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坛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不止宠爱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她奶凶奶凶的,很可爱。

第十三章 她奶凶奶凶的,很可爱。

        “啧啧,狗死了,没有一粒狗粮是无辜的。”

        江雨舟心底有些恼怒。

        她皱紧了眉心,侧过身认真地看着楼觐:“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离开你?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在你眼里是不是全天下的戏子都是一个样子,全都是靠着男人养着,等到这个男人钱财散去的时候,她就另觅金主?”

        “这都是你说的,跟我无关。”楼觐一脸无辜。

        他可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倒是她叽叽喳喳地说了一大堆。

        江雨舟气急败坏,她深吸了一口气,盯着楼觐:“没想到我在你心目中竟然是这样的人。楼觐,你听着,我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你。”

        “哦,我记得昨天有人还想跟我离婚,还提了不止一次。怎么,今天就改口不离不弃了?”楼觐可劲儿地捉弄江雨舟,恨不得将她捉弄个透。

        尤其是在看到江雨舟满脸通红的时候,他就觉得特别有趣特别好玩。

        “昨天要离开你是想保全你,今天不离不弃是想患难与共。这都是为了你。”江雨舟开口,口气笃定。

        楼觐忍不住笑了,江雨舟实在是有点可爱。

        “你是不是戏唱多了,说话一套一套的?”

        江雨舟的泪点很低,一想到是因为自己才害得楼觐这样,眼泪就忍不住往下掉。

        “女孩子的眼泪很值钱,你在我面前已经哭了很多次了,不能再哭了,再哭就不值钱了,知道了吗?”楼觐难得的耐心和好脾气,全都给了江雨舟。

        她更着嗓子,丧着一张脸对楼觐说:“可是你什么都没了,你父母怎么办?老太太怎么办?我是没关系。”

        “你怎么就没关系了?”楼觐没想到江雨舟此时想的竟然是这些。

        “我本来就一无所有,来之前是这样,哪怕你一无所有了,咱们不是很登对吗?”

        江雨舟的话让楼觐哭笑不得,他不敢再戏弄她了,担心再戏弄下去,她整个人会崩溃。

        他忍不住伸出长臂将她揽入怀。

        她靠在楼觐的怀里,哭得更凶了。

        “好了,我是骗你的。我生意上不会有事,曾淇渝给我下套,我难道就不会给她下套?”楼觐安慰着江雨舟,“楼氏股价的确跌了,但我手里的海外资产足够让资金重新流动起来。生意也不会亏损。反而是曾淇渝,她现在在警局。”

        “警局?”

        江雨舟腾地从楼觐怀中挣脱出来,眼泪还在脸上,一脸错愕地看着楼觐。

        “楼太太你怎么回事?我跟你说生意上的事情你一点反应都没有,一提到曾淇渝被送进了警局,你这么激动?”

        “你快说。”

        楼觐将曾淇渝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江雨舟,她只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没想到她竟然会找人跟踪偷拍我和顾之游。”江雨舟心生恐惧,她向来没有害人之心,可谁曾想别人竟然会这么害她。

        “还有你的顾之游,你真觉得他干净?”楼觐反问了一句。

        这无疑给了江雨舟一记重拳。

        “什么意思?”

        “顾之游和曾淇渝在国外留学时是同学,我掌握的消息是,他们曾经是情侣。我的话就说到这里,我允许你去见一次顾之游,把话都说清楚。”

        楼觐将消息一下子扔给了江雨舟,她有点难以消化。

        她坐在副驾驶座上,觉得天旋地转,看着车窗外的世界,甚至都觉得有点迷茫。

        这一次她没有再开口追问,而是陷入了沉思。

        末了,她问他:“你就不怕他伤害我吗?”

