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坛 - 网游竞技 - 剑行三千在线阅读 - 第二章:小楼对饮

第二章:小楼对饮

        李客落座后,修明很是惊叹:“李兄,果然不一般呐,听旁边几人透露,好几个谜底都是你给他们的,太牛了吧。”

        李客微微一笑:“这有何难,小事一桩罢了,修明兄切莫再提,以免待会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大堂中间的舞台上,表演完的歌姬、舞姬刚刚退下,条条由高处垂下的薄纱飘动,不时还有些许烟雾缭绕,看上去倒是清雅。

        此时,一姑娘缓缓走上舞台中央,一袭青衣,面容姣好,尤其腰间的一块玉佩夺人眼目,看得台下众人一顿乱夸。

        “诸位才子官人,小女子名唤玉簟,乃此次灯谜大会第二轮的主持人,第二轮共有三题,前两题为对联,第三题为以物写诗,本轮一改首轮规则,由小女子将题目一次给出,诸位可边看表演或饮酒进行创作,并将答案写在各位身前的红笺之上,时间为半个时辰,时辰到后将进行收取,再由我进行现场公布诸位答案。”玉簟姑娘介绍完规则,便开始给出题目。

        第一题为对联题,上联:今有璞玉于此,求下联。

        第二题也是对联,下联:红日斜时客满堂。求上联。

        第三题为以物写诗,所给出的物品是“桂花”。

        给出题目后,玉簟姑娘便离开舞台上了楼上,进入一间阁内,想来那应该便是司瑶姑娘的房间吧。

        一时之间,台下众人纷纷群魔乱舞,口中各种答案念念有词,唯独李客一人默不作声,独自饮酒。

        修明也是慌乱不已,看着李客的淡定的模样更加着急,忍不住问道:“李兄,众人皆乱,为何你如此淡然?”

        李客悠哉回应:“修明兄,此来当享乐,半个时辰皆用来答题可就太过浪费了,修明兄不必理会我,只管答题便是。”

        修明也不啰嗦,开始答题。李客仍旧自在饮酒。

        眼看时辰将至,玉簟姑娘走下楼来,提醒道:“诸位要抓紧了,时辰将至,请尽快写好答案。”

        闻此,李客一手拿着酒杯,一手缓缓拾起桌上之笔,蘸了蘸墨,在红笺上潇洒写下答案。李客刚放下笔,玉簟姑娘便安排人将所有红笺收了去。

        “各位,现在大家的答案都在我手中,我给大家诵读一遍,请大家确认一下。”玉簟姑娘手持一摞红笺,便按照第一轮晋级的顺序开始诵读。

        “第一位是孙一帆公子,他的第一题下联为‘我为匠人来琢’、第二题的上联是‘青鸟回头情自乱’、第三题为‘今日桂花开,只为伊人采。若识佳人面,不枉此时来’。”

        听罢众人皆拍手叫好,还有人说半个时辰能写出如此答案,这头名非孙公子莫属。孙一帆听闻,脸上也溢出得意洋洋的神情。

        “第二位是赵东流公子,他的第一题下联为‘我来抱回家去’、第二题上联是‘公鸡打鸣人下地’、第三题的诗没有答案。”

        众人听闻忍不住笑了起来,赵东流一脸飞扬跋扈遮掩了尴尬的表情,说道:“这么短的时间,如何能创作出来?怕不是强人所难。”

        “第三位修明公子,他所给的答案是一为‘恐无琢器在旁’、二为‘柳丝垂尽燕纷飞’、三为‘月静桂花落,鸟鸣长夜醒。小榭留香处,青春我独行’。”

        ......

        一阵喧闹与埋怨之后,终于到了李客的答案。

        “最后一位是李客公子,他的第一联下联为‘吾岂匏瓜也哉’、第二联上联为‘青衣歌罢酒初热’、而第三题的诗为‘瑶台溢彩天河阔,夜露凝光玉桂开。不若群山遥企问,安知仙子下凡来’。”

        众人听罢,皆不可思议,明明只顾饮酒,却还能作出如此对联和诗,正在众人诧异之时,玉簟姑娘突然发话:“诸位稍安勿躁,最终结果将由司瑶姑娘定夺。”说罢便将红笺送上楼去。

        此间,修明不解问道:“李兄,你这第二题与第三题倒也能理解,这第一题却为何故?”

