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坛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不止宠爱在线阅读 - 第八章 因为是你惹我生气

第八章 因为是你惹我生气

        “我求求你,我不想。”

        江雨舟上午在剧院开完会,下午接到了顾之游的电话。

        她这才想起之前答应了顾之游一起去杭城。顾之游要去开一个业内会议,刚好能够请国内业界专家帮她看看嗓子。

        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她将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经顾之游提醒之后,她立刻回家收拾了行李,毕竟要住一晚。

        过几天就要公演,如果嗓子能够保持在一个良好的状态,对公演是有很大好处的。

        顾之游来楼宅门口接江雨舟,她带了一个小行李箱。

        出门的时候,吕妈觉得奇怪就问了几句,江雨舟随口搪塞了。

        “不好意思,让你等我这么久。”江雨舟坐进车内。

        顾之游今天穿着干净的白衬衫,看上去十分清爽。

        “没事。去杭城要两个多小时,你在路上可以睡一觉。”

        顾之游关掉了车内的音乐,专心开车。

        江雨舟点了点头,她正好也累了。

        睡之前,她拿出手机发了一条微信给楼觐:“我要去杭城一趟。”

        发送之前她又想了想,觉得这么发好像不大好。毕竟她是跟异性一起出去的。

        虽然他们两个人坦坦荡荡,但楼觐可能会觉得不舒服。

        为了照顾楼觐的情绪,江雨舟删掉了之前的一行字,撒了个善意的谎言:“我今晚要在剧院整宿排练,就睡在剧院的宿舍了。”

        楼觐那边是秒回,依旧高冷:“嗯。”

        车子在高速上平稳行驶了近三个小时,终于停靠在杭城四季酒店门口。

        她迷迷糊糊地下车,看到顾之游将车钥匙递给了服务员,推着她的行李箱走进了酒店。

        “进去吧,晚上和前辈们一起吃饭。今晚的饭只是简单寒暄,所以我可以让我的前辈帮你看诊。”

        江雨舟听了点了点头:“麻烦你了。我还真的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没事,朋友之间应该的。”

        顾之游办完入住手续之后和江雨舟一同去了电梯口,酒店的电梯很慢,江雨舟等得有些百无聊赖时,抬头瞥了眼顾之游。

        “你衬衫领口好像有脏东西。”江雨舟指了指他的领口。

        顾之游低头看了一眼,笑:“是糖渍,我有点低血糖,开长途之前会吃糖。”

        江雨舟一边点头一边从包里面拿了湿纸巾:“我帮你擦吧,领口这边你低头看不到。”

        江雨舟走近了顾之游一些,踮起脚擦了擦他的领口。

        顾之游也没有拒绝,领口那边他也的确是看不到。

        这个动作显得有些亲昵,但在江雨舟看来只不过是朋友之间很寻常的动作。

        “好了。”她走到一旁扔了湿纸巾,恰好这个时候电梯下来了,两人一起走进了电梯。

        然而,江雨舟不知道,刚才她和顾之游的一系列举动,都被拍了下来……

        晚饭时,顾之游带江雨舟见了业界的几个知名的耳鼻喉科医生,因为她用嗓子的时间比较多,这些医生也给了不少有用的建议。在之前顾之游开的药方的基础上又添了一些。

        从餐厅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江雨舟有些困了,而顾之游明天早上还要开会,两个人早早地回到酒店休息。

        上城这边,楼觐正躺在床上看书,看了半晌之后,总觉得有心事看不进去。

        楼觐是一个很能够沉得下心的人,睡前阅读是一直以来的习惯。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思忖片刻,楼觐下楼倒了一杯热牛奶,等回到房间看到空落落的床时,忽然想起来一丝不对劲。

