吵着要吃一顿告别宴。

        棋韵说道:“既然要分别了,不如大家各自做一道菜吧,也算是告别前的一份的心意,也能让愁心哥哥知道各位姐妹的心意。”

        说完几人便进了厨房,张小攀则进进出出帮忙着打下手,一时之间这个名叫兰园的院子又热闹起来。

        天色渐晚,姐妹几个人人做了一道菜,端了出来,当李愁心看到那些被糟蹋得差不多的菜品,有些惊讶,更不知道怎么下口。

        几人就着桌子坐了下来,一个接一个吵着让李愁心品尝一下几人做的菜,李愁心看着眼前的菜,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开始吃了起来,这些菜不是咸了就是淡了,不是淡了就是糊了,特别是朱薇做的,辣得李愁心直冒汗。

        虽然菜是有些难咽,但这份心意李愁心却是十分明白,每吃完一口都直夸好吃,几人也好奇,纷纷尝起自己做的菜来,可是才一入口脸色就完全变了,这些菜分明难吃得要死,可李愁心却还是吃了下去,还夸赞好吃,一时间几人都齐刷刷地看着李愁心,不知道说什么,可是眼中的泪花再次泛起。

        李愁心却说道:“这些菜都是你们用心做的,当然好吃。不如再来点酒吧!”

        张小攀立马跑去抱来两坛酒,几人开始喝了起来。

        几人边喝边说着这些日子以来的点点滴滴,确实惬意,让人难以忘怀,一时兴起,不免多喝了几杯。

        酒意上头,书意说道:“愁心哥哥,你和棋韵妹妹都那个了,什么时候才轮到我们,我们可是马上就要离开了,要是我们走了,以后可就便宜琴音和瑟语两位姐姐了。”

        李愁心看着书意泛红的脸,也不知道究竟是酒意上头还是说这般话的缘故,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看着书意傻傻地笑了起来。

        张小攀则说道:“少儿不宜,少儿不宜,小攀还是先出去透透气吧!”说完便笑着出了院子,不过也没走远,就在院子外的老树下坐着发起呆来。

        这时紫薇也说道:“不错,愁心哥哥,紫薇早就与你表明心迹,此生非你不嫁,还请愁心哥哥认真考虑。”

        朱薇也跟着起哄道:“对对对!我也要嫁给愁心哥哥,只有愁心哥哥这样的男人,才能真正走进朱薇心中。”

        李愁心看着几人,也没办法,然后说道:“愁心今夜在此,那就全听各位吩咐如何?”

        几人看着李愁心,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愁心哥哥,这可是你说的噢?”书意首先说道。

        紫薇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朝着李愁心点了点头。

        没过一会儿,几人喝得差不多了,李愁心问道:“不知几位姑娘想如何折腾在下呢?”

        书意说道:“不如到我房里吧,我要悄悄与愁心哥哥说。”

        朱薇却说道:“不行,去你房里了我们怎么办?”

        李愁心也没想到这话居然是从十六岁的朱薇口中说出,然后看了看紫薇,毕竟紫薇的性格自己也有几分了解,这种话在这么多人面前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

        不过在李愁心一言未发之时,朱薇却不胜酒力一头扎在桌子上睡着了,口中还念叨着:“愁心哥哥,一定要等朱薇回来!朱薇真的舍不得离开.....”

        几人看着朱薇,离别的愁绪再次被勾起。

        不过思索之后的李愁心还是说道:“朱薇毕竟还小,先将她送回房间吧!”

        然后琴音和瑟语两人便扶着朱薇,三人晃来晃去地朝着朱薇的房间走了去。

        书意这时问道:“愁心哥哥,那你说怎么办嘛?我们可是马上就要离开了。”

        “这样吧,也别说去谁的房间了,不如今晚你和紫薇就都在我的房间吧,棋韵则好好休息一下,如何?”李愁心有些像市井无赖地说道。

        不过两人还是有些开心,但棋韵却有些不愿意,说道:“愁心哥哥,难道你就不想要棋韵吗?”

        李愁心看着棋韵说道:“不是这样的,棋韵妹妹别多想,你们几人可都是愁心的红颜知己呢,人人都一样,不过你我之前已经有过一次了,这次该到书意她们了,再说你是想累死你愁心哥哥我吗?”

