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坛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不止宠爱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他眼底温柔,胜过千万星光。

第十四章 他眼底温柔,胜过千万星光。

        “这些颠沛流离,以后都与你无关了。”

        餐桌上。

        江雨舟一边吃饭,一边看着坐在她对面的卓越疯狂扒拉着米饭。她皱眉看了一眼楼觐,楼觐对卓越这副吃相了然于胸,异常淡定。

        “卓先生,你是三天没吃饭了吗?”江雨舟实在忍不住了。

        “不是我说,楼太太你做的菜实在是太好吃了。我对你改观了,改观了,真的。”卓越一边胡吃海塞,一边对江雨舟说。

        他这副样子倒是让江雨舟真的相信他是觉得好吃。

        江雨舟嫌弃,忍不住别过头去对楼觐低声说道:“一个成年人吃相怎么这么难看?”

        楼觐也压低了声音回答她:“他小时候就这样,没改过来。”

        “啧啧,这就更不能让宝宝认他当干爹了,我都难以想象万一生个女儿,吃相学了他可怎么办?”

        江雨舟的话将楼觐又逗笑了,这两个活宝。

        “卓先生,您慢点吃,不知道的以为我们家不给你吃饭要靠抢的。”江雨舟还是一脸嫌弃,就像当初卓越在游乐园嫌弃她恐高不敢坐过山车一样。

        “楼太太,我家阿姨要是做饭有你一半好吃就好了。我这天天在外面应酬难得吃到一道好吃的家常菜,见笑了见笑了。”

        卓越的话让江雨舟嘴角抽了抽。

        楼觐忍不住放下筷子:“你们一个人一句卓先生,一人一句楼太太,还真是客套礼貌。”

        卓越没忍住翻了一个白眼。

        江雨舟看见了他这个白眼,笑着喃喃:“有本事你别吃我做的菜。”

        这下子卓越没脾气了,到底是吃人嘴软。

        卓越是被赶走的,被楼觐赶走的。

        他在楼家从下午一直待到了晚上十点,非要跟楼觐一块玩switch,玩到了十点也不想回家,最后被楼觐催着赶着走了。

        走之前,卓越还不忘损楼觐一句:“她这肚子才多大,你们晚上也不能做什么,你这么早赶我走干什么?”

        “我太太和我的女儿要早点休息。懂?”

        卓越一边穿鞋一边冷嗤一声:“哼,你太太说了,肚子里是男是女还不知道呢,你在这边想着要女儿要女儿,到时候生一个儿子,再生一个还是儿子,气死你。”

        卓越今天是在江雨舟这里受了不少气,一股脑全部还给了楼觐。

        “欠揍是不是?”楼觐这句话刚说出来,卓越就已经逃走了。

        两个人是从小打架打到大的,卓越还从来没有打赢过楼觐。

        “他走啦?”

        江雨舟从楼上洗完澡下来,看到客厅空落落的只剩下了楼觐和躲在角落里面玩球的米球,心情大好。

        “嗯。”楼觐走到楼梯口,轻轻俯身抱住了江雨舟。

        她刚刚洗完澡,身上还有一股香甜的沐浴乳的味道,她的身体总是软软的,抱起来很温暖也很舒服。

        江雨舟的头发也是刚洗过的,碰到楼觐的上衣起了一些静电,她微微往后靠了靠,看着楼觐。

        “你不会生气吧?”

        楼觐跟卓越玩switch玩累了,像两个大男孩,这个时候头发都有些乱糟糟的,像顶着一头呆毛。

        这样的楼觐比平日里看上去要更加可爱一些,原本“可爱”这个词跟楼觐是一点都不搭边的。

        江雨舟抬起一只手摸了摸楼觐脑袋上的呆毛,听到他开口:“生气了?”

        “我这么对你发小是不是太过分了?”

        “不过分。他活该。”楼觐亲了亲江雨舟的脸,她洗完澡之后浑身上下都是香香的,让他忍不住想要亲她,“他之前那么欺负你,你回击也是应该的。这才像楼太太的样子。”

        江雨舟笑了:“不过,我看他是真心想做宝宝的干爹哎。”

        “等他自己结婚了再说吧。他现在这副样子,单身汉还想当爹?”楼觐仿佛因为自己有老婆和孩子,满满的自豪的样子,让江雨舟实在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怎么跟个孩子一样。”

        楼觐低头又吻了吻江雨舟的脖颈:“雨舟,卓越之前对不起你,我也一样。”