        今天江雨舟不在家。

        所以,他才会觉得有些奇怪……

        半杯牛奶下肚,楼觐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拨了江雨舟的号码。

        那边江雨舟因为路途劳累早就睡着了,还担心被吵醒,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

        楼觐这边吃了“闭门羹”,微微皱眉,又拿起牛奶喝掉了剩下的半杯。

        他的心情有些烦躁,自从上次“离家出走”之后,江雨舟就没有在外面过夜过。

        这个时候,门忽然被打开,从门下面钻出来一颗圆乎乎的脑袋。

        原本心情极差的楼觐,在看到米球的时候,心情忽然明朗了一些。

        “过来。”楼觐朝米球招了招手。

        这段时间,米球很是黏楼觐。以前米球黏着江雨舟,现在巴不得天天都跟着楼觐。

        米球摇着胖乎乎的身体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在楼觐的腿边躺下来。

        楼觐单手将米球捞了起来。

        “你要减肥了。”楼觐对米球开口。

        米球像是听懂了一样,耷拉着脑袋。

        楼觐抱着米球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将米球放到自己腿上。

        米球舒舒服服地伸了一个懒腰,乖乖趴在楼觐腿上,没过一会儿就开始打呼噜了。

        楼觐皱眉,拿出手机拍了一个视频,想了想,发到了江雨舟的微信上。

        “你的狗睡觉还打呼噜。”

        发送五分钟后,那边还是没有回应。

        楼觐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但撤回已经来不及了。

        现在电话已经打了,微信也发了,丢人。

        他低头看了一眼睡得正香的米球:“你妈不要你了。”

        他伸手,因为烦躁下意识地想要扯一下领带,完全忘记了现在是晚上,自己穿着睡衣,根本没有领带可以扯。

        正当楼觐心烦意乱的时候,手机响了。

        是付曼文打来的。

        “喂,阿觐,我发了一些照片到你的邮箱。你自己看看这些是什么东西。别人匿名发给我的,看后我现在气得根本睡不着!”付曼文口气很差。

        自陆可盛姐弟俩的事情之后,付曼文就一直失眠,脾气暴躁。

        “什么事情?”楼觐不喜欢深夜被打扰,哪怕是付曼文也不可以。

        “还不是你的好太太,她跟别的男人在酒店幽会你知不知道?”付曼文像是急火攻心了,“还有,可心这丫头到底怎么你了,你说你把可盛赶走也就算了,可心做错什么了?这阵子我都联系不上她了,她到底怎么了?”

        楼觐在听到前半句话的时候,脸色已然阴沉下来,额上的青筋暴起。

        “她在上城派出所。她做了什么事情,你自己去问她。”楼觐挂断电话,打开邮箱。

        付曼文发过来的是一个文件夹。文件夹里是江雨舟和那个男医生的照片。

        按照时间排列,从今天下午的楼宅门口,再到杭城四季酒店,再到晚上两人一起去餐厅吃饭,再到两人回到酒店。

        其中,有一张在酒店电梯口,江雨舟帮顾之游整理领口的照片,刺痛了楼觐的双眼。

        楼觐咬了咬牙,面色越发难看。

        他转身进了衣帽间,换上衣服,又回到房间将沉睡的米球抱起来,拴上狗绳和一小袋狗粮,下楼到院子开了车,朝杭城的方向驶去。

        江雨舟是被门铃声吵醒的,她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深夜一点。

        她迷迷糊糊地披了浴袍去开门。

        在看到门口站着的是顾之游时,她一脸匪夷所思:“这么晚了,顾医生有事吗?”

        江雨舟说话的时候眼睛都是眯着的,她今天这一天下来实在是太困了。

        顾之游看到江雨舟困倦的样子也一样匪夷所思:“抱歉,我没想到你睡了。我还在想年轻人一般都熬夜。”

        “今天太累了。”江雨舟讪笑,顾之游看上去神采奕奕,两个人好像是两个时区的存在。

        顾之游举了举手中的纸袋,示意了一下江雨舟:“不好意思,我看你晚上没吃多少东西,只顾着听医生说话了。我在想你可能是没吃饱,去打包了一点热粥给你送过来。”