        听完李愁心的话,书意一声没忍住笑了出来,“知道了,知道了,但愁心哥哥你还是要对自己有信心嘛!”

        李愁心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随后棋韵听话地留了下来,李愁心则带着书意和紫薇进入自己房间,随即关上了房门。

        这时琴音和瑟语送完朱薇回到桌旁,却只看到棋韵一人,问道:“他们人呢?”

        棋韵则笑笑:“都在愁心哥哥房里呢。”

        随后几人相视一笑,琴音和瑟语此时也懂,没有吵着也要进李愁心的房间,而是与棋韵继续喝起酒来,没一会儿,几人便醉倒在桌子上,还是张小攀听到院里没动静了进来将几人喊醒并送回各自房间。

        所有人都进房了,张小攀这才回到院子里收拾起来。

        李愁心房内,两人一进门就冲到李愁心怀里,不停地哭着,李愁心一边搂着一个,悉心地安慰起来。

        李愁心说着说着,紫薇却将那粉嫩的双唇凑了上来,直接吻在李愁心唇上,这是紫薇长这么大第一次这么主动,心也跟着快速跳动起来,气息更是开始紊乱,一阵一阵的热浪袭过全身,似乎连身体都开始有些僵硬起来。

        看着紫薇的样子,李愁心有些不忍起来,却又知道此时自己难以拒绝,索性放开了书意,双手抱住紫薇,沉浸在这一刻的美好当中。

        一旁的书意自然也不乐意,不停地推搡着李愁心,表示自己也想要。

        李愁心无奈,慢慢松开紫薇,也正好让紫薇松一口气,转身将书意也拥进怀里,两人四目相望,然后也开始纠缠起来,紫薇看着这一幕,回想着刚刚自己的样子,竟开始有些害羞起来,不过还是身子一歪,依偎在李愁心后背。

        李愁心做梦也没想到,从孤身一人到现在这般众女相拥,而且还都是姿色卓然的好姑娘,这完全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料,实在是难以相信这一切都如此真实。

        随后李愁心再也没有冷落谁,而是将二人一起搂住,慢慢倒在床榻之上。

        一夜过后,紫薇早早醒来看着身旁的李愁心和书意,再掀开被子看看自己的身子,自己也不敢相信这一切竟然来得如此突然,不过一想到昨夜的美好,心里还是有些高兴起来,虽说李愁心身旁还有一人,但感觉自从跟了李愁心开始,似乎对这些已然不在意了,再说自己也将几位姑娘当作了亲姐妹。

        “真想就这样一直陪在愁心哥哥身边。”紫薇目不转睛地看着身旁的这张让自己无比着迷的脸庞心里默念。

        这时李愁心也醒了过来,看见紫薇正在盯着自己看,伸出手来将紫薇搂了过来,靠在自己的胳膊上,问道:“紫薇妹妹,你还有什么想做而没有做的事吗?”

        紫薇看着李愁心,说道:“我想和愁心哥哥看一场盛大的烟花,那也算和愁心哥哥看了这片刻的繁华。”

        李愁心明白紫薇的意思,说道:“放心吧,这世间的繁华,我李愁心一定等你归来带你一起领略。”话虽如此,不过李愁心内心里已经悄悄有了一个计划。

        而书意也在此时醒来,看着李愁心正在和紫薇说话,自己也凑了过去枕在李愁心的另一只胳膊上,李愁心就这样搂着两位美人,安静地听着两人不断在自己耳边轻语。

        让几人没有想到的是,朱薇此时已在门外,正准备砸门了,只因清晨醒来后问了琴音昨夜李愁心的事,就一脸不高兴地朝着李愁心的房间跑来,要问个究竟。

        “李愁心!快我给开门,再不开门我就要砸门了!”

        听到是朱薇的声音,房内三人急忙穿好衣服,然后走出房来,看见朱薇一脸愤怒的表情,几人都显得有些尴尬。

        “李愁心,你们昨晚都干什么了?为什么不带上我?”朱薇直接喊着李愁心的大名,连愁心哥哥都不喊了。

        李愁心想了想说道:“昨夜你醉了,我就将你送回房间了,不信你可以问她们,是我亲自抱着你回去的。”

        听到此话的朱薇这才态度有所好转,问道:“是真的吗?真的是抱着回去的吗?”

