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坛 - 网游竞技 - 剑行三千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拿剑换酒的怪人

第二十八章:拿剑换酒的怪人

        一行七人在路上有说有笑好不惬意,偶尔还说着没羞没臊的话,李愁心别提有多高兴了。

        经过跋涉,几人来到一个名叫寻阳的地方,这地方要比鄂陵大上许多,也要繁华不少。

        几人走在街上,无数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李愁心身边的几位美女身上,纷纷抱怨李愁心真是命好,居然有这么多国色天香的美女相伴,艳福不浅。

        李愁心牵着马走在前面,六位姑娘跟在后面,这场面真是前所未见,不少人都对着几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不过几人却没有过多在意,还是正常行走在寻阳的街头上。

        “愁心哥哥,赶快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朱薇可是要饿坏了。”凌紫薇摸了摸朱薇的头,一脸疼爱地说道。

        李愁心转身看看身后的朱薇等人,说道:“赶了这么久的路,几位小美人都累了吧,咱们再往前走走看,找个大点的酒楼好好休整一下,虽然你们愿意跟我吃苦,可我李愁心可舍不得让你们吃苦。”

        紫薇白了李愁心一眼,说道:“李愁心,正经一点,别一口一个小美人,像个浪荡子弟一般。”

        紫薇说完,琴音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这几位美人儿一笑,那可真是迷倒了在一旁看热闹的人。

        没走多远,李愁心便看到前面有一个叫福满楼的酒楼,看上去很是豪华,有些二两楼的派头,于是便带着几个姑娘走了过去。

        店小二出来牵马的时候,同样被几位姑娘迷的差点摔了个踉跄。

        几人走进店里,店内装修十分奢华,奢华中又有着一股文雅气息,几人都很满意这个酒楼。

        李愁心带着几人找了二楼一个比较清净的角落坐了下来,毕竟身旁这几位实在太惹眼,刚刚进门时店内食客的眼珠瞪得都要掉下来了,不想多招惹麻烦。

        李愁心让几位姑娘一人点了一道菜,自己则是点了二斤地瓜烧。

        没一会儿,菜便齐了,几人开始吃了起来,李愁心喝了一杯地瓜烧,看着眼前几个各有千秋的美人儿,突然感觉这样的日子真是太美了,有美酒、有美人,还有天涯,人间哪能有这样的好事,不过这样的日子自己可不就在经历,嘴角不禁露出一丝笑容,然后再喝了一杯地瓜烧。

        棋韵看到了李愁心嘴角的笑意,有些羞怯地问道:“愁心公子刚刚笑什么呢?”

        李愁心被这一问差点没被酒呛晕过去,连忙说道:“没什么,就是觉得这样的日子也挺好的,若是真的丢下你们了,可就没这么有趣了。”

        几人听完,都看向李愁心,眼神里都充满了喜悦,李愁心看着六双媚眼看着自己,浑身都被定住了一样,说起来自己还没有像现在这样仔细地看过眼前的这几位姑娘呢,顿时脸红了起来。

        “愁心哥哥,酒量不行就少喝点,怎么脸就红了。”

        朱薇说完几人又哈哈笑了起来,可能这是近些时日以来几人过得最开心的一刻。

        福满楼前,咋咋呼呼来了一位公子哥,旁人见了他都纷纷退避三舍,避之不及。

        那公子哥脑满肠肥,一脸坏相,身着华贵,看着便是大富人家的骄横少爷。

        朱薇听见声音好奇地朝楼下看去,然后很快转身说道:“咦!那个人好丑啊,居然还这么嚣张。”

        李愁心却说道:“小朱薇,别瞎凑热闹,赶紧吃菜。”

        不过一般自己不找麻烦,麻烦反而通常会自己找上门来。

        那公子哥一进门便朝着店内大喊大叫:“小二,刚刚进来的几位小美人哪去了?快给本少找出来,本少重重有赏。”

        楼上几人听闻,噗嗤一声齐齐笑了出来,琴音这时打趣道:“公子,那人说的小美人是在说我们几人吗?还真是跟刚刚公子一个样呢。对吧,紫薇姐姐。”