        江雨舟一愣,没想到顾之游竟然会大半夜出去给她打包粥。这一瞬间,困意都没有了,只剩下了一丝愧疚。

        “这真是麻烦你了。今天晚上能够得到这么好的建议多亏了你,没想到你大晚上还给我去买粥。”江雨舟一脸尴尬,“那快进来吧。”

        人家都把粥买到你门口了,怎么可能不邀请人家进来坐坐。

        坐不是关键,关键是要让顾之游看到她喝粥了,这样才算是表达感谢。

        见顾之游提着纸袋走进来,江雨舟暗暗叹气。

        真的要命,她现在真的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她关上门,拢了拢睡袍走到了餐桌前。

        顾之游细心地已经将粥和小菜都拿出来摆好,递了筷子和勺子给她。

        江雨舟尴尬地看了一眼,觉得特别不舒服,很奇怪。

        顾之游对她的照顾有点超出普通朋友的界限了。

        但是……她也不能直接说他的不是。

        她打算等明天回上城后,同顾之游好好聊聊。

        出于礼貌,江雨舟拿过勺子喝了一口粥。

        “这个海鲜粥味道很好。”江雨舟这句夸赞是发自内心的。这个粥的味道的确很好,她原本沉睡的味蕾也瞬间被唤醒了。

        “喜欢就好。这家砂锅粥是杭城的老字号。以前我念初中的时候特别喜欢喝,后来高中跟家人去了国外就没喝到过。我今天也是随便过去看看,没想到还开着。”顾之游的笑容总是很平和温暖,让人觉得他毫无攻击性。

        顾之游长得很好看,但是他的好看和楼觐的好看完全是两种类型。

        楼觐的好看,带着霸道的攻击性。

        江雨舟莫名其妙地又想起了楼觐,她低头看了一眼粥,心底莫名想的是,下次如果有机会和楼觐一起来杭城,可以跟他推荐这家粥店。

        “对了,这家粥店叫什么?”

        “王记粥铺。”顾之游见江雨舟吃得很开心,打趣道,“怎么,是太喜欢了?下次还想吃?”

        江雨舟吃了一口虾仁:“好吃,我想下次带我先生一起来吃。他的饮食很清淡,粥类是他最喜欢的。”

        顾之游点了点头:“你先生很幸福。”

        江雨舟的脑海中又闪出楼觐那张脸,想到了昨晚的画面……

        真的是少儿不宜。

        忽然,顾之游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脖颈上:“你脖子怎么了?”

        房间里的灯没有全开,顾之游的视线也是模模糊糊的,并不是特别清晰,只能够隐约看到江雨舟的脖子上好像有一些斑驳的阴影。

        江雨舟反应过来,立刻放下手中的勺子捂住了脖子,将睡袍的领子拢了拢,以防被顾之游看清楚。

        “没什么。”她做贼心虚一般,眼神忽闪。

        这个时候,顾之游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咳!”顾之游也觉得尴尬。

        都怪楼觐……

        昨晚他是真的不知轻重,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难不成是憋坏了?

        不应该啊,在她眼里,像楼觐这种男人是绝对不会缺女人的。在解决生理需求这件事情上面,无论如何都轮不到她啊。

        江雨舟不敢细想,一口粥刚刚送到嘴边,门铃响了。

        “嗯?这么晚了是谁啊?”她放下勺子。

        “可能是服务员有事。我去开门。”顾之游起身,示意江雨舟继续喝粥。

        江雨舟点了点头,乖乖地继续喝粥。

        顾之游走到门口,按下门把手,打开门时,门外男人冰冷如霜的脸映入眼帘。

        门口除了这个男人,地上还有一只狗。

        这只狗气势汹汹盯着顾之游,好像憋着一股气。

        楼觐脸色难看,看着顾之游,原本因为开夜路而赤红的双眸,略微沉了沉。

        楼觐从小就做不到在人前很自如地进行表情管理,大概是因为他从来不需要看别人的脸色行事。此时此刻,他的脸上更是直接写着——给老子滚。

        “顾医生。没记错的话,是这么称呼?”楼觐的口气很不善。

        “楼先生。”顾之游脸色仍很平静。

        江雨舟在听到楼觐声音的瞬间,手中的粥忽然就不香了。

        她立刻放下勺子起身,然而此时楼觐已经推开顾之游走了进来。

        米球更是直接挣脱楼觐手中的绳子奔向江雨舟。

        “米球。”

        江雨舟蒙了。

        楼觐怎么来了?

