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坛 - 网游竞技 - 剑行三千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玉琉璃

第三十二章:玉琉璃

        玉琉璃刚刚宣布完第二轮开始,堂上众人又继续开始创作。

        书意看着李愁心不慌不忙,只顾饮酒,有些着急地问道:“公子,这别人都开始了,怎么公子却不着急,居然还在悠闲饮酒,莫非公子已经有了想法?”

        “不急不急,吾观之今日众人,皆为不学无术,夸夸其谈之辈,何必自乱阵脚,再说这千秀斋的酒还真不错,得多喝几杯。”

        玉琉璃此时也看到李愁心正在饮酒,并未进行任何准备,于是走到李愁心身前说道:“公子为何还在饮酒?这别人都在创作,难道公子已经胸有成竹?”

        李愁心看向玉琉璃,眼睛不眨地盯着,倒让玉琉璃有些不自在,缓缓说道:“有美人,有美酒,这创作与否已然不重要,不如玉琉璃小姐陪在下同饮一杯可好?”

        书意看着李愁心此时竟打起了玉琉璃的主意,从身后又用膝盖顶了顶李愁心。

        这一幕被玉琉璃看见,玉琉璃随即将目光移向书意,书意开始有些紧张起来,玉琉璃从身风月场所多年,一眼便看出身后的书意是女扮男装,不过却没有当场拆穿,只是朝着李愁心说道:“看来确如公子所言,有美酒,有美人,不过还请公子把握好时间。”

        众人也看到李愁心竟然调侃起玉琉璃,纷纷开启吐槽模式。

        “这小子,以为自己侥幸过了第一轮就能请玉琉璃小姐对饮了吗?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没错,这人也太嚣张了,难道这第一轮不过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这人估计也没什么真才实学。”

        “理他作甚,这种人每年都有,充其量就是跳梁小丑罢了。”

        “......”

        武大宝这时也与身旁坐的周子豪说道:“周兄,这第二轮可就看你了,一定要让那小子出丑才行,武的玩不过他,这文的不可能还输给他。”

        旁边周子豪则说道:“武兄放心,这第一轮只是大意了,凭在下寻阳才子的名号,这第二轮怎么也当由我胜出,这小子不过哗众取宠罢了。”

        原来这周子豪便是寻阳青年一代中的才子,有几分文采,平日自视甚高,也是武大宝身边的狐朋狗友之一。

        李愁心看着瞎了一只眼的武大宝,又看了看身旁的周子豪,摇摇头没有说话。

        玉琉璃看李愁心并未理会旁人之言,对李愁心的好奇又重了几分。不过还是徐徐走回了台上,转身看着众人展示。

        这周子豪第一个便站了起来,就要给众人宣读自己的作品。

        思。

        佳人入梦白月残。

        青纱动,

        幻灭一青灯。

        周子豪念完自己的作品,十分自豪,在众人的恭维声中端起一杯酒,与堂上的众人致敬而饮。

        台上的三位评审听了周子豪的这首十六字令,也连连称道。

        欧阳庆首先评价:“短短十六字,却明白地道出相思之苦,佳人入梦,月影残缺,青纱晃动,弄灭青灯一盏,确实意境与相思都表达得很是到位,确实是难得一见的佳作。”

        词中代表谢照灵也不吝啬自己的称赞:“年轻一代能写出这般词令,已是不凡,也算得上有才华了。”

        寻阳大家者思清也跟着说道:“这首十六字令确实很到位,与此次相思的主题很贴切,不愧是寻阳才子周子豪。”

        听到三位评审如此评价,玉琉璃也不免多看了周子豪一眼,这把周子豪高兴的尾巴一下就翘起来了。

        其余人听了周子豪的作品和评价,都将自己原先创作出来的作品隐藏,纷纷放弃比试,继而将注意力转移到李愁心身上来。

        “你说这小子能不能再写出一句来?哈哈哈!”

        “等着看他出丑吧,若是这局再被他拿下,那简直就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放心吧,这小子也就这样了,跳不起来。”

        “......”

        随着众人的一阵嘲讽之词,玉琉璃也将目光投向李愁心,并问道:“刚刚并未见到愁心公子进行创作,那这一轮是不是也放弃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奴家可就判周子豪周公子胜出了。”

        李愁心迷之一笑,并未说话。

        玉琉璃见李愁心没有回答,开口宣布:“第二轮,胜出的是....”

        就在‘周子豪’三个字即将出口之际,李愁心站了起来,众人为之一惊,又开启嘲讽。

        “这不是自讨苦吃吗?三位评审都已经对周公子的小令称赞不已,这时还不放弃,真是头铁。”

        “就是,纯属自讨没趣!”

        “......”