        他将下巴抵在了她的肩膀处,吻了吻肩胛的位置,让她瑟缩了一下,只觉得那片被吻的皮肤酥酥麻麻的。他的话也好像是一股电流从她的脑海中穿梭而过。

        “怎么忽然感性起来了?”江雨舟开着玩笑,“但是莫名听到这样的话心底会很暖。

        “一开始我以为你和别的女人一样,想要算计我,成为楼太太。”

        “我难道不是吗?”江雨舟纯粹是开玩笑,她觉得这样“软绵绵”的楼觐特别可爱。

        平日里冷冰冰的样子见得多了,忽然变得这么柔软,她整颗心都快融化了。

        “你和别人不一样。”

        楼觐将江雨舟的脑袋捧在了掌心当中,力道不轻不重,像是在捧着他很珍惜的物品一样。

        “我觉得好像没有什么不同。”江雨舟喃喃自语,“楼先生,你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江雨舟很好奇这一点,她自认为没有做过什么让楼觐值得喜欢她的事情。

        “不知道。”

        “说正经的。”江雨舟伸手拧巴了一下楼觐精瘦的腰,“快说嘛。”

        “真的不知道。”楼觐没有办法给江雨舟一个准确答案,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确定,“可能是朝夕相处下来,觉得你还不错。”

        江雨舟原以为他在这样浪漫的环境下会说出什么暧昧的话,结果就来了这么一句,让她实在是笑不出来。

        江雨舟气得撇了撇嘴:“好嘛。”

        在楼觐眼中,他和江雨舟朝与暮相处之中,胜过了一切的言语。江雨舟温柔如水,是他之前从未接触过的干净。

        哪怕在江雨舟心目中,她很想换一个方式重新认识楼觐,但在楼觐这边,无论是什么方式认识的,她对于他来说都是独一无二的。

        “你呢?”

        “嗯?”

        “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一开始你就说喜欢我,是喜欢我的脸?”楼觐打趣着江雨舟。

        他直接将她抱了起来,上了楼梯。

        江雨舟因为害怕伸手圈住了楼觐的脖子,低声喃喃:“你还记不记得十几岁的时候,在一个大厦的顶楼,救过一个想要跳楼的小女孩?”

        江雨舟话语温柔,说起陈年往事的时候,她双目如水。原本是那么一段不堪的往事,但只因为跟楼觐有关系,哪怕是这样一件事,也增了几分温柔色彩,让江雨舟不再那么排斥。

        楼觐刚将她抱到房间,放到床上,沉思了片刻之后,凝神俯视着她:“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那个小女孩啊。当时,我妈妈就是从那里纵身跳下,我害怕极了,什么都不知道,就想跟着妈妈一起跳下去。”江雨舟伸出细长的手臂揽着楼觐,房间内没有开灯,一切温柔得恰到好处。

        “当时我真的很恐高,很怕很怕。在我一边哭一边想要鼓起勇气跳下去的时候,你拉住了我的手。如果没有你,我早就不在了。”

        江雨舟在遇到楼觐之后,没想到自己变成了这么爱哭的人。

        她的眼泪好像一下子变得很不值钱,莫名其妙地说着说着就特别容易哭。

        楼觐的身体有些僵,这件事情在他的生命中并不算印象深刻,甚至,他都已经快忘记了。直到江雨舟提起,他才隐隐约约记起来,年少的时候是有这么一件事。

        当时,楼氏在那栋大楼盘下了七层楼作为酒店,他那天刚好去酒店找父亲。

        因为听说顶楼的夜景很美,他便坐电梯到了顶楼去欣赏。

        没想到,会在那边看见一个站在顶楼边缘,仿佛风一吹就随时会摇摇欲坠的小女孩。

        “我没想到会是你。”楼觐沉了嗓子,声音忽然变得喑哑了许多,藏着不忍心。

        他更没想过,江雨舟在那样的年纪,竟然会做出这种举动。

        他的少年时期过得顺风顺水,而她则充满了荆棘坎坷。

        楼觐心疼地抱住了江雨舟,吻了吻她的耳朵,在她耳边开口,声音有些湿漉漉的:“所以,你记了我这么多年?”