        李客见修明好奇如此,回答道;“修明兄,别看第一题没有什么奇特,上联实则出自《孟子.梁惠王篇》中的一句,而我的下联便以《论语·阳货》中的来对,想来应该没问题。”

        修明听完恍然大悟,说道:“的确还是李客兄高明许多。”

        而玉簟也匆匆走下楼来,走上舞台宣布结果。

        “经司瑶姑娘斟酌,最终的优胜者为李客公子与修明公子,请二位公子上楼与司瑶姑娘同饮。其他公子也莫要灰心,咱们楼里还有不少好姑娘呢,还请大家喝好玩好。”说罢便引着李客、修明往楼上雅间走去。

        楼下众人见此,纷纷扫兴抱怨。孙一帆也没了兴致悻悻离去,赵东流则喊来他的狐朋狗友,又点了几个姑娘也上了楼上的另一间雅间,开始寻欢作乐。

        李客与修明被玉簟姑娘带进了雅间,一进门玉簟姑娘就介绍起这雅间是司瑶姑娘专用的,连阁内装饰都是采用司瑶姑娘喜欢的风格,只用来招待司瑶姑娘的贵客。

        阁内摆放简易却充满古朴文艺的气息,正面木壁下的案台上并没有摆放着一些庸俗昂贵的摆件,而是一口白瓷鱼缸,里面游着几尾红色的金鱼,一旁还有一本《论语》,木壁上是一幅秋霜图和一副对联,旁侧则是一具茶几,上面卧着一把古琴,阁内正中是一张吃饭饮酒的圆木桌子,围着桌子的只有四条圆凳,窗口是一盆兰花,此时已过花期。

        司瑶姑娘立于窗前,正拿着李客所写的红笺仔细品读,不时抬眼看看远处的群山,仿佛若有所思。

        李客见司瑶姑娘正出神,没有出声,拉着修明在桌前坐下。玉簟见状,连忙说道:“司瑶姑娘,李公子与修明公子到了。”

        司瑶闻声缓缓转过身来,微风将掩面的素纱轻轻拂起,仅仅看过一眼,那张精致的脸庞便深深印在李客心中,想是李客这般淡定的人,此时心跳却也不由加速。

        司瑶走向桌前坐下,目光转向眼前的二位公子,一向耐不住性子的修明此刻倒是害羞了起来,慢慢低下了头,而李客却一改往日作风,与司瑶对视片刻,越来越对眼前的女子好奇不已。

        玉簟与玲儿摆弄好酒食,只留下玲儿在旁伺候。

        “适才看了二位公子的答案,的确在今晚的参赛者中出类拔萃,今日有幸,小女子定要与二位公子多饮几杯,稍后再议终极考验的事,不知二位公子意下如何?”司瑶那温婉清透的声音在二人耳边响过。

        李客说道:“如此甚好,修明与我既是好友,自当多饮几杯,不过姑娘为何仍是素纱掩面,既要畅饮,何不将面纱摘去,一来方便饮酒对诗,二来我等也好一睹姑娘芳容。”

        只见李客说完,司瑶便抬起手臂,从耳后将面纱解开,一副精致的五官呈现在二人眼前,这面容娇贵中略有几丝清冷,清冷中又夹杂一丝柔情,眉目清透,一点淡唇,身上还散发着微微花香,着实将李客修明二人惊到,不曾想这晋阳城中今日竟也有了一位如此佳人。

        司瑶将面纱递给玲儿,从桌上拿起酒杯:“二位公子,初次相识,小女子便先敬二位一杯。”三人举杯后一饮而尽。

        说来李客虽说好在外与友人饮酒取乐,但至今却没对哪个女子中意过,就连自己那田家未过门的未婚妻田凤笑,即便在外人眼中也是大家闺秀、娇丽佳人,若不是两家非要联姻,李客对她也丝毫不感兴趣。更何况那田凤笑专横无理的声名在外。

        酒过三巡,三人面上都泛起一丝微红。司瑶说道:“与二位公子相交真是幸事,通过一番交谈小女子也深知二位公子与其他人不同,但既然定下规则,这终极考验便开始吧。”

        “这世上之人,不外乎一个情字,最难的便是这相思之情,今夜就以相思为题,各作一首诗吧,看谁更懂小女子的心思如何?”

