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坛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不止宠爱在线阅读 - 番外小剧场

番外小剧场

        【1】番茄蛋花汤

        江雨舟生孩子的时候难产,楼觐在产房外面守了足足七个小时。

        最后生了一对龙凤胎。

        楼觐这么一本正经的人,给孩子取的小名却让人哭笑不得。儿子叫豆丁,女儿叫番茄。

        江雨舟很排斥这两个名字,于是自己给他们取了大名,儿子叫楼知恒,女儿叫楼知诺。

        但是楼觐从来不叫这兄妹俩的大名,每天“豆丁”“番茄”地叫,把孩子们都给叫熟了。

        今天是龙凤胎的生日,江雨舟决定亲自下厨给两个孩子做一顿晚餐,她在厨房里忙活了半天,楼觐则在客厅里陪孩子们玩玩具。

        “阿觐,你帮我去酒窖里拿瓶啤酒来,我要炖排骨。”江雨舟喊了一声。

        楼觐被迫放下玩具起身去了酒窖,拿了啤酒走到厨房,忍不住伸手从身后抱住江雨舟,抵在她脖子边上低声说道:“老婆辛苦了。”

        江雨舟觉得一阵肉麻,但心里暖暖的:“陪孩子们玩去吧。”

        过了五分钟,江雨舟又让楼觐去院子里摘了点葱花。她在院子里种了不少蔬果。

        又过了十分钟,她又喊楼觐去摘番茄。

        楼觐此时接到一个电话,就对豆丁说:“豆丁,去摘番茄给妈妈,一个就够了。爸爸去楼上看一下文件。”

        豆丁迷茫地看着爸爸,一张白嫩嫩的小脸蛋上写满了疑惑。

        他用力点了点头,没过一会儿,两小只出现在厨房里。

        “哎?不是让你们爸爸去摘番茄给我吗?你们怎么进来了?”江雨舟皱眉看着这俩小家伙。

        豆丁一边奶声奶气地开口,一边把妹妹馒头一样的小手递到了江雨舟面前:“妈妈给,番茄。”

        江雨舟瞬间笑了:“妈妈是要番茄做蛋花汤,不是你妹妹这个番茄!”

        楼觐这都传达了些啥啊?

        番茄忽然大声哭起来:“妈妈你为什么要把我做蛋花汤?”

        江雨舟真是哭笑不得,心想,楼觐,你死定了!

        【2】女鬼在唱歌

        为了从小培养两个孩子独立生活,楼觐让兄妹俩各自睡一个房间。这样也能够从小锻炼孩子的胆量。

        有一天晚上,番茄忽然抱着自己的玩具小兔子敲了敲豆丁房间的门,轻轻地用小奶音说道:“哥哥,你睡了吗?”

        “没有哦。番茄你有事吗?”豆丁从小床上坐了起来。

        番茄连忙光着小脚丫子噔噔噔地跑到了豆丁的床上,歪着脑袋说道:“哥哥我害怕,睡不着。”

        “那你跟我一起睡吧。”豆丁刚好也害怕。

        他们都想跟爸爸妈妈睡在一块儿。

        番茄钻进了被子,两个小家伙开心地睡在了一起。

        清晨五点多的时候,番茄忽然睁开了眼睛,带着哭腔摇醒了豆丁:“哥哥,好像有鬼鬼。”

        豆丁被吓得一个激灵,也立刻竖起小耳朵认真听了起来。

        楼下好像有女鬼在唱歌……

        “是女鬼吗?”豆丁吓得立刻钻进了被窝,连露在被子外面的小脚丫都立刻缩了回去。

        番茄也照做了,哥哥怎么做她就怎么做。

        “嗯嗯嗯,是女鬼在唱歌。”

        “那怎么办?爸爸妈妈不会已经被女鬼吃了吧?”

        豆丁一说,番茄忽然就开始哭了。

        “啊,爸爸妈妈好惨啊,女鬼会不会来吃我们?”

        两个小家伙就这么战战兢兢地度过了一周的时间。

        直到有一天吃早餐的时候,江雨舟发现这俩小家伙食欲不振又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于是问他们怎么了。

        豆丁:“妈妈,每天早上我跟妹妹都被女鬼的歌声吓醒。”

        番茄:“那个女鬼唱得还很难听。”

        豆丁:“妈妈,她什么时候会来吃我们啊?”

        江雨舟:“……”

        她一脸无语。

        在一旁吃早餐的楼觐笑出了声,下个月江雨舟要重返剧院,这两天每天五点多就起来吊嗓子了。

        楼觐:“别怕,那个女鬼是你们妈妈。”

        【3】世上没有不懂风情的男人

        楼觐不浪漫这件事情众所周知。

        今天是楼觐和江雨舟的结婚纪念日,但楼觐仿佛是忘记了,无动于衷。

        江雨舟今天特意将两个宝宝和米球送到卓越那边,卓越虽然不喜欢小孩也不喜欢狗,但在江雨舟这边他自知理亏,只要江雨舟提出要求,他一定会帮她照看小孩和狗。

        她早在一个月前就挑选好了连衣裙,选好了烛光晚餐的餐厅,并且精心挑好了送给楼觐的礼物。

        在结婚纪念日当天,她下午就跟剧院请好假,早早地去餐厅等楼觐了。

        她对于楼觐忘记了结婚纪念日这件事情有点不开心,但还是心存了一点点希望。

        万一他也准备了礼物呢?

        江雨舟坐在窗边景观最好的餐桌旁,从这里看上城夜景是一绝,窗外霓虹幻影,江滩独绝。

        她等了大概半小时,楼觐终于来了。

        “来晚了。”楼觐风尘仆仆,手上也没有带任何礼盒袋子。

        江雨舟看到的一瞬间有些失望。

        “哦。”她冷冷淡淡回复了一句,口气很不爽。

        楼觐拉开椅子坐下,看到江雨舟面色失落,扯了扯嘴角:“因为我迟到不开心了?”