        李愁心朝着几人使了使眼色,站在朱薇身后的琴音等人说道:“没错,可不是愁心哥哥抱着你回去的,可羡慕死我们姐妹了。”

        听了琴音的话,朱薇慢吞吞说道:“愁心哥哥,刚刚是朱薇错了,不该来兴师问罪的。”

        “不对!那你们呢?你们两昨晚在愁心哥哥房间做了什么?”朱薇又突然咋呼起来。

        紫薇从不撒谎,此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书意接过话茬,说道:“什么都没有干,昨夜喝醉了,到了愁心哥哥房中,和愁心哥哥说着话就睡着了,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天就亮了。”

        “真是这样吗?”朱薇看向紫薇。

        紫薇无奈地点了点头。

        看到紫薇点头,朱薇这才开始相信,毕竟自己的姐姐可从不会骗人。

        看到朱薇火气已消,李愁心说道:“小朱薇,过来愁心哥哥告诉你一件事。”

        朱薇开心地凑了过去,没想到李愁心直接一口亲在朱薇脸上,这一亲让朱薇有些惊愕,呆在原地,不过又立马高兴地跳了起来,说道:“愁心哥哥,你怎么这样,这让人家怎么好意思。”随即就跑回了自己房间。

        看着李愁心哄小姑娘确实有一套,几人又将目光集中在李愁心身上,李愁心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说道:“各位放心,朱薇这不是还小嘛,若是不给她点好处,等会儿她又得不依不饶,现在这样一来,她不就安分了。”

        “愁心哥哥,你知道我们想的可不是这个。”棋韵说道。

        明白过来的李愁心又说道:“知道了,你们就放心吧,愁心哥哥有你们几个就足够了,不会再和其他姑娘有亲密行为的。”

        听到李愁心这么说,几人这才打算饶了李愁心。

        “哎呀,大清早的,肚子有点饿,你们去街上买些包子之类的回来吃点东西吧。”李愁心朝着几人说道。

        几位姑娘倒是也没多想,听了李愁心的话就要出门。

        不过李愁心叫住了张小攀,没让张小攀去。

        几位姑娘突然有些奇怪,李愁心则说道:“突然想到小攀修炼的一个问题,要交代与他,就不和各位好妹妹去了,你们快去快回。”

        张小攀也有些疑惑,之前也没听到师父说有什么问题,不过也没多问,折了回来。

        看到几位姑娘已走,李愁心将张小攀叫了过来,在张小攀耳边叨咕一番,然后将几张银票放在了张小攀手中。

        张小攀接过银票,一溜烟就跑出兰园而去。

        没过多久,几位姑娘便买了吃的回来,见张小攀不在问道。

        李愁心说道:“我刚刚和小攀说了问题之后,他说要去外面找个僻静的地方修炼,院里空间太小施展不开,便出去了,还说要到晚上才回来。”

        几人也没怀疑,便拉着李愁心吃起东西来。

        吃完东西,几人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打算拉着李愁心再去这望京繁华的街上逛逛,好好珍惜现在短暂的时光。

        李愁心也没拒绝,在几位姑娘的簇拥之下就上了街,一逛就是一天。

        斜阳照在繁闹的望京街上,已至黄昏,几人提议就在外面找一间酒楼,吃完再给小攀带些回去。

        可这时张小攀却突然出现在几人跟前,说道:“师父,我刚刚回来途中听闻望京有家最大最高的酒楼湖光居,就在云湖边,风景也很好,小攀想着各位师娘就要离开了,不如师父就破费一下,带我们一起享受一下这大酒楼的滋味吧。”

        听见张小攀一说,几人顿时来了兴趣,纷纷撺掇着李愁心,李愁心见状,也毫不犹豫答应了下来。

        在去的路上,几人还听见路人议论。

        “听说了吗?今日有人包下了云湖的湖心小岛,要举办一场盛大的烟花表演。”

        “真的吗?那我们也可去那云湖边上一饱眼福了。”

        听着议论,朱薇说道:“烟火表演,那我们要去的湖光居能看得到吗?”