        “看他对你也不是真的半点感情都没有。而且如果他要做伤害你的事情,在杭城早就已经做了。所以,我也给他这次机会。”

        楼觐像是一个掌控着一切的人,他好像什么事情都知道,什么事都瞒不了他。

        江雨舟没有按照楼觐说的立刻约顾之游,而是过了半个月之后才找的他。

        这一次他们见面不是在医院,江雨舟选了一家日料店。

        她平日里不怎么吃生冷的东西,今天也算是破个例。

        顾之游对于江雨舟的邀约没有拒绝,立刻就答应了。

        江雨舟在顾之游来之前就点好了套餐。

        顾之游今天和往常一样干净,穿着白色的t恤和牛仔裤,他身上有很浓的少年感,总让江雨舟有些恍惚,跟他待在一起的时候好像回到了少年时代。

        “今天怎么想起来约我了?”顾之游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看到江雨舟今天化了精致的妆,看上去气色很不错。

        她平日里不怎么化浓妆,但今天为了遮去眼睛的浮肿和黑眼圈,故意这么化的。她不想被旁人看了觉得她因为网上的事情心情不好。

        尤其是眼前这个男人。

        “今天约你是想要跟你道歉。我忽然不去你那边看诊了,总要请你吃顿饭跟你道个歉吧?”江雨舟含笑。她正在心底做思想建设,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场。

        “没事,你是我的病人,你有选择自己主治医生的权利。我只是希望你的嗓子被保护得很好,至于医生是谁,问题不大。”顾之游仍是风度翩翩,对这种细节并不在意。

        侍者在这个时候开始上菜。

        江雨舟吃了一口三文鱼,对顾之游说道:“我难得放肆一次,吃一次生冷的食物没事吧?”

        “没事,但是下不为例。”

        江雨舟放下筷子,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感觉自己无法直视眼前这个男人,多待一秒钟她都觉得心里不舒服。

        她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准备撕破这层窗户纸:“顾医生,你跟曾淇渝是什么关系?”

        江雨舟脸上不动声色,其实早就惧怕得心肝直颤,她将手放到大腿上,攥紧了手心。

        她对眼前这个男人是没有半点别的心思的,但她是真的把他当作一个很好的朋友。他是她来到上城之后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朋友。她难过的,是他骗自己。

        顾之游的脸色在瞬间变了,变化很快,他好像想要遮掩什么,又立刻恢复了原来的脸色。

        但这一切都已经落入江雨舟的眼中,她也知道了楼觐说的是真的。

        “不解释一下吗?”江雨舟吸了一口气,“你当时邀请我去杭城过夜,为的不就是让曾淇渝拍几张照片,发给我先生看吗?”

        这半个月时间里,江雨舟将她和顾之游每一次见面的场景都想了一遍,似乎每一次见面,每一句话,都是早有预谋。

        “顾医生,我没想到你会害我。”江雨舟盯着顾之游的眼睛。

        她从这双眼睛里怎么也看不出顾之游的害人之心。他的眼睛永远都是干净明亮的,就如同少年的眼睛,没有瑕疵。

        “我是真的想交你这个朋友的。你让我去杭城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有多想,我只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想让我保护嗓子。所以当你说过夜的时候,我也不介意,因为在我眼里,顾医生你一直都是正人君子。”

        江雨舟说得云淡风轻,口气淡淡:“顾医生,我先生其实很早就知道你和曾淇渝的关系了,但是他没有告诉我。我想,他应该也是希望我在上城这个陌生的城市有个朋友吧?”

        楼觐的用心,是江雨舟这段时间才参透的。他并没有在她面前邀功,也没有多说什么。

        顾之游没有说话。

        江雨舟心里有千万句话想要跟顾之游说,一开始她甚至想直接痛斥他。但真的面对面了,她发现真的说不出口。

        “抱歉,让你有了这么不好的体验。”顾之游忽然开口,让江雨舟鼻尖一酸。

        “被朋友算计,真的是一个挺不好的体验。”江雨舟扯了扯嘴角,“顾医生,你欠我一个解释。”

        顾之游喝了一口水,像是要镇定一下。

        “其实没有什么好解释,你应该已经知道我和曾淇渝曾经是情侣,我很爱她。但她跟我在一起只不过是为了忘记楼觐,楼觐在她的生活中烙印太深,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围绕着楼觐转,我是她忘记楼觐的一个工具。但是我认真了。后来我回国,恰好你成了我的病人。曾淇渝有一次来找我的时候看到了你,就是那次之后,她让我帮她。”