        然后几人又看着李愁心笑了起来。

        不过李愁心知道来者不善,严肃地说道:“你几人不要出声,也不知道这人是什么地头蛇,能不招惹就不必招惹了。”

        几人听了李愁心的话,安静地吃起东西来。

        “妈的,小二,听不到本少爷的话吗?”那人揪着店小二的衣领,示意身后跟着的随从就要对店里开始打砸。

        “武大少啊,不要动怒!不要动怒!”这是酒楼老板匆匆跑上前来,站在那公子身前躬身企求道。

        “不知武大少说的是什么美人?”老板轻声问道。

        “还是你丫的上道,就是今日刚刚进城来了你福满楼的那几位姑娘,我的手下都跟我说了,个个都是闭月羞花模样,还不赶紧说来。”

        “武大少,息怒息怒,你说的几人此刻正在楼上。”

        那人一把推开店小二和店老板,径直往楼上奔来。一上楼便四处环顾,最终将目光锁定在李愁心等人身上。

        不过李愁心等人依旧自顾自吃菜喝酒,没有理会周边动静。

        那人逐渐朝着几人靠了过来,站在李愁心身旁,弯着腰朝着几位姑娘扫视一圈,然后一只手放在李愁心肩膀上,说道:“兄弟艳福不浅呐,这么多美人消受得过来吗?这样吧我给你出个主意,你留下一个,其余的都让给我好不好。”

        还没等李愁心回答,朱薇就一声“死肥猪,走开!”喊了出来。

        那人看向朱薇,说道:“这个我挺喜欢,有性格,吃起来滋味应该不错。”

        李愁心闻言,肩膀轻轻一震便弹开那只肥猪手。

        “这位公子,我等初来贵地不想招惹麻烦,还请公子自重。”李愁心朝着那人说道。

        “你小子废什么话,要知道当你带着这六位美人进城那一刻便已经招惹到我了,现在一切都晚了,今天老子一定要将这几位娇滴滴的小美人带回府里慢慢享受。”被店老板称为武大少的人恶狠狠地说道。

        李愁心皱了皱眉,严肃神情,目光犀利地看向武大少:“看来今日不能善了是吧?”

        公子哥则笑着回道:“诶哟!看你的样子还挺硬气,告诉你,在这寻阳城可还没有人敢惹我武大宝,我可是寻阳太守的公子,得罪了我你可吃罪不起。”

        “太守之子又如何?若是太守如你一般为非作歹,在下照杀不误。”李愁心放出狠话。

        “哪里来的愣头青,来人,给我狠狠打一顿,然后将几个小美人送到府上。”武大宝说完便转身要下楼,身后的五六个手下闻令便朝李愁心扑了过来。

        李愁心都没起身,只听到一阵惨叫。

        正在下楼的武大宝还以为已经搞定,满心欢喜。

        突然,五六个人从楼上飞了下来,正好拦在武大宝前面的楼梯上。

        武大宝定睛一看,竟是自己的随从,全部被折断手腕扔了下来,武大宝看着此番景象,心里为之一惊。抬头看了看楼上的动静,见几人并未起身,于是踢开拦在身前正在哀嚎的随从抱着头跑下楼去。

        武大宝站在楼下骂了两句,就要回府搬救兵去。

        正当出门之时,却被刚要进门的一个乞丐模样的人撞了各踉跄。

        武大宝怒骂:“妈的,连你个臭乞丐也想欺负老子吗?”朝着乞丐踢出一脚便匆匆跑路。

        李愁心听见动静瞟了一眼。

        门口倚着一个蓬头垢面,衣服残破的乞丐,一只手拿着一个破葫芦,一只手握着一把红色的木剑,看上去应该比自己年长四五岁,一身筋骨干练,看上去不该会落落至此啊,李愁心心里纳闷。

        “掌柜的,能用这把木剑换一壶酒吗?”那乞丐说道。

        “去去去!真他娘的晦气,刚走了一个难伺候的主,又来一个死叫花子,还妄想拿这破木剑换酒,小二,给我将这个叫花子轰出去。”酒楼掌柜大声抱怨。

        店小二闻言便要上前动手,楼上却突然传来一声“住手,这剑我换了!”

