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坛 - 网游竞技 - 剑行三千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是对决!也拜师!

第三十三章:是对决!也拜师!

        李愁心在回福满楼的路上,一路都有人在讲述着自己在寻阳诗会的风流故事,没想到自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成了寻阳百姓茶余饭后的热点谈论对象。

        但此时还是先回福满楼才是要事,也不知道自己在几位姑娘那里已被讨论成什么样子了,越想越觉得不妙,也不禁加快了步伐。

        到了福满楼不远处,李愁心远远就看到六位姑娘已在门口等候,李愁心脸上便开始挂着笑脸,朝着几位姑娘心虚地走了过去。

        “哟!这不是咱们的风流大才子愁心公子吗?怎么?终于舍得回来了?”朱薇率先问道。

        李愁心有些不好意思,低声答道:“别闹,小朱薇,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书意这时出来说道:“哼!公子昨日可不是这么说的,昨日说的可是晚点回来,现在都天亮了,这未免也太晚了吧!”

        李愁心看着几人恼怒的样子,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琴音也出来调侃道:“难得公子一夜风流还记得有我们这几个姐妹,真是难为公子了。”

        李愁心知道这次难以说清楚了,毕竟眼前几人平时都是一口一个愁心哥哥喊着自己的,今日全体都喊自己公子,看来一时难以调和了。

        “昨夜真是多饮了几杯便忘了时辰,害得诸位担忧是愁心不对,愁心在此给各位赔礼了。”

        几人看着李愁心一副诚恳的态度仍然不打算放过他,瑟语说道:“公子风也风流了,这会儿道个歉占便宜的还是公子,不过我们几个姐妹也不是好糊弄的。”

        李愁心听完瑟语的话,连忙将目光看向紫薇,毕竟几人都比较听紫薇的话,李愁心这也算是找紫薇求助,紫薇虽然生气,但是面对李愁心,还是毫不犹豫地出言解围。

        “妹妹们,算了吧,这事也是朱薇挑起来的事端,再说公子本无此意,只不过自己才华过人,这也怨不得别人,世上哪有才子不风流的,就别围着他闹了,愁心哥哥今天还得到城东破庙找裴尘对决呢,就别影响他了,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吧。”

        看着紫薇帮着自己说话,李愁心心里更加愧疚了,明明知道紫薇对自己的情谊,还要紫薇这样说着违心的话帮助自己,顿时觉得自己太不地道了,于是朝着众位姑娘保证道:“诸位姑娘,我李愁心今日在各位面前保证,以后再也不夜不归宿了,就算是夜不归宿,也只能宿在各位姑娘那儿。”

        几位姑娘听了李愁心此话,心里开始有些乐了起来,脸上生气的表情也稍微缓和了下来,书意和棋韵还不小心露出了笑容。

        紫薇却说道:“你宿在哪儿关我们什么事,下个保证还不忘占我们便宜,真是花花公子。”

        听了紫薇的话,几个姑娘也笑着说道:“就是就是,谁要和你宿在一起。”

        李愁心看着几个姑娘嘴上说着不乐意,其实已然不再责怪自己了,于是说道:“好好好,怕了你们了,以后谁愿意我就和谁一起宿。”

        朱薇这时竟然跳着朝前来,说道:“愁心哥哥,她们不愿意,朱薇愿意!”

        几人看到朱薇抢了先机,纷纷上前将朱薇挤在身后,抢着说道:“愁心哥哥,刚刚都是气话,我们也愿意。”

        几人就这样在门前没羞没臊地说着要与李愁心同宿,完全失去了端庄典雅的淑女形象。

        李愁心觉得事情差不多过去了,就喊着几人朝着楼里走去,也终于算是度过了几人的追问。

        “几位漂亮姐姐,在下下午还得去找裴尘,现在需要回房准备一番,今晨就不能陪几位姑娘了,午饭之时再与各位姑娘相见。”李愁心说完没等几位姑娘发言就匆匆跑上楼去关上了房门,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李愁心回到屋内,想起裴尘的约战,不敢大意,拿出好些时日未曾修炼的引心诀修炼起来,每次到了第二层突破第三层的关键时刻,都始终突破不了,看来这第三层控魂的境界确实难以到达,于是转向参研起银河落九天来,没想到这一招虽然看似简单,但要想发挥出师尊那般实力,确实还需要继续修炼些时日,操之过急反而只会得不偿失。

        李愁心看修炼也停滞不前,反倒是直接扑在床榻之上呼呼大睡起来,毕竟昨夜与玉琉璃交流过久,精神不振,此刻还是补补觉为好。

        这一睡过去,便到了午间,还是如往常一般被屋外的敲门声吵醒,几位姑娘在等着自己进食。

        李愁心翻起疲惫的身子,整理好衣物就走了出去。

        几人看着李愁心睡眼惺忪的样子,还不忘调侃。

        琴音说道:“看来愁心公子昨夜与那玉琉璃小美人是操劳过度,这体力与精神都是虚耗过度呀!”