        米球怎么也来了?

        楼觐身上带着一股深重的寒意,他面色清寒,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t恤,在这种天气里是有些凉的。

        “你怎么来了?”江雨舟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孩。她觉得心脏快跳到嗓子眼了,是真的害怕。

        “我不能来?”楼觐反问。因为顾之游还在这里,他的话还算是好听。

        江雨舟听到楼觐这个口气就知道自己这一次要完蛋了。

        她现在都不敢去想,楼觐为什么会知道她在杭城,为什么知道她在这个房间。

        但是就他大晚上从上城赶到杭城这件事情上来说,她就觉得自己完蛋了。

        无处可逃。

        “顾医生,我先生来了。”江雨舟这个时候不能够控制楼觐的情绪,但是她起码可以做到给楼觐灭灭火。

        这个时候提示顾之游离开,就是在给楼觐灭火。

        顾之游点了点头:“你们慢聊。晚安。”

        说完,他离开,并带上了房间的门。

        门关上了,房间里一片死寂。

        江雨舟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甚至不知道应该把眼睛放在哪里比较好。

        这个时候还是米球主动出击打破了僵局,它发出呜呜的声音想要江雨舟抱。

        江雨舟弯腰将米球抱了起来,但是下一秒,楼觐从她手中将米球“拿”走了。

        “它太胖了,抱久了手臂会酸。”

        “……”

        米球一脸无辜。

        江雨舟舔了舔嘴唇,心底想的竟然是,还行,还会稍微关心她一下。

        看来她还没到罪不可恕的地步?

        “那个,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江雨舟知道,有些事情总是要面对的。

        尤其是,自己撒谎的事情。

        楼觐抱着米球,走到了刚才顾之游坐着的位置坐下,瞥了一眼放在餐桌上的粥,抬头看向穿着浴袍的江雨舟。

        “深更半夜,你穿成这样和异性在一起吃夜宵,还是在别的城市,却骗我你在剧院。你不觉得,我需要问你的问题,比你要问我的更重要吗?”

        楼觐一套逻辑下来,让江雨舟哑口无言,她的问句都有些问不出口了。

        她现在甚至都不敢坐下来。

        她就这样杵在楼觐面前,整个人小小的一团,恨不得这个时候拔腿就跑。

        楼觐看到她噤若寒蝉的样子,知道她是被吓到了。虽然有些不忍,但今天的事情她必须解释清楚。

        “不打算解释一下?”他给了她机会。

        江雨舟开口,声音里带着一点哭腔。她是真的很害怕,害怕楼觐因此误会她,因此给她贴上标签。

        之前楼觐在她身上贴的标签就是,为名为利的女人。

        “顾之游让我来跟他参加一个会议,有很多耳鼻喉科的专家……之前我就答应他了。因为担心你不让我来,就撒谎骗了你。至于刚才,是他见我晚上没吃什么东西,给我打包了粥。”江雨舟小心翼翼地说。

        “你觉得我会信?”楼觐反问。

        江雨舟眼眶微微湿润:“是真的,我跟他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

        “如果凌晨一点多,我和曾淇渝在一个房间喝粥,身处异地。你敲门进来看到曾淇渝穿着睡袍的样子,你会怎么想?”楼觐的口吻一点点冷了下来,一点点地降至冰点。

        江雨舟的哭腔更重了一些,因为她感觉到楼觐的不快了。

        今晚,她是真的惹恼了他。

        “对不起,是我没有将心比心,但是我和顾之游真的没什么。”

        “你能保证你对他没什么心思,但你能够保证,他对你没有任何企图吗?”楼觐冷声回应,这一句话,更像是斥责。

        江雨舟听着心头一跳。

        她就像是被教导主任训斥的顽劣孩子,一声都不敢吭。

        她深吸了一口气:“我相信顾医生是正人君子。”

        江雨舟知道顾之游可能真的对她存有什么想法,但肯定还不至于到“企图”这个地步。

        这个词未免太重了一些。

        楼觐冷哼了一声:“你这是在为他说话?”