        “她让你做什么?接近我,装作爱慕我?还是让你把我的名声毁掉,让楼觐知道?”江雨舟未曾想到,这个世界上会有曾淇渝这么恶毒的女人。

        这种手段,是她想都不敢想的。

        “差不多。她想利用我,让你离开楼觐。”顾之游苦笑。

        他抬头看着江雨舟微红的眼睛,他的眼眶也微微泛红。他一向自如洒脱,此时却连手应该放在哪里都不知道了。

        “雨舟,我从来没想过要伤害你。曾淇渝曾经提出过更无礼的请求,我拒绝了。当然,我这不是在为自己洗白,杭城照片的事情的确是我让人拍的。只是我想让你知道,我是把你当作朋友的,我希望,你不要因此不敢相信任何一个朋友。”

        顾之游知道江雨舟心思细腻,她害怕被伤害,也害怕接触别人。

        江雨舟心思微微一动,舔了舔嘴唇,忽然站了起来。

        “顾医生,现在不管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曾淇渝把我推到现在这个局面,你,也是帮凶。”

        江雨舟咬紧了牙关,她和楼觐走到今天这一步,顾之游“功不可没”。

        她拿起包转身就要走,但是就在转过身的那一秒,腹部忽然传来一阵剧痛。

        江雨舟疼得弓起了背,手中的包也掉在了地上,因为站不稳,伸手扶住了椅子。

        “你怎么了?”顾之游见状立刻推开椅子起身走到江雨舟身旁,扶住了她的肩膀。

        “肚子疼。”江雨舟疼得有些无法呼吸,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我送你去医院。”顾之游意识到不对劲,想要将江雨舟抱起来,却被江雨舟拒绝了。

        “不用了,可能是生理期。”她的意识还是清醒的,记得这段时间生理期推迟了,估计是今天忽然来了,肚子很疼。

        “我是医生,听我的。”

        顾之游现在没有办法跟江雨舟过多解释,也不跟她商量,直接将她抱了起来,阔步离开餐厅。

        幸好江雨舟在顾之游来之前就将单买了,否则还要耽误时间。

        医院。

        江雨舟躺在病床上。

        许是因为疼痛耗费了她太多的力气,她一下子睡了很久。

        她隐约听到病房外有楼觐的声音,还有顾之游。

        病房外,两个男人面对面站着,都是人高腿长,气质卓然,让路过的病人和护士都忍不住别过头来多看了几眼。

        “谢谢你把我太太送到医院。这一声谢谢无论如何还是要给你。”楼觐虽然嘴巴上说着谢谢,但口气并不好。

        他眼神如鹰隼,和顾之游是截然不同的气质。

        顾之游额前的碎发因为出汗贴在了额头上,他此时还是气喘吁吁,刚才将江雨舟送到医院之后,他又忙前忙后到处跑。

        楼觐看着他这副样子,心底的怒意倒是消减了大半。

        “你不用谢我。”顾之游松了一口气,幸好江雨舟没事,否则,眼前这个人恐怕是打他的心都有了。

        楼觐看上去真的蛮吓人的,难怪他听商场上的朋友说,跟楼觐做生意要做好心理准备,他是个商业天才,能够让你赚得盆满钵满,也能让你万劫不复。

        看来,果然和传言中一模一样。

        “我护犊子,但是我也讲理。”楼觐口中说的“犊子”,自然就是江雨舟。

        顾之游伸手抓了把头发,走到一旁的公共座椅上坐下,这样他才觉得整个人舒服了一些。

        “照片的事情我跟你道歉,但是其他,我也没有做对不起江雨舟的事情。”顾之游坦坦荡荡。

        “我知道。如果你还做了其他的事情,你觉得我会允许你在她身边出现这么多次?”