        李愁心闻言那脸上烫得不行,一下整张脸便热得通红。

        几位姑娘看着李愁心的样子,纷纷捂着嘴笑着。

        平时看似乖巧的棋韵也说道:“看来,这昨夜愁心哥哥当真是一夜春宵了。”

        李愁心这才说起话来,“几位姑娘,还请端庄一些,就别再拿此事调侃愁心了,今天有什么想吃的?愁心给大家安排。”

        不得不说李愁心这岔开话题的功夫还是不错的,或者说是几位姑娘始终还是买自己的账,自己这一说便也没有再继续调侃了。

        几人来到桌旁坐下,让小二上了些饭菜。

        当李愁心看着桌上的饭菜时,心里开始嘀咕:“这几位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呢,难怪刚刚随便几句就停下了拿自己开刷。”

        朱薇指着桌上的一盘菜说道:“愁心哥哥,这是琴音姐姐特意为你点的韭菜炒鸡蛋。”

        然后琴音也说道:“这是瑟语妹妹给愁心哥哥点的甲鱼炖鹌鹑。”

        几人见此,也纷纷开始介绍起来菜品。

        “这是书意妹妹点的枸杞乌鸡汤,这是棋韵点的黄焖鳝鱼,这是朱薇妹妹点的红烧鹿肉。”

        一番介绍后李愁心有些坐不住了,毕竟一桌子都是大补的菜,脸上的尴尬一下子显露出来,不过心中还是感到一丝安慰,毕竟人人都点了这一份菜品来提醒自己,唯独紫薇没有,看来还是紫薇对自己好啊。

        可这念头刚刚出现不久,朱薇再次说道:“这是我姐给愁心哥哥点的三鞭大补酒。”

        朱薇说完,几位姑娘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李愁心这才明白,几位姑娘的醋意难消啊,要说狠还是紫薇狠,可是也无奈,只能一口一口将这几位姑娘的美意一一咽下,毕竟自己理亏。

        几人就这样调侃着李愁心将午饭吃完,李愁心一起身便觉得浑身燥热,一定是补得太猛了,不过也不敢多说什么。

        各自回房不久后,李愁心准备了一番便拿着三尺三就要出门,而此时几位姑娘也已经在门口等候了。毕竟裴尘好不容易答应自己,心中还是难免激动,想提早些时辰去赴约,即便在那里多等些时辰自己也是愿意的。

        “愁心哥哥,知道你一定等不及,所以我们已经等你片刻了,就让我们也随你一起去吧。”紫薇说道。

        李愁心知道此时不好拒绝,同意了带着几人一同前往。

        李愁心带着几人一路上也没有耽搁,早早便到了城东破庙外面。

        几人没到多久,张小攀便发现了,出面问道:“你们来此作甚,这里不欢迎你们。”看来这张小攀已将前日醉后之言忘却,还以为李愁心并不知道裴尘的邀约。

        朱薇却忍不得,说道:“你这小屁孩,前日不是你来传信说今日你家裴尘大哥与我家公子在此一较高下吗?”

        张小攀有些着急地答道:“胡说,前日我只与你们吃饭饮酒,并未说什么约定之类的话。”

        朱薇回道:“明明是你酒后说的,三日之后,傍晚城东破庙一较高下,休要耍赖。”

        张小攀努力回想着,实在记不起来,还想继续辩解。这时关着门的破庙中传来一声“小攀,不必阻拦他们,确实有这约定。”

        张小攀见裴尘已经发话,没有再多说什么。

        “愁心公子,裴某荒废了些日子,此时还在闭关,傍晚才能出关,愁心公子看来是来早了,可否等待裴某些时辰。”裴尘再次从破庙内传来声音。

        “无妨,是愁心等不及来早了,裴尘兄只管安心闭关,时辰到了再出来比试即可,愁心自当等待。”

        于是,几人便和张小攀在外面聊了起来。几位姑娘都好奇地围着张小攀问这问那,还不时拿出一些好吃的点心零嘴给张小攀。

        而李愁心则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闭上眼等待着这一刻到来。

        日薄西山,余晖照在高过人头的杂草上来回晃动,像是一道道剑影将眼前的一片区域切碎,这夕阳照在每一个人的脸上,人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破庙的门此时也缓缓打开了,裴尘整理了自己的头发,拿着木剑谪仙从里面走了出来,站在那日被李愁心一剑震碎的破香炉旁边,直面着李愁心,看上去是有一种大侠的风范。

        “愁心公子,久候了!”