        “其实你比十几岁的时候变化还挺大的。”江雨舟笑着拍了拍楼觐的后背,像是在安抚一个小孩。

        明明回忆创伤的人是她,但是楼觐好像比她更加难过。

        她从男人的口中听出了怜惜,这一份怜惜,是她梦寐以求的,也是她加倍珍惜的。

        “但是你记不记得,当时我问了你的名字?”江雨舟也吻了吻楼觐的脖颈,他身上的味道依旧好闻,自从她确认怀孕之后,他就戒烟了,身上也没有烟草味了。

        经江雨舟的话一提醒,楼觐才想起来,好像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

        当时那个小女孩被他救下来之后就一直哭,怎么都劝不住。

        楼觐一向不会安慰人,何况他也没有妹妹,根本不会宽慰小女孩。

        他手足无措,想要下楼去找人来帮忙,但又怕这个小女孩想不开,所以他只能打电话让人来接他们。

        就当他准备打电话的时候,小女孩却紧紧地抱住了他,开始痛哭。

        十几岁的少年从未被女孩子抱过,哪怕是一个比他小几岁的妹妹,也让他愣神了很久。

        女孩子温温柔柔,哭起来声音却很大。

        她像是抓着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拼命哭,将他白色的衬衫都洇湿了。

        他隐隐约约记得,小女孩一边哭一边抱着他说:“妈妈不要我了,以后我该怎么办。”

        江雨舟此时抱着楼觐的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十几岁的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多年后竟然可以抱着当年那个少年,两个人彼此亲吻,温柔交缠。

        “我那个时候把你的衬衫都哭湿了。我像个傻子一样。一直哭着问妈妈不要我了我该怎么办,你肯定忘记你怎么回答我的了。”

        “忘了。”楼觐的确记不大清楚了。

        但是现在他很后悔,他恨不得回到那个时候,紧紧抱着当时无助的江雨舟,不让她再颠沛流离。

        “你说,你把我带回家,让你爸妈照顾我。我当时心想,这个哥哥好傻哦,他以为他家是福利院吗,还能捡个孩子回去的……”

        说着说着,眼泪就止不住掉下来了,她爱哭,楼觐也任由她哭,从来不会说她娇气。

        “我真的这么说的?”楼觐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么蠢。

        “真的。”江雨舟时而哭时而笑,又将楼觐的t恤哭湿了,“当时我就这么抱着你,好像你真的能把我带回家照顾我一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让我特别有安全感,可能是因为你救了我的命吧,也可能,是我当时没了妈妈,我太想被人保护了。真好啊,现在又抱到了。”

        江雨舟长长舒了一口气,眼里蓄满了泪:“我一直觉得老天爷对我好狠心,没有一年是顺风顺水的。但是遇到你之后,我发现,这可能就是先苦后甜吧。”

        楼觐听到江雨舟带着哭腔的话,忍不住将她抱得更紧了一些。

        “对不起。”

        “你对不起做什么?难不成你当时还真想把我带回家当妹妹吗?呆子。”江雨舟啐了一句,“后来警察来了,我就被带走了。我回到家收拾了东西投奔王院长。可能一切都是因果轮回,虽然他十恶不赦,但也是他将我又推到了你身边。怎么说呢,可能是命吧。”

        江雨舟信命,从遇见楼觐开始,就很信。

        “那些颠沛流离,以后都与你无关了。”楼觐吻了吻江雨舟的嘴角,江雨舟在黑夜之中,清晰地看到了楼觐眼底的点点湿润。

        他眼底温柔,胜过千万星光。

        上城某影楼。

        今天楼觐为了弥补和江雨舟没有办婚礼的遗憾,带她来拍婚纱照。

        婚礼准备起来过于烦琐,等到一切准备好,江雨舟的肚子也等不了了。所以他打算等到孩子出生再办。现在先将婚纱照补上。

        女孩子都喜欢拍照,江雨舟在知道要拍婚纱照的时候激动了一晚上没睡好,因为她跟楼觐唯一的合照就只有结婚证上那张,照片上两个人都笑得不怎么开心。

        当时民政局的人还以为这两个人是骗婚,问了他们好多遍确认了要结婚才帮他们走的程序。

        但是今天,在影楼,江雨舟从楼觐的脸上就能够看到从内心深处荡漾出来的开心。

        喜欢果然是藏不住的。

        “我太太怀孕了,麻烦不要让她穿高跟。”楼觐正在叮嘱侍者。

        “楼先生对您太太真好。我们会小心的。”侍者羡慕不已,私下早就已经议论过了,之前网上那些谣言果然都是假的,这楼先生和楼太太简直就是模范夫妻,楼先生温柔的样子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一个男人爱不爱一个女人,旁人几眼就能够看明白。

        江雨舟换上婚纱之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想也不知道楼觐看到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画面。

        这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穿婚纱。

        婚纱是楼觐选的,大面积的绸缎面料,光滑又有质感,和一般普通的纱质婚纱不同,绸质的更加有气质。抹胸的设计将江雨舟的身材衬托得很好。

        她骨架很小,身材瘦弱,但是能够将婚纱很好地撑起来。

        楼觐的眼光是真的好。

        “高跟鞋呢?”江雨舟在试衣间问侍者。

        “楼太太,刚才楼先生说了,您怀孕了不能穿高跟鞋。您就穿平底吧,待会儿拍摄的时候我们给你垫小板凳。”侍者笑着说道,“楼先生可真心疼你呀。羡慕死我们了。”