        楼觐一开始并没有干预江雨舟交朋友,直到照片的事情出现之后,他才帮江雨舟换掉了医生。

        在楼觐心中,夫妻之间的自由都是相对的,都是互相需要的。

        “但是——”楼觐忽然转折了一下,让顾之游抬起了头,顾之游看到这个男人嘲讽的脸色,和他这张俊逸深沉的脸特别不搭,“我真没想到你会喜欢曾淇渝。品位真不怎么样。”

        楼觐是一本正经地说出这些话的,让顾之游一下子有些接不住。

        如果楼觐这个时候把他痛斥一顿,甚至打他一拳,他都认了,谁知道,对方直接进行了品位攻击。

        “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如果所有人都是千篇一律的审美,那世界上要有多少剩男剩女?”顾之游不能够理解楼觐的逻辑,他这个时候难道不该为江雨舟出气吗?怎么话就转移到曾淇渝身上去了?

        “现在还喜欢?”楼觐略微压了压眉,用匪夷所思的口气问。

        他这副样子,蛮欠揍的。

        顾之游被问得疯了,他起身,双手抄兜,一改往日清冷潇洒的模样:“现在不喜欢了。我不知道她会做这么龌龊的事情。”

        顾之游指的,自然是视频的事。

        “如果我再多说一点她做过的龌龊事,你可能会对你喜欢了这么多年的女人更加失望。”

        楼觐觉得看顾之游吃瘪蛮好。

        “打住。不需要。”顾之游咬咬牙,“就当是我这些年看瞎了眼,猪油蒙了心做错了事情。”

        “你可以走了,不要在这里打扰我们夫妻。”楼觐扔下一句话给顾之游。

        顾之游听了之后,停顿了几秒:“帮我向江雨舟转达歉意。”

        “嗯。”

        顾之游离开之后,楼觐推开病房门,看到江雨舟已经醒了。

        “醒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楼觐走到床边,俯身吻了吻江雨舟的额头。

        “没有了。”江雨舟看到楼觐心底就安心了很多,“我到底怎么了?”

        痛经的话不至于痛成这样,江雨舟也是清楚的。

        “你怀孕了。”楼觐嘴角的笑意很温柔。

        这个消息让江雨舟蒙了好久。

        竟然是怀孕了?

        “医生说你受到的刺激太大,加上这段时间身体不舒服,才会剧痛。但是没有什么大问题,在医院观察几天就可以回家了。”楼觐说这些话的时候,要比平时温柔很多。

        江雨舟是真的能够从他的眉眼里看到高兴的。

        他的眼睛漆黑明亮,眼角藏着难以掩饰的笑意。

        和上一次怀孕不同,这一次,他们是一起高兴的。

        江雨舟感觉上天给了她一个天大的惊喜,她瞬间笑了。

        “太好了……我之前都不敢多想,我也没想过我会跟你再有一个孩子。”

        之前在他身边,她日日惴惴不安,何曾敢想?

        楼觐又忍不住低头吻了吻她的嘴角:“一定是孩子回来看我们了。”

        江雨舟忍不住伸出双臂抱住楼觐的脖子,低声在他耳边说道:“嗯,孩子回来看爸爸妈妈了。”

        楼觐请的公关公司效率很高,很快就将视频的事情压下去了,江雨舟之前从未跟这个行业的人接触过,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好的公关团队会这么厉害。

        而且剧情一下子就反转了,网上现在的舆论导向都是在责骂偷拍视频的人,江雨舟的微博下面由原本的冷嘲热讽也变成了维护。

        网民一向都是跟着舆论导向走的,公关团队这一波操作让江雨舟心服口服。

        因为前四个月胎儿会不稳定,江雨舟的身体又很虚弱,楼觐帮她向剧院请了三个月假,这段时间她就在家里养胎。

        江雨舟坐在花园的椅子上一边晒太阳一边哼着《女驸马》,这真的一下子让她不唱戏了她还有些不习惯,每天就晒晒太阳睡睡觉打发时间,无聊的时候就给楼觐做一顿爱心盒饭送到公司去。

        她每日在家里哼着黄梅戏,带动了吕妈也喜欢上了听戏,整天让江雨舟在家练嗓子。

        院子的铁门“嘎吱”一声被推开。

        江雨舟靠在椅子上没起来也没睁开眼,她心想着应该是吕妈买菜回来了,随口说了一句:“吕妈,晚饭我来做吧,你今天可以早点下班回家了。”

        “那我岂不是有口福了?”