        “我没有。”江雨舟心里也有些不舒服,“你不信我。”

        “你凭什么让我信你?”楼觐这一声,口气越发重了,没有给江雨舟半点面子。

        江雨舟被这一句话惊得浑身震颤了一下,眼泪不争气地掉落下来。

        “也是,你从一开始就不信我。”江雨舟深吸一口气,“从一开始你就觉得我是为了钱,为了名利,为了权势接近你,从一开始你就觉得我是个心机叵测的女人。像我这样的女人,凭什么让你信任?”江雨舟咬紧牙关,这一阵子的温暖仿佛一瞬间消失,剩下的,只有冰冷。

        “你觉得你现在做的事情,很对?”楼觐反问。

        他对于江雨舟此时的反应并不能够理解,他想要的是她更多的解释,而不是强词夺理和无理取闹。

        这件事情和最开始他们相遇的事情毫无关系,她却非要混为一谈。

        在楼觐看来,这就是无理取闹。

        “我没有觉得我做对了,但是我解释了你不信。”

        “你原本应该是在剧院里,但是你现在和陌生男人在酒店。你这样的解释,不足以说服我。”

        对于楼觐来说,江雨舟的解释在逻辑上不堪一击。

        江雨舟抓了抓头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我打了你很多个电话。”楼觐这次开口,语气里莫名有一点点委屈。

        江雨舟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根本想不了太多。

        “我刚才睡着了。”

        “睡着?是自己睡着,还是跟顾之游?”

        楼觐这句话很伤人,让江雨舟一下子惊呆了。

        她张了张嘴,眼泪不断地掉落:“楼觐,在你眼里我有这么不堪吗?”

        江雨舟连名带姓叫了楼觐的名字,和上一次他受伤时不同,这一次是带着怒意。

        楼觐忽然起身,见状,米球吓得躲到了角落里。

        他逼近江雨舟,站到她面前俯视着她。忽然,他伸手一把拽开了她的浴袍衣领。

        她脖子上的斑斑点点已经从昨天的红痕变成了瘀青,她有些羞耻地别开了脸。

        “昨晚还在我身下,怎么,今天就等不及找别的男人了?”

        楼觐的话很难听,江雨舟的眼泪扑簌簌掉落。这对于她来说是耻辱,但此时此刻她被楼觐逼得连话都不想说了。

        “顾之游没看到你脖子上的吻痕?”楼觐压眉。

        江雨舟闭上了眼,深吸了一口气:“我和他什么都没发生。”

        她觉得自己现在解释什么都是枉然。

        “是不是等我晚点到,就发生什么了?”楼觐对江雨舟这段时间建立起来的信任,忽然在这一瞬间像是崩塌了一样。

        他不愿意承认自己看到的,但是刚才江雨舟和顾之游就是切切实实站在他面前。

        哪怕什么都没发生,但江雨舟还是撒了谎,还是背着他见了顾之游。

        内心的占有欲在这一刻疯狂作祟。

        “没有。不会的……”江雨舟摇头,身体随着哭泣摇摇晃晃。

        下一秒,楼觐直接将她抱起,阔步走到床前将她扔到床上。

        江雨舟整个人陷入被褥里,她知道接下来要面临什么。

        那种最初的恐惧感再一次席卷而来,将她整个人包裹起来。这种感觉就像是回到了第一次见面时,楼觐在床上居高临下,而她,则是鱼肉,任他宰割。

        哪怕她知道接下来要经历和昨天晚上一样的事情,但是,她明白,体验是绝对不一样的。

        “我求求你,我不想。”江雨舟这一次提出了拒绝。

        她是用尽了浑身所有的勇气。

        她要拒绝楼觐!

