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坛 - 网游竞技 - 诡异真仙在线阅读 - 第二卷 灵天 第一百零六章 御水诀

第二卷 灵天 第一百零六章 御水诀

        【感受仙主受到伤害,获取伤气中,一万五千点,现已共累积伤气十六万余五百点】

        嘴角露出一丝鲜血,身上的骨头都被震碎了好几根。

        “咳咳咳。”

        李无笛难受的咳了几声,不过这也让他的嘴中吐出一口污血。

        受伤显然不轻,不过也就在这等情况下,李无笛的肉身内,那看不见的无数筋脉上,发出微弱蓝光。

        那些蓝光,正是水纹之力。

        在水纹之力的梳理下,破绽开来的血肉,断裂的骨头,都是在痊愈修复。

        再配合李无笛自身的灵气,很快,李无笛就能勉强站起身来。

        在过几息,那肩上断裂的骨头也在随着一阵阵蓝光消散而愈合。

        “呼,真是又捡了一条命...”李无笛活动着筋骨。

        身上传来劈里啪啦的声音。

        “但也是正好检验了水笼的恢复能力,确实是相当不错。”

        有了这等恢复能力,李无笛也是十分自信,在日后若是再遇上暗人之类的诡异,自己也不会因身上的伤势,而影响战斗的局势。

        “不过,那最后传来的吟声,貌似是一条龙....”

        李无笛思索一会,他不禁有所猜测,那当时在顶壁上的应该是第七幅壁画,难不成是在那天黑后,诡异法则降临,从而会出现一条龙吗?

        而且还仅是壁画中的画面,壁画映照,就已经是有这等余威,若是真在现场,直面龙吟,那岂不是连逃脱的机会都没有,当场就会原地去世吧?

        想到这些,又或许是还有刚刚那龙吟的后遗症,李无笛打了个寒颤。

        “算了,也算福大命大,宝物也是到手。”

        看着周围的水柱,以及那眼前的水晶行宫,李无笛看着都心生后怕,所以,他当即便是选择另寻其他地方,打算好好看一下自己舍命取来的东西,到底值不值。

        很快,一盏茶过去,在一处山峰上,李无笛找了个天然山洞,便是将那刚刚自己拿到的三样东西,都一并拿了出来。

        分别是那用完美无瑕的水晶,所制作的案桌,还有一块散发蓝光的水晶,以及一蓝色卷轴。

        将那块水晶,抓在手中,“这是什么,入手冰凉,抓在手中还可以令人神清气爽。”

        李无笛拿在手中把玩,又道:“感觉这就跟那些此地随处可见的水晶一样,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但他可不相信,大费周章得来的东西,莫非真是凡物?

        想罢,便是以肉身想将其捏碎,看看内部,又是用灵气进行牵引,最后更是用灵魂力进行探测,但无一例外,都起不了什么作用。

        这让他一时间犯了难,“真是的,这东西怎么跟水纹之力一样难缠....”

        说完这句话时,李无笛似是想到了什么,惊道:“对啊,水纹之力!!!”

        伴随着“水笼”的发动,李无笛便是将一丝丝的水纹之力,通过体内的脉络,覆盖上手中的水晶。

        伴随着水晶被水纹缠绕,李无笛也终是感应到那水晶的内部了。

        “这...这是,大量的水纹之力!!!”李无笛惊呼道。

        感受着那磅礴的水纹力量,他也是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

        这简直就是天降之宝啊。

        他之前因那附有水纹的流水锁链鞭打,借以强化“熔身”的同时,万体功也如愿的突破到了第二秘法,水笼!

        但也仅仅是将水笼的第三层灵晶打破,化为了灵海,至于那第四层的灵晶,李无笛却发现,撼动不了分毫。

        但靠那水纹之力,却是有隐隐精进的苗头,这在当时,吸收那些流水锁链上的水纹之力,便是察觉。

        所以,李无笛要想将水笼修炼到极致,特别是还想打破第四层的灵晶,就需要庞大的水纹之力。

        虽然现在已经成水笼之身的他,要想得到水纹之力,也不是很难,那对幽蓝骨中的一小型水笼,便是雏形。

        可以从中得到水纹,但从量上来说,却是仅仅够自己的肉身所用,若是要拿去冲破那厚实的灵晶,却是有点蜉蝣撼树了。

        所以,要想“水笼”一体,更进一步,只能获取大量的水纹之力,日积月累下,巩固肉身,便是可以水到渠成般的突破水笼第四层,继续修炼万体功下一体术。

        眼下,这枚装有大量水纹之力的水晶,便是如同锦上添花,解了李无笛的一大难题。

        那就是,找到了水纹之力的承载器物。

        “没想到,我还说如何将那水纹收纳,这就来了一类似乾坤袋的东西。”

        李无笛以水纹之力为引,灵魂力感知,那枚水晶中蕴含的水纹之力,也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那么多的水纹之力,在每日的此起彼伏下,已经完全足够我打破第四层灵晶了。”

        “而且,这些水纹之力可是难缠,是能轻易割断人体最重要的筋脉的,若是运用到战斗中,说不定还有出奇的效果。”