        陌生男人的声音将江雨舟吓了一跳,她警觉地从椅子上起来,看到院子里站着的男人时,脑袋里冒出了几个大字:一级戒备。

        卓越拎着大包小包,站在楼宅的院子里,笑嘻嘻地看着江雨舟,好像地主家的傻儿子一样。

        江雨舟对卓越的印象很不好,就像卓越一开始对她的印象一样。

        她略显冷淡地对卓越说道:“卓先生怎么会来寒舍?”

        “啧啧。我不就之前得罪过你吗?至于记仇记到现在?”卓越走到江雨舟面前,将手中的大包小包一股脑儿地放到她身旁,“喏,你看我来给你道歉来了。准备了厚礼,里面还有给我未来干女儿的。”

        江雨舟看到卓越就想起那天在游乐园的情景,心底就一阵不痛快。

        她脸色还是冷冷淡淡:“东西放下吧。谢谢。”

        “哎?你这人,收了东西连让我进个门都不成?”卓越叉腰,看着江雨舟这副柔柔弱弱,但倔得不行的样子,忍不住了。

        江雨舟还是没好气,卓越这套在她这边行不通。

        她就是记仇。

        “还有,什么干女儿。且不说现在都不知道是男是女,我也没同意我宝宝叫你干爹啊。”

        江雨舟才不要让卓越当自己孩子的干爹。

        这个干爹,一点都不明白事理!

        怎么教孩子!

        “嗨,你这个人真的是蛮不讲理,楼觐二十几年前跟我穿一条开裆裤的时候我俩就说好了,以后生的孩子互相认干爹,当时你还在哪儿都不知道呢。这件事情上你没有话语权!”

        卓越跟江雨舟算是杠上了:“我真是猪油蒙了心,听了楼觐的话来登门道歉。好家伙,你不仅不领情,连孩子干爹都不让我当?你真的是过分了啊。”

        江雨舟双腿交叠,给了卓越一个白眼:“之前你不是还说我配不上楼觐,我心机,我算计楼觐。还是曾淇渝跟楼觐般配吗?怎么一转眼就想当我宝宝干爹了?你别,你还是去当曾淇渝孩子的干爹比较合适。亲上加亲。”

        江雨舟的话越说越讽刺,她只要一想到卓越一开始是怎么嘲讽她的,她就想要把话都给他还回去。

        “哎?我说你这个小妮子,你是不是因为有楼觐给你撑腰,现在开始肆无忌惮起来了?什么话都敢说了?”卓越发现以前那个唯唯诺诺的江雨舟不见了,现在这个小妮子,伶牙俐齿,恨不得他说一句话,她回击十句。

        江雨舟懒得跟卓越争,起身走进楼宅:“太阳好大,你自己把东西搬进来吧,我不能搬重物。”

        卓越满脸问号,小妮子还使唤上他了?

        不过想了想,为了自己的干女儿着想,这点活儿他的确是应该做的。

        卓越将大包小包又重新拎了起来,跟着江雨舟走进了楼宅。

        江雨舟嘴巴上说着不欢迎他,但还是给他倒了热茶,切了点水果。

        “茶,水果,你请便。”江雨舟将吃的喝的一放到卓越面前就打开电视机,切到了戏曲频道。

        刚好电视机里面正在放她在上城剧院的那场《孟丽君》,江雨舟难得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自己,自顾自听了起来,也不管卓越在这里。

        卓越听到电视机里面咿咿呀呀的就觉得头疼。

        “你天天听戏天天唱戏,这就是对我干女儿的胎教啊?到时候我干女儿刚学会说话可能就会唱戏了。”

        “这不是很好吗?这叫戏曲传承。俗人。”江雨舟扔下一句话给卓越,反正怎么怼卓越她就怎么开心。

        “哎?我发现你这么喜欢怼我?我记得之前每一次见你,你都怯生生躲在楼觐身后不敢吭声啊。”卓越是真不懂了,他来之前自信满满的,觉得肯定能轻松得到江雨舟的原谅。

        女人嘛,他卓越最擅长哄了。

        可谁知道这位楼太太,这么难安抚。

        江雨舟压根不理卓越,兀自听戏。

        卓越急了,吃了一口香瓜,不满地说:“还是你这小妮子有两张脸?楼觐身前一张,楼觐身后一张?”