        “你不是楼太太?你不是很想做楼太太?”楼觐反问,已经脱掉了身上的t恤。

        江雨舟想要逃,但在这个房间她又能够逃去哪里,所以她只能够蜷缩在床上不断哭泣,直到哭到毫无力气。

        楼觐俯身下来的时候,江雨舟死死地闭上了眼睛。

        这一段时间的温柔和美好,在这一瞬间消失殆尽。

        江雨舟一夜没有合眼。

        楼觐像是疯了一样不让她休息,直到他自己累到沉沉睡去。

        江雨舟背过身去,一边哭一边拿过手机。这个时候,她才看到楼觐打给她的电话和发给她的视频。

        她的心一阵绞痛,虽然厌恶楼觐那样强势的行为,但在看到这些的时候,她忽然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做错了。

        不过,在这件事情上,她和楼觐都是有错的。

        她不应该瞒着楼觐,楼觐也不应该这样对她。

        江雨舟浑身酸痛,就连翻身都觉得身体像是要散架一样,刚才在楼觐泄愤的时候,她满脑子都是和楼觐在徽城的那一晚。

        她捏着被子忍不住又低声抽泣起来。

        楼觐是被江雨舟的哭声吵醒的,黑夜之中,江雨舟的身体一抽一抽的,床虽然大,但是他能够感觉到她哭得很伤心,整个床都有些摇动。

        他心底有些五味杂陈。

        楼觐原本是一个很冷情的人,之前也有过女人,但他对那些女人远比对江雨舟要清冷得多。哪怕是女人在他面前泣不成声,他都不会心软半分。

        但此时,身后的女人哭得痛苦,他的心像是被生了锈的匕首扎了一下,有些不适,又不想吭声。

        他自认为对江雨舟已经足够宽容,如果是别的女人在他面前这样,就不是这样的下场了。

        而且,江雨舟也没有服软。

        刚才在床上哪怕她再不适,心底再痛苦,她也没有吭声。

        这一点让楼觐极其不快。

        他还是头一次知道江雨舟这么倔。

        如果这个时候江雨舟服软一下,他的气或许就消了。

        江雨舟攥着被子哭了很久,她不知道楼觐也一直醒着。

        早上醒来的时候,两个人就像是陌生人一样,连一声招呼都没有打。江雨舟起身去洗漱化妆,在看到镜子里自己红肿的双眼时,真的是快崩溃了。

        江雨舟简单化了妆,从化妆包里拿出墨镜戴上,准备去隔壁同顾之游道别。

        顾之游毕竟帮了她不少,她总不可能连一声招呼都不打就一走了之。

        她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楼觐已经不见了。

        难道这就走了?都没有打算把她一道带回上城吗?

        江雨舟心底是真的一凉,不过仔细想想,这也像是楼觐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她彻底激怒了他,他又何必送她回家?

        她深吸一口气,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忽然想起来什么,环视了一眼房间,发现米球也不见了。

        好家伙,楼觐真的是来也不忘记带上米球,走也不忘记带上米球。

        怎么好像米球变成了他的狗似的。

        江雨舟扶了一下墨镜,敲了敲隔壁顾之游的房门。

        顾之游过了一会儿才开门,看到戴着墨镜的江雨舟时,惊了一下。

        “你怎么了?楼道里黑乎乎的,你还戴墨镜?”顾之游皱眉,哭笑不得。

        但是他大概也能猜到,估计是她昨晚和楼觐吵架了。

        江雨舟迅速扯开这个话题,哭得眼睛都肿了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不好意思,顾医生,我昨天晚上麻烦你了,还让你看了笑话。今天我也没办法和你一起回去了,你先去开会,我自己回去。”江雨舟扯了扯嘴角,她很想对顾之游露出一个微笑,但挤了半天实在是挤不出来。