        “无妨,等待也是一种修炼。”李愁心回道。

        裴尘听了李愁心的话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便开始吧,不过裴某有言在先,今日无论胜败如何,裴某都有一事相托,还望公子届时莫要推辞。”

        李愁心也没多想,说道:“你我皆是豪爽之人,裴兄之托,愁心应下了。”

        听了李愁心的应允,裴尘说道:“那便请愁心兄先出剑吧!”

        李愁心执剑立于石头上说道:“客随主便,还是裴尘兄先出剑吧!”

        见谁都不愿意先出剑,站在远处的张小攀说道:“你们谁也不愿先出剑,那就一起出剑吧!”

        两人听后表示默认。

        两人皆沉默执剑而立,顿时风起草动,尘灰四起。就在风停的那一刻,两人朝着彼此挥出一道剑意,李愁心挥出的是一剑日边来,只见一道犹如日光一般的剑意摧枯拉朽席卷着地上的枯草朝着裴尘而去。

        而裴尘则挥出一道看似阴柔实则凌厉的剑意也席卷着草木朝着李愁心的剑意而去,这一剑名为伏波,正如其名,看似如暗涌一般绵柔,实则汇聚汹涌。

        两道强大的剑意交汇,一声巨大的响声伴随着四散的杂草乱石而出,一时间天昏地暗,四周陷入一片灰蒙之中,两人也随着剑意的碰撞各退几步,这一招算是平分秋色。

        这时裴尘说道:“经此一招,看来我二人实力不相上下,接下来第二招便各自使出自己的最强一式吧,一剑定胜负如何?”

        李愁心在接过裴尘的一招之后,也感慨裴尘剑术的高超,自己如今只学会两招长庚剑意,于是说道:“正有此意。”

        于是双方各自酝酿着自己的最强一式。

        观战的几位姑娘连忙问道一旁的张小攀:“你裴大哥的最强一式是什么?”

        张小攀也说道:“我只是听闻裴尘大哥讲过,这一招名为怒涛,知道这剑意犹如海上翻涌的波涛一般,一阵一阵将对手的力量减弱,最终将对手卷入那阴暗翻腾的无数剑影之中,十分强悍,但从未见裴尘大哥使过。”

        众人听闻都为李愁心捏了一把汗,不过此时已然来不及阻拦,胜败也就在这一呼一吸之间。

        李愁心知道裴尘的剑术不容小觑,腾空而起,朝着地上挥出一剑,只见那一剑化作三千剑影斩断地上茂密的杂草,成千上万的杂草包裹着三千道剑影朝着裴尘而去,气势十分骇人。

        张小攀看在眼里,知道这一剑要比之前李愁心在街上挥出的那一剑强了不知多少倍,于是赶紧出声提醒裴尘小心。

        裴尘睁开闭着的双眼,朝着袭来的数千剑影也使出自己的怒涛剑意,只见那一剑便如翻滚的波涛上下起伏,仿佛所过之处皆被一股一股翻卷的波浪吞没,那些地上的杂草和土石也随着翻涌而起,朝着李愁心的剑意而去。

        两剑相交,这一回合并未像第一剑一般立刻爆发出巨大的碰撞威力,只见李愁心的剑影被裴尘的怒涛包裹之后并没有立刻被吞噬力道,反而在包裹中保持着飞行和抵抗,双方仍然势均力敌,只见那些剑影杂草汇成一团在两人中间不断滚动着,越滚越大,最终完全融为一体,随后爆发出一声巨大的响声,随即地动山摇,尘土飞扬,围观几人都被那巨大的余威和光亮弄得睁不开眼睛,随着一切平静下来,几人才看到对招的二人仍然站在原地,这一次谁也没有退后。

        “这算什么?究竟谁输谁赢?”张小攀及时问道。

        “小屁孩,这么明显还看不出来,打平了。”琴音说道。

        而对战的两人此时也收起各自的剑,到此为止。

        “裴尘兄,你这谪仙和剑招还真是如师尊所言一般,一时之间想要取胜确有难度,裴氏剑术果然名不虚传。”李愁心首先说道。

        裴尘闻言,也回道:“愁心公子抬举了,我知愁心公子并未全部发挥剑招,若是愁心公子使出那第三式,在下定然已败。”

        然后两人大笑着走向对方,握手言和。

        “天意哪!当年师尊与令师尊打成平手,如今你我又是一样,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天定。”李愁心对着裴尘说道。

        而裴尘却说道:“愁心公子,不如你我再次约定,他日各自精进后再比一场,到时再一决高下如何?”