        这般,李无笛就是将那可以收纳灵纹的水晶,放入白玉令牌。

        “让我看看,我最期待的这蓝色卷轴,又能给我带来何种惊喜。”

        李无笛抓过那蓝色卷轴,入手便是能感受到此物的不凡之处,缓缓摊开,蓝光绽放。

        一排排蓝色小字,便是从上面自动脱落,然后如同法阵般,围绕在他的身旁。

        无数蓝色小字,疯狂闪烁,看得李无笛眼花缭乱。

        但那所散发出的道纹韵味,李无笛发现,竟是丝毫不比自己的万象法差。

        万象法,就是自己在夺道鼎上获得的仙泪天域经三法中的其中一法。

        三法分别是那万相、苍穹,天地法相。

        而万相法,又分为上下两部,自然就是一攻一伐,万体功以及无三剑。

        感受到此卷轴所透露出来的经法不同反响,李无笛也是不敢怠慢,打坐调息,右眼的碧瞳,如今也是被他灵活运用。

        右眼散发碧瞳绿光,这也让他看清了....不,应该是感受到了那蓝色小字上的道纹,所传递来的功法。

        “御水决,水纹之力为基,御天下万水...”

        “御水三气指点地,天下无水不复回!”

        宛若是一方共主的话,在李无笛的脑海中炸裂。

        心神荡漾,气海更是犹如翻江倒海。

        【仙主,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这时,八丈许高的小金人,空灵般的声音,回荡在李无笛的脑海。

        一道金光也是从识海处,从李无笛的左眼发出,炯炯生辉。

        识海位于人之脑域,双目之后位置。

        也是多亏了小金人的这一相助,将被那唤作为御水决的功法,所影响的李无笛稳住了下来。

        左瞳为金色,右瞳为碧。

        再次抬头,李无笛已是能承受的住,那蓝色小字所带来的道纹力量。

        亦是可以看清了那道纹蕴含的御水决功法。

        【少年,吾之主,那水晶案桌可助人修炼有裨益,你可坐上去一试】

        夺道鼎浩荡的声音,也是随之传来。

        李无笛心中稍显讶异,这还是头一次夺道鼎开口帮助自己。

        不疑有他,他纵身一跃,携带着周身的蓝色小字,在那水晶案桌上,盘坐下来。

        也是这一刹那,李无笛的心中像是都明悟了几分,面对那苦涩难懂的道纹,都是有了几分明确的认知。

        如此效果,让李无笛心中乐开了花,看来当时“寸草不生”的宗旨,总算是没遗漏好东西。

        能助人顿悟道纹功法的法宝,李无笛还真没见过,这要是放在外面,恐怕都是价值连城的东西,在他看来,这水晶案桌的价值,可能都是在那可容纳水纹之力的水晶之上。

        双手掐诀,灵气喷涌,在有水晶案桌的帮助下,他很快便是掌握了眼前御水决功法的入门。

        御水决,以水纹为基,将以催动,若是修炼小成,可令江流为之听令,若是修炼大成,一汪洋,一雨幕都可令之倒流!

        若是巅峰,天下无水不令,无水不听!

        可称为,水神。

        “此决,共分为三气三指。”

        “一气,惊浪,二气驮山,三气天帘。”

        “一指,水运三千,二指,水漫金山,三指,天翻地覆....”

        半日过去。

        那围绕在李无笛身边的蓝色小字,也是又重新回归到那蓝色卷轴中。

        且那蓝色卷轴,似是有所灵识,居然咻的一下,顺着李无笛的胸膛处,那散发着水纹气息的幽蓝骨处,钻了进去。

        进入气海,在灵气池上,缓缓悬浮。

        李无笛也是睁开了双眸,也是这一刻,可以清晰的觉察出,他的身上,有股清凉的气息。

        少年气的一双眼睛,也是变得清澈无比。

        灵动有神。

        也是这时,李无笛嘴巴微张,伴随着那水纹凝聚喉咙处,长长的一气呼出。

        无形的气息,却是在虚空中带出了有形的涟漪,声势之大,仿佛都是有骇浪般的声音响起,将那眼前的空气都是崩开,化作冲击波荡开。

        一时间,山洞都在摇晃。

        “这御水决,真是奥妙,仅仅只是简单的运气,就是可发出这种效果,这还是未在水域中施展,若是在有水之地,威力岂不是要更上一层楼?”

        李无笛缓缓站起身,伸了个懒腰,“都消化得差不多了,是该出去了,总感觉此地不宜久留,也不知洛秋水如何了,分别那么久,不过凭她的天资,恐怕应该不会像我这般狼狈吧。”

        思索刹那,便是将水晶案桌放入白玉令牌内,这等好宝贝,可不能丢了。

        就在李无笛怀着不错的心情,朝山洞外走去时。

        洞口处,他却驻足不前,只见他沉默不语,眼神紧盯前方。

        原来,从李无笛视角望去,在那视线遥望边际,那里的天地都是渐渐变得晦明昏沉。

        且速度之快,已是肉眼可见。

        天,要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