        江雨舟却哭笑不得,楼觐连高跟鞋都不让她穿了,这也太紧张她了吧。

        “不行,我还是想穿高跟鞋。一辈子就一次婚纱照。”江雨舟任性了一把,侍者有点为难。

        “这……万一有什么闪失,我们承担不起啊。”

        “没事的。”江雨舟觉得楼觐是小题大做了。

        不过心底还是暖暖的,楼觐这个人脸上冷冰冰的,行动却总是第一位的。

        “好吧。”

        侍者将高跟鞋送过来,帮江雨舟穿上。

        江雨舟看到脚上漂亮的高跟鞋之后整个人心情都变得好了很多,她提着婚纱,出了试衣间。

        走了几步来到楼觐所坐的沙发前面。

        此时的楼觐正在打电话处理公司的事情,抬头瞥了一眼江雨舟,下一秒,他立刻对电话那头的人说道:“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

        江雨舟心底冒出来几个字:呵,男人。

        楼觐起身,他今天和往日一样穿着西装,只是头发梳了油头,比往日里看上去更多了几分霸道感,江雨舟看到第一眼的确还是心底微微动了一下。

        老公真的好帅啊……不管看多少次,还是要犯花痴。

        “楼先生,楼太太穿这件婚纱好不好看呀?”旁边的几个侍者开始起哄。

        楼觐上下打量了一番,淡淡笑了一下,一副高冷矜持的样子:“嗯。很美。”

        平静寡淡的三个字,旁人听起来好像是冷冷淡淡,但江雨舟吃透了楼觐,知道这家伙心底肯定已经乐开花了。

        他就是什么都不愿意表达在脸上,巴不得藏着掖着情绪。

        但江雨舟是看穿了他的,知道他的所有想法。

        “过来。”楼觐朝江雨舟伸手。

        江雨舟看到他伸手的姿势觉得特别帅,忍不住加快了脚步想要走过去,然而就在她迈开腿的时候,一不小心踩到了裙角。

        “哎呀。”她一个踉跄,扑进了楼觐怀中。

        “怎么回事?”楼觐面色沉郁,“不是不让你穿高跟鞋吗?”

        楼觐的脸色真是说变就变。他低头一眼就看到了她藏在裙子下面的高跟鞋。

        江雨舟撇了撇嘴:“好看。”

        “已经够好看了。”楼觐俯身,轻轻拍了拍她的脚踝,示意她抬起脚。

        江雨舟却不愿意:“不要,不要。”

        楼觐拿她这副撒娇的样子实在是没办法。

        江雨舟在人前其实很少撒娇,经常是端庄温和的,但是现在,她好像越来越娇气了。

        都是他宠出来的。

        楼觐没办法,只能站起身,将江雨舟一把抱了起来。

        她被抱起来时,偌大的婚纱裙摆也被抱了起来,这个姿势从背后看格外霸道又好看。

        一个侍者忍不住拿出手机将这个场面拍了下来,偷偷发到了微博。

        楼觐将江雨舟抱到了拍摄的房间,摄影师已经在等着他们了。

        “楼先生楼太太,麻烦你们做出一些亲密的动作,可以调皮一点,这样照片拍出来不会僵硬,会很生动。”摄影师心底想的其实是,这一对长得好身材好,无论怎么拍其实都是好看的。

        楼觐在人后做任何亲密的动作都可以,但是一到人前,他就有些放不开了。

        这些年在总裁的位置上待久了,在人前甚至都不会笑了,笑容有些僵硬。

        江雨舟常年登台表演,这些在她看来都不是问题。

        只是她的这位配偶,此时的表情过于僵硬了吧?

        帅是帅,只是好像在假笑,一点都不开心的样子。

        “楼先生,你是不是觉得跟我拍婚纱照一点都不开心?”江雨舟揶揄地问,“平时你是这么笑的吗?”

        楼觐伸手摸了摸下巴,很努力地想要调整自己的表情。

        但是,无果。

        他总不能在江雨舟面前说,自己有点紧张吧?