        听闻裴尘的话,李愁心很是高兴,说道:“如此甚好,一言为定。莫非裴尘兄已经有了新的打算?”

        而此时,观战的几人也来到两人身边,查看着两人是否受伤。见二人均无事,这才放心下来。

        这时,裴尘看了看张小攀,然后朝着李愁心说道:“愁心公子,比试之前在下说过有事相托,如今既已平手,裴某之托,还请愁心公子务必答应。”

        几人闻言都有些疑惑,李愁心同样如此。

        裴尘见几人疑惑,将张小攀叫到身前。

        “跪下,小攀!有事和你交代。”裴尘说完之后,张小攀跪在地上,面向自己。

        而裴尘却说道:“小攀,转过身,朝着愁心公子。”

        张小攀虽然不解,但还是照做。

        “小攀,你随我已经多年,裴大哥虽然能护你周全,但这终究不是最好的结果,你所练的飞象诀也与我的剑术难以融合,而且跟着我限制了你的发展,外面的世界很大很精彩,你不该被束缚在裴某身边,今日大哥我便做主,为你寻一良师,以后便跟随于他吧。”听闻裴尘此话的张小攀已然泪流满面。

        不过裴尘继续说道:“愁心公子,知道这不免有些令你为难,但还请愁心公子今日就收了小攀,让他跟着你吧,我观之愁心公子剑术,是小攀最适合修行的路数,而且小攀乖巧懂事,不会让愁心公子丢脸的。”

        看着裴尘主意已定的模样,张小攀跪在地上眼泪更是止不住流了下来,问道:“裴大哥,你这是不要我了吗?”

        裴尘也很难受,不过还是说道:“小攀,你一定要听话,当日你已经答应过我听我的,今日便是兑现诺言之时,跟着愁心公子是你最好的选择,再说你裴大哥还有事情没有解决,如今也是该去了结一切的时候了。”

        “不,不管裴大哥去哪,我都愿意跟在裴大哥身边。”张小攀一边哭一边说着。

        裴尘却严肃起来:“小攀,难道你要食言不听裴大哥的话了吗?”

        张小攀没有再说,只是不停流泪。

        “愁心公子,还请一定不要拒绝裴某之托。”裴尘继续说道。

        李愁心犹豫片刻,看着裴尘,说道:“只要小攀愿意,以后跟着愁心,愁心定然倾囊相授。”

        “如此便好,小攀,还不快拜师!”裴尘再次朝着张小攀说道。

        张小攀有些不情愿,看了看裴尘,只见裴尘眼神坚定,心意已决,张小攀还是极不情愿地朝着李愁心磕了头:“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

        这时李愁心急忙上前扶起了张小攀,说道:“如今你既然已拜我为师,以后就跟着我吧,广阔的天地,应该有你张小攀的名字。”

        李愁心又转向裴尘,问道:“裴尘兄,方才说有事了结,是否是要去西京,愁心也可帮忙。”

        裴尘却摆摆手,说道:“这事是我裴尘一人之事,当由我亲自了结,多谢愁心兄弟好意,只盼以后好好对待小攀即可,他日若是有缘,你我再同饮美酒,一较高下。”

        李愁心也知裴尘此去凶多吉少,这才将张小攀托付给自己,想自己一人独往西京了结当年裴家灭门旧事,也不再多劝,只是说道:“裴兄此去一切小心,莫忘今日之约,至于小攀,裴兄只管放心,在下必定真诚相待,他日定能以非凡之姿出现在裴兄面前。”

        裴尘说了一句“但愿这日早些来临”便朝着破庙走了进去,也没再和张小攀说上一句话。

        张小攀朝着裴尘走去的背影磕了三个响头,抹去眼泪,目光坚定,朝着裴尘喊道:“裴大哥,小攀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等着小攀。”

        张小攀说完,裴尘将手中的木剑谪仙朝着身后扔出,直直插在张小攀面前,一边朝着破庙走一边说道:“小攀,你我相识一场,别无所赠,这谪仙你拿着,以后但愿它能随你再次名扬天下!”

        说完之后,裴尘关上庙门,算是与张小攀就此分手。

        张小攀对着破庙,拿着手上的木剑,跪在地上久久看着破庙未起。

        这时紫薇走上前,来到张小攀跟前,说道:“小攀,起来吧,以后我们就是你的家人了,你师父和各位姐姐会好好对你的。”说罢,将张小攀扶了起来。

        几位姑娘见此,也纷纷上前安慰着张小攀。

        随后李愁心也带着张小攀和几位姑娘离开了破庙。

        破庙内,裴尘在门后看着几人离去的身影,眼眶还是忍不住湿润起来,不过内心却还是十分高兴,毕竟从此张小攀也有了新的一片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