        “哪怕阿觐在这里,我也是这样。”江雨舟心想卓越这个人怎么这么烦人,寻思着他赶紧吃完水果喝完茶就可以走了。

        卓越刚想说什么,楼觐推开了客厅的大门。

        “阿觐,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现在都还没到下班时间呢。江雨舟起身,屁颠屁颠跑到了玄关处,从楼觐手中接过电脑包。

        楼觐随手摸了摸江雨舟的脑袋,这已经是一个习惯性的动作,江雨舟的头发绵软,摸起来手感很舒服。

        卓越看到两人这亲昵的一幕,忍不住啧啧两声:“狗死了,没有一粒狗粮是无辜的。”

        楼觐脱下外套放在臂弯上,走向卓越,在他身旁坐下:“我怕我再不回来,我太太要跟你打起来。”

        卓越朝楼觐忍不住龇牙。

        趁着江雨舟去放电脑包的时候,他一把拽过了楼觐,压低了声音对楼觐说道:“你还说呢,你这老婆怎么这么凶?敢情之前在人前那副温顺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刚才我说一句她怼一句,一点面子都不给我。”

        “所以我回来看看,怕你们俩吵起来。”楼觐真是太了解江雨舟了。

        她的性格就是如此,会记仇,而且如果真的让她不开心了,她比谁怼得都凶。

        奶凶奶凶的,很可爱。

        “你别说了,我真的是怕了你老婆。我都买了这么些东西赔礼道歉了,还要我怎么样?”

        “她就是这样的性格,之前是因为担心我离开她所以一直乖乖顺顺。现在有我撑腰了,小丫头胆子大得很。”楼觐很清楚江雨舟的心理变化过程,她一直都是无依无靠的浮萍,几岁失父,十几岁失母,她失去了一切之后只想找到一个依靠。在有依靠之前,她走的每一步都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等到有了依靠之后,她才有了勇气和倔强。

        卓越长长吸了一口气,忍不住摇摇头:“她还不让我当你孩子的干爹。你说说看怎么办吧,这件事情咱们都说好了的。”

        “这个真没有办法。”楼觐摊牌,“孩子不是我一个人的,你得尊重孩子亲妈的选择。”

        “楼觐,你还有没有良心。咱俩穿开裆裤的时候发的誓,你竟然说不作数了?”卓越一下子从沙发上蹦了起来,将刚刚从书房出来的江雨舟吓了一跳。

        “你们干吗呢?”

        “在讨论你让不让他当孩子干爹的事。”楼觐低声咳嗽了两声,是在强忍着笑意。

        江雨舟听到这句话,立刻恢复了平静,去厨房给楼觐倒了一杯白开水,又回到客厅,寡淡地扔下一句话给卓越:“我暂时还没有给孩子找干爹的打算,不好意思了卓先生。我恐高,我的孩子以后肯定也恐高,他不能被他干爹带去游乐园玩过山车。”

        江雨舟阴阳怪气的几句话,将楼觐逗笑了。

        楼觐已经掩饰不住自己的笑意,看向了此时气急败坏的卓越。

        卓越气得面红耳赤,他就没见过这么记仇的女人!

        “我走了,这个干爹谁爱当谁当去!”卓越气得不行,从桌上拿了车钥匙准备走。

        就在卓绝走到玄关准备换鞋的时候,江雨舟淡淡地说了一句:“今晚我准备做土豆炖牛肉,我拿手菜。阿觐你想不想吃呀?”

        江雨舟最后几个字拖得特别长,是故意说给卓越听的。

        果然,下一秒卓越就停下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