        因为拍婚纱照紧张,要是被江雨舟看破了,以后几十年的日子,他可能都要被这个丫头嘲笑了。

        “来,楼太太,帮楼先生调整一下情绪,让楼先生笑得自然一点。”摄影师提醒着江雨舟。

        江雨舟踮起脚,在楼觐耳边低声说:“楼先生,如果你希望以后你女儿看到爸爸妈妈的结婚照上,爸爸愁眉苦脸的,一定会觉得爸爸不喜欢妈妈。还有,如果你笑得不真诚的话,她看到后也会这么怀疑的。”

        楼觐想了想好像觉得有点道理,但他有些尴尬:“我笑不出。”

        “镜头恐惧?”

        “不是。”

        “那是因为什么?”江雨舟在这边叽叽喳喳地跟楼觐说话,落入摄影师和侍者们的眼中都是恩爱甜蜜。

        “不知道。”楼觐冷着一张脸说道。

        江雨舟大致已经猜到一些了。

        “我知道了,你是紧张。”她淡淡说道,“你就是太喜欢我了。第一次跟我拍婚纱照紧张了。对不对?”

        她口气里有一点得意扬扬的味道。

        让她占了上风……

        楼觐板着一张脸:“我能不笑吗?”

        “不可以。”江雨舟撇了撇嘴,“我做点什么事情你会开心得笑出来?”

        “亲我。”楼觐倒是不要脸。

        但是江雨舟喜欢这种不要脸。

        她闻言,立刻踮起脚,伸出手臂放在楼觐的肩膀上,亲了亲楼觐的脸颊。

        果然,楼觐立刻放松了下来,也瞬间有了笑意。

        摄影师在这个时候立刻按下了快门。

        从影楼出来,江雨舟一上车就觉得脚踝疼得厉害,但因为自己任性穿了高跟鞋,她根本不敢跟楼觐说。

        直到回到楼宅,江雨舟疼得走路都一瘸一拐的,最终被楼觐发现。

        “脚扭伤了?”楼觐冷着一张脸,质问她。

        江雨舟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质问,觉得特别尴尬。她就是不听话做错事情被抓包的小孩子。

        她连忙钻进了洗手间,一边喊:“我洗个澡用热水泡泡就好啦!”

        半小时后,她从洗手间里出来,看到楼觐坐在床尾,床上放着一瓶红花油。

        “怎么,楼师傅准备改行做按摩了?”江雨舟看到楼觐准备的东西的时候心里暖融融的。

        楼觐总是这么细心,知道她脚扭伤之后就准备好了红花油给她按脚踝。

        “楼师傅?江雨舟,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楼觐起身,将红花油扔给江雨舟,“自己涂。”

        “哎呀,我开玩笑的,我要你帮我涂。”江雨舟将红花油塞到了楼觐手里,自己则躺到了床上,伸出纤长的腿放到楼觐的大腿上。

        “我是谁?”

        “楼师傅。”

        “再说一遍。”楼觐打开了红花油,用力按了按江雨舟脚踝,疼得江雨舟皱紧了眉头。

        “啊……老公老公。”江雨舟立刻改口。

        这个人报复心怎么这么重?

        楼觐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答案之后果然乖了很多,开始有规律地按摩着她的脚踝。

        江雨舟的脚踝上传来热辣辣的烫意,果然舒服了很多。

        “说实话,这种扭伤我经历多了。唱戏要学的功夫多,以前练得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那个时候没人帮我涂药油,都是我自己。晚上有时候疼得睡不着,就起来去洗热水澡才会舒服一点。”江雨舟说到这些往事,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要是那个时候认识你就好了,你又年轻,按摩的手法又好,我还能免费多个按摩师傅呢。”

        江雨舟说起这些让她觉得痛苦的往事时,还是忍不住开起楼觐的玩笑。

        她发现自己和楼觐之间的相处已经越来越舒服了,两个人可以随时随地拿对方开玩笑,她再也不需要忌惮楼觐会不会生气,会不会随时不要她。

        楼觐听到江雨舟这样的话只觉得心疼,他沉默了几秒,反应过来她好像是在调侃自己。

        他拧上红花油的盖子,冷冷地瞥了江雨舟一眼:“你是嫌弃我现在老了?”

        “不敢不敢。等楼先生以后七老八十了,也记得要帮我涂红花油哦。”江雨舟似乎能够看到自己和楼觐都老了的样子。

        唱戏是吃青春饭的,她很怕变老。但是在遇到楼觐之后,她发现变老也不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能够跟自己爱的人一起慢慢变老,是一件很浪漫,很浪漫的事。

        “你老了还扭伤,一个不灵活的老太太?”楼觐也调侃她。

        “你才不灵活呢!我老了也是最漂亮最灵活的老太太!”江雨舟忍不住起身去“捶打”楼觐,然而下一秒,她的手就被楼觐握住。

        楼觐俯身将她放倒在床上,吻上了她的嘴唇,封住她的嬉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