        听闻相思二字,李客拾起酒杯一饮而尽,随口便吟出:

        人事未平山月老,

        常情犹在水天新。

        青丝尽染无相见,

        了了孤身又一更。

        司瑶看着眼前的李客惊讶不已,短短片刻便能成诗,不由得多看了李客几眼。正在此时,李客又开口吟道:其二

        流川日澈丝绦盎,

        紫秀渐铺云柏深。

        昨日青华归哪处,

        十年悄然漠音尘。

        此时正在思绪全无的修明见状,言道:“罢了,今日有李兄在此,胜出是无望了,修明甘拜下风,还是早些离去,以免打搅李兄与司瑶姑娘的佳话。”说罢举起酒杯与二人拜别而去。

        司瑶示意玲儿也出去。此时,阁中只剩李客与司瑶二人,司瑶此刻才敢仔细的端详眼前的这个男人,忽然发现李客也是眉清目秀,眉宇间还藏着一股凌人的英气,看上去俨然俊男一个。司瑶看得李客浑身不自在,于是说道:“李公子,漫漫长夜,就由司瑶先为公子抚弄一曲吧。”于是便起身走向古琴开始弹唱。

        李客看着正在弹琴的司瑶,一身清雅高洁的模样,实难想象竟要委身于辞玉楼,想来其中必有缘由。而传来的琴声与歌声却让李客来不及多想,瞬间沉浸在一片悠扬中,不时端起酒杯自饮。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此刻用来形容此二人最是适合。

        二人在阁中你一句我一句吟作诗词,好不惬意。经过一番交谈,李客知道了司瑶的身世。原来司瑶并非一般人家子女,早先是京都一官人家的千金,琴棋书画可谓样样精通,是当时都城有名的才女,只不过那时她不叫司瑶,而是宋之瑶,后来家中受奸佞陷害,只有自己与玲儿逃出了都城,四处飘零,还好有几门手艺,这些年来流落各地青楼,始终保持着卖艺不卖身的原则,也倒是度日无忧,只是每至一处皆不敢多留,怕被人发现惹来祸端,也是近日才刚到了晋阳。

        而李客也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告知司瑶,多年的屡试不爽,再加上家中的压力和偏见,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与田家联姻,一系列的事让司瑶渐渐对李客有了好感,两人的遭遇虽说不同,但内心的感受却早已将二人拉近。

        可惜春宵苦短,良人难逢。短暂的相遇让街上出早摊的贩子吆喝一声打破。

        二人之间若有千言万语未曾道出,晨光透过窗户照在二人脸上,似比昨日明朗不少。李客见天明,起身长叹一声,便要与司瑶分别。

        司瑶虽意犹未尽却也无可奈何,只问道:“李公子,我们还能再相见否?”

        李客答道:“江湖虽路远,有缘自相见。”

        说完李客拿起笔,飘逸地在纸上挥洒一番,留下一首诗,作为对司瑶的临别赠言,写罢,扔下笔径直往门外走去。

        司瑶站在楼上窗边,望着那个在晨光中渐渐远去的身影,心中自是感伤,转身拾起桌上纸笺,只见那字飘逸中不失力道,很是狂放不羁,再一看内容,诗道是:

        昨夜琴声如露重,

        垂尽今朝千百丛。

        他乡偶客难相送,

        对月邀饮自当逢。

        司瑶念完此诗,心中念想愈发杂然而生,再望向窗外,早已不见李客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