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坛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大反派也有春天2在线阅读 - 1.694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吉内

1.694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吉内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吉内。”当舒尔的最后一丝神识也被彻彻底底的抹去,吴尘忽然开口。

        “现在吗?”吉内女神似乎早有准备。正如领主大人所言,这是灵肉的和谐与统一。

        “并不是……”领主大人急忙解释:“如果我的『绯红龙破』能够逆定因果律。是不是就意味着,比如用我小宇宙内的『Ω摩羯座』覆盖梦达斯的星空,也就是舒尔所说的‘最后一级阶梯’。那样的话……”

        “我埋在奈恩深处的伊诺菲地骨就会破土而出,毁灭整个世界。”吉内女神说完就醒悟:“等我的伊诺菲地骨破土而出,再用你的绯红龙破重置我的因果律。就好像我的伊诺菲地骨从来没有出世,而奈恩现世也从没有因我而毁灭。但是这也做有什么意义呢?”

        “吉内,在梦达斯(本剧情世界)似乎是徒劳无功。然而如果有一天,我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卡牌)将你的‘伊诺菲地骨’从‘破土’到‘重置’的因果循环,带到另一个世界的话。”领主大人说的其实在别的剧情碎片时空中,召唤堪比“宇宙天神组”的吉内的伊诺菲地骨降临。打完收工,再返回奈恩重置为地骨。这其实就是使用了一次吉内的卡牌。

        “我明白了。单就梦达斯的因果(内)循环而言,并不会受到‘规则外放(外循环)’的影响。”不愧是吉内,预想到的远比领主大人更多:“但在异世界唤醒我的伊诺菲地骨的代价,一定不是现阶段的『绯红龙破』能够达成的奇观。”

        “确实是这样。”领主大人欣然点头。吉内的伊诺菲地骨拥有堪比“宇宙天神组”的恐怖力量。所以即便不是七星,最少也是七框。召唤一个七框庇护卡牌的代价,不妨参考首个扫除日结束时,恩娜伊打的那个超时空电话。超时空传送来的五星专属地:香格里拉秘境,足足耗费了10000庇护币。

        参考这个高昂的“漫游费”,那么在任意一个剧情碎片时空开启超时空传送一张七框(6.5星)主神卡,可是足足500000庇护币。使用一次七框卡牌的代价,绝不是现阶段的吴尘能够承受的高昂代价。等返回破碎之城,老老实实的赚庇护币吧。

        随着“Ω摩羯座吉内”消失,吉内的神性也渐渐散去。

        『Ω摩羯座』随之沉入星海,领主大人的小宇宙也恢复了先前的亮度。

        视界从小宇宙跳出(内视转外视),眼前这个呕吐后匍匐在地上浑身虚脱的吞世者奥杜因成了领主大人急需解决的大问题。

        “奥杜因?”领主大人笑容清澈,眼神透明。

        “最后的都瓦克因,我不是你的对手。你和吉内、舒尔的纠葛,我也看到了。”因为吞噬了吉内的神性,所以被领主大人强行剥离时奥杜因还保持着藕断丝连的精神羁绊。当吉内的神性在领主大人的小宇宙中以「Ω星体」具现为“Ω摩羯座吉内”时,奥杜因也被卷入了精神的触角,目睹了发生的一切。

        “所以,你准备好侍奉我的龙破律法了吗?”成为松加德男主人的领主大人,等同于获得了一个强大的“精神电池包”。可以随心所欲的调用来自松加德的精神能量(当然要有节制)。

        当然,从精神世界的内接和外联而言,“松加德精神电池包”属于外联。并不是领主大人半神级神性流出的小宇宙中的一个“星体节点(Celestial        node)”。

        或有人问,既然舒尔是松加德的男主人,为什么“舒尔黑暗类星体”被“Ω摩羯座吉内”捏爆时,松加德依然存在,没有随之一同湮灭?

        那是因为从本质上说,松加德是吉内的伊诺菲地骨的“死亡脑域”。是所有握剑而亡的诺德英灵共同聚集的“活性”。而舒尔的神识是通过“爱是梦的律法”产生的羁绊效应与吉内的伊诺菲地骨的“死亡脑域”相连,并获得了吉内赋予的终极管理权限。在吉内的默许下,成为诺德天堂松加德的男主人。当然,古往今来握剑而亡的诺德英灵的信仰也让舒尔的权限根深蒂固。包括领主大人在内的凡人根本无法撼动。所以只有“死亡脑域”的真正拥有者吉内才能将舒尔的权限清除。

        正如红年大灾变时红山爆发,稳定空间的红塔原石洛克汗之心被毁,而现世并没有一同毁灭。是因为第九圣灵塔洛斯代替了洛克汗之心,成为红塔的原石,稳住了空间。

        同理,作为舒尔的披甲和化身,在吉内女神的赋权下,领主大人覆盖了舒尔的权限。完成了属于他的“第三奇姆道途”。彻底取代了舒尔的位置。而领主大人此时也可以确信,雪塔的原石就是松加德。赋予现世奈恩的律法就是生殖和繁衍。而且作为世界之喉的泰姆瑞尔大陆的最高峰,雪塔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作用就是平衡地骨。这也是在创世之初,现世的总设计师玛格努斯设下的一个保护机制。就像是钉在耶稣身上的十字架,防止有一天地骨死而复生。破土而出导致世界毁灭。

        “我有选择吗?”奥杜因的声音中透着超脱现世的觉悟。毕竟领主大人向她敞开心扉,赤裸裸的展示了一个庇护所大玩家宏大的精神世界。这是超越了奥杜因认知的(小)宇宙。

        “显然你没有。”领主大人微笑着用指尖花火瞬间点燃了奥杜因庞大的黑色龙躯。

        东西翼厅的封锁被残存的诺德英灵自行开启。河之伊克和“先驱者”伊斯格拉默、独眼奥拉夫、约根·唤风者,以及五百英豪最先走入主厅的中央宴会区。吴尘还在人群中看到了被乌弗瑞克·风暴斗篷用龙吼撕碎的天际至高王托依格。

        一眼扫过,都是天际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英雄人物。吴尘也有相关的冒险记忆。

        随着维火的延烧,奥杜因庞大的黑鳞龙躯被化形成「多芙克因·爱可蜜儿」。

        加入了灰岩城堡的大家庭。

        “先驱者”伊斯格拉默走到前来:“没有了吞世者,也就没有了下一世。所以永恒的毁灭与重生的循环被打破了。对吗,溪木男爵?”

        “这只是眼下我们看得见的危机被解除了。”领主大人的话中自有深意。

        “先驱者”伊斯格拉默显然是懂了:“所以,还要再解决看不见的危机。”

        “我要重塑雪塔的原石,伊斯格拉默。”领主大人决定深度介入《上古卷轴》正在加速收束的主线剧情:“重铸雪塔的律法。”

        “先驱者”伊斯格拉默也已经想到了:“用松加德还是世界之伤?”

        “用我的『生命与时间之环』。”领主大人给出答案。

        “先驱者”伊斯格拉默似乎也不意外:“啊,神奇的『法环』。”

        “具体怎么做?”河之伊克也走了过来。

        /130/130551/314992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