        小二闻声看去,说出此话的正是刚才打人的李愁心。

        掌柜的也害怕万一李愁心走了武大宝来寻仇,遭殃的是福满楼,于是示意小二将乞丐领上楼去。

        小二听命照做,将那乞丐朝着李愁心等人引去。

        店小二朝着李愁心问道:“公子,人已带到,敢问还有何吩咐?”

        “去,打一壶好酒来,再在旁边的桌上摆上一桌好菜,我要与这位换酒的人同饮几杯。”

        店小二听完吩咐,心中奇怪的紧,不过还是照着李愁心的要求在邻桌摆上了酒食。

        李愁心客气地请那乞丐坐下,便给乞丐倒上地瓜烧,而后端起酒杯邀约那人一同饮酒。

        乞丐丝毫没有拘谨的意思,端起酒杯便与李愁心碰了一下杯子,此举让一旁的人都吃了一惊,不过也让李愁心确信此人并不简单。

        “兄台,可否借剑一看?”李愁心问道。

        只见那人边啃着烧鸡,边将身边的木剑扔了过来,并说道:“拿着吧,它是你的了。”

        李愁心接过木剑,仔细观察,惊觉此剑虽与乞丐一起,却剑身干净平滑,虽是木剑,但从剑身散发的气息来看,此剑已然胜过世间绝大多数上好的名剑。

        李愁心疑惑不已,问道:“兄台,如此名贵的宝剑,当真只为换一壶酒?”

        那人却说道:“这世间又有多少人愿意用这一壶酒来换这一把木剑呢?如今你既愿意,说明你与世人不一样,换便换了。”

        听完那人的话,李愁心开始对他的身份好奇起来。问道:“兄台可否告知姓名,在下李愁心。”

        那人却摆摆手,低头一杯酒一块烧鸡地吃喝着。

        待酒足饭饱,抬头说道:“姓甚名谁并不重要,关键的是你得把我的酒葫芦打满酒。”说罢把破葫芦扔给李愁心。

        李愁心看着正坐在对面的乞丐,充满了好奇。不过还是先让小二将酒壶灌满。

        那人接过酒葫芦,起身便要离开。

        李愁心及时挽留,却只见那人说道:“再不走可就有麻烦了,若是有缘,你可以到城东破庙见我。”说罢,便拿着酒壶朝着楼梯走去。

        “你的剑?”李愁心还是叫住了他。

        那人回头看了看那把红色的木剑,说道:“如今已是你的剑,公子可要好生善待于它。”而后头也没回的就走了下去出了门。

        果然,那乞丐模样的人刚走出了福满楼,武大宝便带着一群杀气腾腾的打手朝着福满楼而来,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

        武大宝身后的一人穿着与打手不一样,身型高大,孔武有力,看上去应该是武府所养的高手。武大宝带着此人进了福满楼,一进门就喊道:“楼上的那小子,有种给我出来,看本少爷今天不打死你!”

        李愁心往楼下看了一眼,武大宝和那人堵在门口。

        酒楼掌柜这时急忙上楼与李愁心说道:“大爷,您还是赶紧下去吧,咱这小店可经不起这番折腾。”

        李愁心笑了笑,说道:“棋韵姑娘!他不是想要你们几个吗?你就下去和他们玩玩吧。”

        棋韵笑了笑,说道:“知道了!”

        然后就随着酒楼掌柜下了楼。

        见来人是位美女而不是李愁心,武大宝更加嚣张了,哈哈大笑,嘲讽起了李愁心。

        “怎么,看本少不好惹,特意送一个美人儿下来赔罪吗?这可不行,本少可是全都要,而且你小子本少也不会放过!”

        棋韵看着眼前丑陋的武大宝,说道:“这年头,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了,真是可笑至极。”

        武大宝听此,大怒:“小美人脾气还挺大,待会让你知道本少的厉害。”

        棋韵则径直走出门去,说道:“有什么本事尽管朝本姑娘使出来,别光动嘴。”

        看着棋韵气势十足的样子,武大宝示意门外的打手就要动手。

        棋韵气定神闲丝毫不惧,只见手指动了几下,那些手下便纷纷倒地不起。

        武大宝愣了,问道:“这是使了什么妖法?”