        书意看着众人的不看好,心中也开始替李愁心担忧起来,想要上前拉住李愁心。

        李愁心却示意无妨。

        书意看着李愁心一副镇定的模样,这才放下了悬着的心。

        玉琉璃也问道:“愁心公子,可是创作出了什么作品?还是有其他话要说。”

        这时武大宝不合时宜地说了一句:“他肯定是怕脸上挂不住,想打退堂鼓,要告辞离去呢。”

        李愁心往正在说话的武大宝瞪了一眼,吓得武大宝及时闭上了嘴,还将另一只没有瞎的眼睛紧紧捂了起来。

        众人看到这一幕,也不管这武大宝是不是太守之子,纷纷笑了起来。

        而李愁心则上前说道:“在下虽然在词作方面没有什么深入的研究,但今天也斗胆作了一首,就算为大家助助兴吧。”

        “既是如此,还请愁心公子道来。”玉琉璃看着李愁心说道。

        李愁心闭上眼睛,马上便又睁开,一本正经地说道:“有了,一首《忆江南》,还请诸位指点。”

        春常在,人去旧楼空。

        瘦面临风波暗涌,

        隔江孤望一轻鸿。何日与君同?

        李愁心话音刚落,场上一片沉寂,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任何声音,安静得让人尴尬至极,尤其是刚刚一直说风凉话的几人此时更是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洞藏起来。

        反应过来的玉琉璃此刻已是满眼崇拜地看着李愁心,说道:“愁心公子这首《忆江南》还请三位评审评价。”

        欧阳庆等人此刻也才晃过神来,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位玉树临风的少年公子哥,满脸不可思议。

        “这首词真的是你写的吗?”谢照灵首先问道。

        还没等李愁心回答,一旁就有人说道:“对,不可能,片刻之间,他不可能写出这等词作出来,一定是从哪里抄袭来的。”

        不过此人马上又被啪啪打脸,李愁心义正言辞地回答谢照灵:“没错,正是在下刚刚有感而发。诸位若是不信,在下可再写一首,或者诸位可以查阅典籍,若是愁心抄袭,今生永不创作。”

        谢照灵此时却说道:“本人钻研词作十数年,无论是自己写的还是纵览群书,确实没有听过或者见过这一首词,今日也是第一次领略到这一首词,真是让人匪夷所思,算得上当今的极品佳作了。”

        欧阳庆此时也想抢抢话茬,说道:“没错,这一首词既写出了离别之感,又写出了自己孤身一人满怀期待,可以是对友人的思念,也可以是对爱人的思念,真是妙不可言,着实比周公子的小令高了许多意境,极为难得的作品。”

        者思清也说道:“看来是我等偏居一隅太久,孤陋寡闻了,也许这天下的文人不知有多少已胜过我等百倍,而我等还沉浸在大师、大家等这些虚无的名望里固步自封,如今看来真是汗颜,还得多谢这位愁心小兄弟今日两首佳作让老夫醍醐灌顶,惊醒梦中人呐。”

        三位评审评价一出,此轮比试的结果高下立判,众人纷纷沉默,玉琉璃也对这位长相英俊,文采出众的愁心公子更加崇拜。

        周子豪听了一番不凡的评价,仍然不死心,“无论别人怎么说,我还是不信你能作出如此佳作,除非你再作一首,若是你能即兴再来一首,我周子豪不但服了你,从今以后决不再卖弄文采,再作一诗一文。”

        李愁心看着周子豪一脸不服的样子,说道:“周公子,比试而已,何必立下如此重誓。”

        周子豪不依不饶,说道:“废话少说,不限主题,你只管作来,我周子豪说话算话,今日在场诸位皆为见证,更何况还有三位前辈泰斗在此,在下决不食言。”

        李愁心见周子豪话已至此,也不再多劝,说道:“既然如此,在下献丑了,一首《满江红-感怀》送给大家。”

        侧立桥头、望潮涌,望青云路。想当年,青春郎少,志高天树。万里独行不惧浪,千山看尽骑金虎。放长歌,对饮长庚仙,吟佳句。

        云散处。天涯路。鸥落地,仙人墓。探贤踪,感慨太华终去。几载春风吹柳绿,千年寄愿埋黄土。问楚江、何处是归途,波无语。

        李愁心一首作罢,周子豪直接瘫在地上,两眼无神。

        而众人见李愁心此作,终于不敢再反驳李愁心的词作是抄袭而来。

        李愁心这时却不打算就此饶过周子豪,朝着周子豪走了过去,来到周子豪面前,说道:“周公子,今日之事,希望你说到做到,也不枉这寻阳才子的名声。”

        李愁心刚刚说罢,周子豪便一言未发,沉默片刻,两眼直看着眼前的李愁心,而后一口鲜血从口中喷了出来,众人见状,纷纷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