        最后变成了这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你还是别笑了。”顾之游咳嗽了一声,“我这个会要开到下午,你和你先生先回去也是好的。回去之后别忘了按时来复诊。”

        江雨舟点了点头,低头的时候墨镜顺着鼻梁滑下来,她又连忙推了上去,动作莽莽撞撞、迷迷糊糊,落入顾之游眼里显得有些可爱。

        江雨舟回到自己的房间,收拾了一会儿东西,正准备打开手机软件买高铁票回上城的时候,房门忽然被打开了。

        米球一边流着哈喇子一边狂奔进来,扑到江雨舟身上。

        “米球,脏。”楼觐呵斥了一声,看到米球的哈喇子差点沾到江雨舟的身上,他的口气就重了一些。

        米球呜咽了一声,乖乖地后退。

        江雨舟看着走进来的楼觐,脑袋里蹦出来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他不是带着米球回去了吗?

        怎么又回来了?

        两人皆沉默。

        江雨舟低头继续收拾东西,楼觐招呼了一声米球,将昨天晚上随身携带的狗粮倒在了手上,让米球来吃。

        米球一见有吃的就屁颠屁颠地跑过去。

        江雨舟瞥到楼觐随身带的狗粮,想着他对米球还怪上心的。昨晚连夜赶来竟然还不忘记给米球带狗粮。

        半小时后,江雨舟收拾完毕,楼觐也没有同她说话,抱着米球走出了房间,仿佛是在告诉江雨舟:可以走了。

        江雨舟立刻提着行李箱乖乖地跟上。

        以楼觐平日的性格,虽然对她很冷漠但起码的绅士风度还是有的,是绝对不会让她提行李箱的。但是今天,他都没有回头看一眼。

        江雨舟心底烦闷异常,在回去的路上,她一直坐在副驾驶座上和米球玩,两人之间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米球也比往日乖巧很多,好像是知道他们两个人在吵架,不敢发出声音。

        江雨舟没想到这场冷战竟然持续到了周末。

        两个人之间好像紧绷着一根皮筋,两人还自顾自地往两边走,谁都不愿意松开一些。

        直到周末卓越生日,楼觐才发了一条微信给江雨舟。

        “中午十二点,我去剧院接你。卓越生日。”

        简单的一条微信,算是打破了两人之间这段时间的僵局。

        但是江雨舟不知道,这件事情在楼觐那边是不是真的算是过去了。还是只是因为卓越生日,他单纯为了带她去而找的她?

        明天要公演,如果不是为了楼觐,江雨舟是怎么都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去参加什么生日会的。

        而且也不知道卓越要举办什么样的生日会,在冷战之前,她听楼觐提起过,要耗时一下午,再加上晚饭的时间。

        再心不甘情不愿,江雨舟还是乖乖地在剧院门口等楼觐的车来。

        十二点的时候,楼觐准时到了。

        香槟色的添越和楼觐一样沉稳,缓缓驶来时,江雨舟透过挡风玻璃看见了楼觐。

        他还是那张冰山脸,看来,僵局还是没有打破。

        江雨舟乖乖上车,坐到副驾驶座的时候,瞥了楼觐一眼,心想今天倒是稀奇,他穿了一身休闲装。

        早上不是去楼氏上班了吗?怎么穿的是休闲装?

        要是换作往常,江雨舟肯定直接问了,但现在她就是硬生生憋着,连一个字都不肯多说。

        楼觐不开口,她也不开口。

        虽然这种把戏有点像两个小孩在闹别扭,但楼觐都熬得住,她怎么就不能熬住?

        一路上两人还是僵持着。

        一小时后,车子停在了郊区的游乐园。

        “怎么来游乐园了?”这一次,江雨舟是脱口而出的,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为时晚矣,话都已经先说出口了,她输了。

        江雨舟在说完之后还下意识地捂了一下嘴巴,这个举动很滑稽,落入一旁正在停车的楼觐眼里。楼觐压了压嘴角,像是在嘲讽她。

        江雨舟尴尬地咬了咬牙,别过脸去看向窗外。

        真是丢人现眼啊,怎么可以先憋不住说话了?