        而身后的那人却告诉武大宝,眼前的姑娘使的是棋子,只不过速度太快,众人来不及反应而已。

        见情况不妙,武大宝立即与身后之人说道:“石大师,那就有劳您出手了。”

        石大师,便是武府的第二高手,平日负责武大宝安全的武师,石望天,一身铁布衫刀枪不入,横炼的外家功夫在整个寻阳也没有几人是其对手。

        说着便往棋韵袭来,棋韵见状连忙打出棋子,能躲的都被石望天躲过了,躲不下的便任由棋子打在身上,丝毫物美损伤,说时迟那时快,石望天出拳就朝着棋韵而来。棋韵见避无可避,紧紧闭上眼睛。

        片刻过去,棋韵并未觉得身上有伤痛之处,缓缓睁开了眼。

        只见那把红木剑竟悬于棋韵身前,直指石望天,拦住了石望天的攻势。

        石望天看见木剑指着自己,不敢妄动,心知能够凭空御剑之人修为不知要高自己多少,只能立在原地。

        石望天四处观望,并没有发现御剑之人。

        棋韵却开始了激将法,“怎么了,不是很厉害吗?怎么不动了?”

        武大宝见状,说道:“石大师,不就是把破木剑,挡开便是,速战速决,本少还得带着美人儿回家消遣呢。”

        石望天再次朝着四周看了一圈,还是没有发现异常,心想莫不是有人虚张声势,于是一拳打向木剑,本以为小小木剑威力不大,却不曾想被硬生生弹了回去,手臂被震得生疼。

        石望天不死心,继续卯足力气朝着那木剑奔去,李愁心见此也不留手,一剑朝着石望天飞来,石望天用尽力气格挡,却还是被木剑从手掌一直刺穿整条臂膀,轰然倒地哀叫不止,算是废了。

        石望天还是护主的,倒在地上还不忘提醒武大宝赶快离开,说道:“少爷快走,这些人咱们惹不起!”

        武大宝见平日高高在上的石望天倒地不起,心中开始害怕起来,拔腿便要逃走。

        谁曾想那木剑再次拦住了武大宝的去路,武大宝刚刚见识了木剑的威力,扑通跪在地上求饶起来。

        而李愁心等人此时也从福满楼走了出来,朝着武大宝说道:“武大少,早就和你说过了,太守之子又如何?若是太守如你一般,我也照打不误,滚吧!回去告诉你父亲好好管教你,再敢打什么坏主意,我定去掀了太守府。”

        李愁心说完撤回了木剑,握于手中。

        武大宝不敢再反驳,和一众手下搀扶着石望天落荒而逃。

        街上围观的人纷纷拍手叫好,总算有人为他们出了一口恶气。

        不过店小二却跑来与李愁心说道:“公子还是带着这些姑娘快走吧,武家肯定不会罢休的,刚刚来的只是武府排行第二的高手,还有第一呢,第一位可比这位厉害多了。”

        “哦?若是如此,我更得留下来了,我倒要看看这武府嚣张的资本是什么?”李愁心说完朝着店小二扔去一锭银子,吩咐店小二准备几间上房,并告知所有人将在这福满楼住下几日。

        李愁心又问道:“刚刚那乞丐是什么人?”

        店小二挠挠头,说道:“小的也不知,只不过这人在这里好几个月了,整天抱着这把木剑要与人换酒喝,不过没人搭理他,只有公子你才心善好好款待他。”

        听完店小二的话,李愁心转身和几位姑娘说道:“看来我还得再去会一会这拿剑换酒的怪人,总觉这人不一般。”

        几位姑娘听完便纷纷上前要与李愁心同往,不过都被李愁心拒绝了,李愁心说道:“琴音、瑟语、书意、棋韵,在我回来之前保护好紫薇和朱薇,不要离开福满楼。”

        四位姑娘同意之后,李愁心便拿着木剑朝着城东的破庙走去,想一探究竟这换酒喝的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