        江雨舟嘟哝了一句:“你现在就像是约会迟到的渣男。”

        楼觐也没多说。

        吃到一半的时候,江雨舟将自己准备好的礼盒从桌子底下拿了出来,推到了楼觐面前。

        “喏,你的礼物。”

        “为什么要送礼物?”楼觐接过礼盒。

        江雨舟抓了抓脖子,不悦地说:“看吧你果然忘了,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江雨舟想着,自己就不应该对这个不浪漫的男人抱有幻想。

        楼觐打开礼盒,发现是一件白衬衫。

        他忽然想到了当年自己和江雨舟第一次见面时,在天台,他穿的就是一件白衬衫。这么多年了,江雨舟还是最喜欢看他穿白衬衫的样子。

        “结婚纪念日忘了,礼物也没有。真没劲。”江雨舟嘀咕着,随即听到楼觐开口。

        “你不觉得这个餐厅只有我们一桌?”

        江雨舟一愣,环视了一圈:“好像是哎,等等?你不会是包下了一整个餐厅?你早就知道?”

        这个时候,侍者端上来一个餐盘,上面写着:happyanniversary!

        江雨舟这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不懂风情的男人,只有不用心的男人。

        【4】有一种东西叫过劳肥

        宠爱宠物院。

        楼觐一个一米八五的大个子,今天来到这里,肩负了一个极其艰巨的任务:帮米球找老婆。

        米球年纪不小了,江雨舟这些天总是患得患失,生怕米球若干年后离开了自己会受不了。楼觐想着,如果米球能够有后代,或许能缓解江雨舟的情绪。

        于是,他决定帮米球找一个“太太”。

        “楼先生,我们这里的母法斗都是优良品种,平时主人们也都很呵护它们的。您随便挑,我们米球长得这么帅,母法斗的主人肯定愿意。”宠物院的老板娘热情地跟楼觐介绍着。

        楼觐单手抱着米球,像是巡逻一样观察着这些母法斗。

        “有没有瘦一点的?都太胖了。”楼觐一本正经地说。

        老板娘哭笑不得:“法斗都是这样的,容易发胖。圆滚滚的身材才可爱嘛。”

        楼觐摇了摇头:“不够苗条,影响下一代基因。”

        老板娘暗自发了一个微信给正在剧院的江雨舟:“雨舟,你先生好像在给米球选美。”

        “他是不是嫌小狗狗们都太胖了?”江雨舟那边发过来。

        “你怎么知道?”

        江雨舟语塞:“他平时老说米球太胖……”

        老板娘看完微信之后又看了一眼米球,忍不住对楼觐说:“楼先生,这米球也不瘦啊。”

        就因为老板娘这句话,导致了米球接下来一个月面临的非人“折磨”。

        楼觐因为嫌弃米球太胖,每天早上去晨跑的时候都要拉着米球一起去,每天这几圈下来,米球都快累虚脱了。

        “为什么每天带它跑步它还这么胖?”楼觐皱眉。

        江雨舟深吸了一口气:“楼先生,有一种东西叫过劳肥,你懂吗?”

        【5】妈妈有眼光

        豆丁上幼儿园的第一天被叫家长了。

        江雨舟晚上要演出没办法去幼儿园,只能让楼觐临时取消了视频会议,去接这个小兔崽子。

        豆丁被叫家长的原因是他欺负小朋友。

        园长很为难地对楼觐说道:“楼先生,知恒真的太调皮了,小朋友们第一天来上学都想认识一下对方。知诺长得漂亮,很多小朋友都来跟她打招呼,不知道知恒是不是吃醋了,不肯让他们来打招呼,还凶了这些小朋友。小朋友们都哭了,我们哄了好半天。”

        楼觐低头,看了一眼一脸不服气的豆丁。

        “是真的?”

        豆丁噘嘴,高冷得要命,一副根本不愿意搭理他们的样子。

        “番茄,你说。”楼觐看向番茄。

        番茄乖乖地站在那边,白白嫩嫩的一小团,性格跟江雨舟一模一样,温柔又可爱。

        “爸爸,哥哥很乖。”

        “豆丁,你说说是怎么回事?”楼觐并不打算袒护自己儿子。

        豆丁却扬着一张脸,冷哼了一声:“哼。我要回家。”

        楼觐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第一次觉得这么丢人,还是因为自己儿子……

        园长也不为难楼觐,笑着说:“那楼先生您先带着两个孩子回家吧。回家教育一下。”

        楼觐朝园长点了点头,俯身将番茄抱了起来,而另一只手则牵着豆丁。

        “爸爸我也要抱。”豆丁张开了双臂。

        “男孩子要自己走路。”楼觐丝毫不给面子。

        回到车内,楼觐将他们安置在了后座的婴儿安全椅上,冷冷地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豆丁。

        “楼知恒,你解释一下。”

        忽然被叫了大名,豆丁一个激灵:“爸爸,来跟妹妹打招呼的都是男孩子,我要保护好妹妹。不能让妹妹被别的男孩子抢走!”

        楼觐沉默了几秒,冷冷地扔下一句话:“以后你也不准妹妹跟别的男生玩?”

        “不准。”

        “那妹妹长大后嫁不出去怎么办?”

        豆丁沉默了几秒:“妈妈说她从小没朋友也嫁出去了!还嫁给了大帅哥!”

        楼觐听到这句话莫名心情好了起来。

        嗯,大帅哥。

        算自家老婆有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