        “卓越玩心重,想约朋友在游乐场庆祝。”礼尚往来,楼觐也回复了江雨舟一句。

        但是此时此刻意义已经不同了,无论如何,这都算是江雨舟先开口说的话。

        江雨舟真的是对自己恨铁不成钢,现在唯一能够补救的就是接下来继续端着架子,不跟楼觐说话。或许,还能够将场面挽救回来一些……

        太阳很毒,晒得江雨舟拿手遮了一下,她眯了眯眼,心想卓越真的是一个稀奇古怪的人,这么一个大男人竟然选择游乐园为自己庆祝生日。

        而且,他玩心重,他这一帮朋友也一样玩心重?怎么同意的?

        尤其是眼前这位,平日里永远一副商务精英的样子,怎么这个时候也愿意来游乐园了。

        “跟上。”楼觐自从江雨舟先说话之后,心情好像忽然变得特别好了一般,开始主动跟江雨舟说话了。

        江雨舟一边迈开腿跟上了楼觐的步子,一边在心底想,楼觐这个人也是个大男孩,怎么这好胜心这么重呢?

        她默默地跟在他身后,依旧不发一言。

        “你是不是对游乐园没兴趣?”

        江雨舟闷声不吭,哪怕听到了楼觐的话也不想回答。

        他之前怎么不问问她对游乐园感不感兴趣?怎么,都已经把人送到这边了才问?

        江雨舟心底生着闷气,楼觐忽然停下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最近胆子很大?”

        游乐园里到处是歌声和尖叫声,江雨舟觉得很刺耳。

        她并不喜欢这种特别热闹的地方,也不喜欢暴晒。她心情烦闷,微微皱眉:“楼先生,你是觉得我有问题吗?如果觉得我有问题,你可以提出来。”

        江雨舟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和刚来到上城时的样子差别有多大。

        楼觐单手抄兜,他也觉得有些热,于是将身子故意往右边挪了挪,站在了能够帮江雨舟将太阳遮住的地方。

        江雨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只觉得浑身都凉快了一些,但面上仍是倔强,不肯说一句谢谢。

        “我现在有点怀念你在我面前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了。”楼觐深吸一口气,像是在叹气。

        江雨舟抬起头,目光委屈:“是你自己先不跟我说话的。”

        她说出这句话,真的觉得自己孩子气极了。

        心想,自己平日里也算是冷冷清清脾气的人,楼觐也是一个成熟稳重的人。他们两个人凑到一起,怎么变成三岁小孩了?

        哦,不对,是两个人加起来三岁都不到的那种幼稚。

        楼觐听到她这句话果然笑了。

        烈日从他头上照射下来,落在他原本就深邃好看的脸庞上,衬得他轮廓更加分明。

        “因为是你惹我生气。”楼觐的回答也很像小孩子。

        谁能想到,平日里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楼大总裁,私下和夫人吵架是这副小孩模样。

        “楼先生,我虽然怕你,但我也是有原则的。我解释过那件事情之后你是怎么对我的?那天晚上你对我……”江雨舟忽然意识到有点不对,有些话说出口那就是虎狼之词了。

        江雨舟微微闭了闭眼,听到上方传来男人讥诮的笑。

        “我对你怎么了?你说说,帮我回忆一下。”

        看着眼前江雨舟憋红了一张脸的样子,楼觐觉得有趣,还是这样的江雨舟比较有意思。

        唯唯诺诺怕他,冷如冰霜冷他,他都不喜欢。

        哪怕是现在这样暴跳如雷怼他,他都觉得比前面的两种要好。

        看来小姑娘还有好几张面孔。

        “丢人。”江雨舟扔下两个字给他,气呼呼走到前面的队伍排队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