        张小攀回道:“要是能有好的位置,自然可以看到。”

        听完张小攀的话,朱薇拉着李愁心加快了脚步,就要往湖光居而去,想争个好位置。

        到了湖光居,果然人很多,出入的都算得上是望京有头有脸的人物。

        见到李愁心一行人到来,门口迎客的店小二上前招呼。

        “客官,今日入店用餐还可观看湖心小岛的烟花表演呢,要不要小二我给客官介绍一下本店特色。”

        朱薇却急着说道:“不用介绍了,还有没有最高的,看烟花最好位置的包间?给我们来一间。”

        没想到店小二却说道:“实不相瞒,本店最好的包间正是三楼的玉水阁,由于价格太高到现在都没人定呢,几位客官若是想定此间,那得破费了。”

        朱薇立马转向李愁心,只见李愁心毫不犹豫,掏出一张银票放在店小二手中,说道:“这包间我们要了,这多了的银钱就当给你的赏钱了。”

        虽说这都是张小攀提前安排好的,都是走过场,但接过银票的一瞬间,那店小二还是十分激动地笑了起来,马上将李愁心等人像祖宗一样请了进去。

        几人在店小二的引领下到了三楼的玉水阁。

        一进包间,几人就被那宽阔的窗户吸引了,只见从窗户望去,整个云湖尽收眼底,而那云湖中央的小岛,就正好对着窗户,就位姑娘都有些惊喜起来。

        “既然如此,小二,上菜吧!把好吃的特色菜品都上来,当然还有美酒。”李愁心朝着小二吩咐道。

        店小二随即跑下楼去,开始忙活起来,不一会儿,一桌珍馐便呈现在众人面前。

        几人坐在桌前,一边吃一边看着窗外美景,都在等待着烟绽放,却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李愁心精心安排的。

        李愁心喝着酒,看着几位姑娘高兴的样子,自己也满心喜悦。

        就在几人的说笑声中,夜色开始暗了下来,云湖边人声沸腾,应该是要开始烟火表演了,几人也端着酒杯站到窗前。

        几人刚刚站定,只见那一簇簇烟火便从云湖中央升空,在夜空中绽放出密密麻麻,十分耀眼的花簇,将整个云湖都照亮。

        看着璀璨的烟火,紫薇眼角似乎就要流出泪来,李愁心将手放在紫薇肩膀上,紫薇顺势将头靠了过来,看看烟花也看看李愁心的脸庞。

        “愁心哥哥,紫薇也算是和你看过繁华了,紫薇无憾了。”

        “你这傻瓜,这才哪到哪,以后的日子还有更繁华的等着你我呢,别再说这样的傻话。”

        听了李愁心的话,紫薇突然想起自己和李愁心说的话,朝着李愁心问道:“愁心哥哥,这一切是不是都是你特意为我准备的?小攀是被你使去安排这些而非修炼。”

        李愁心没有承认,而是将紫薇靠得更近,说道:“这一切又有什么呢,何必深究,安心享受这一刻便好。”

        紫薇没有再说,只是静静地靠着李愁心,满眼都是一片璀璨。

        琴音这时却说道:“愁心哥哥,此情此景,应该赋诗一首,也算为紫薇姐姐和几位妹妹送行了,对吧?”

        随后几人也表示同意,吵着要李愁心各作一首诗给自己。

        李愁心想了想,说道:“也罢,那便作诗。”

        五色烟火衬紫薇

        飞花东去几时回

        愁心凭栏遥相问

        饮尽千壶应当归

        “愁心哥哥,这是紫薇姐姐,那我的呢?”书意问道。

        临别方知书意厚

        湖心杨柳最是柔

        行来行去观不够

        半点星光一枕愁

        “愁心哥哥,到我了吧!”棋韵也说道。

        抬首遥望星若棋

        一颗一颗寄相思

        满怀愁绪无言语

        只盼相逢未太迟

        朱薇满心期盼地看着李愁心,“这下该到我了吧,愁心哥哥打算如何写朱薇呢?”

        李愁心看看朱薇,开口吟道:

        纸上点朱红

        难解千丝结

        只愿鸿雁去

        借羽慰离别

        听完李愁心的诗作,人人陷入沉思,都将这一字一句记在心底,只盼此去早些重逢。

        这时湖心烟火落下帷幕,几人却仍然站在窗前,看着刚刚烟火绽放的那片夜空,谁也没有说话,仿佛谁也不愿打破这转瞬即逝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