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坛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不止宠爱在线阅读 - 第四章 不是女主人,胜似女主人。

第四章 不是女主人,胜似女主人。

        “那就难怪了,我猜先生是吃醋了哎。”

        第二日清晨,江雨舟醒来时看到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九点了。

        她再扭头看了一眼身侧,身旁空空的,枕头有些凹陷,楼觐显然已经起床离开了。

        看吧,他怎么会等她,不过是昨天心底不爽快说的气话罢了。

        江雨舟叹了一口气起床洗漱,老太太特意在这里给她准备了一份护肤品和化妆品,她化完妆之后下楼去吃早餐。

        然而刚走到楼梯口,她就看到了坐在客厅里陪老太太吃早餐的楼觐。

        他还没走?

        “舟舟醒了?快点下来吃早餐。我让阿姨给你做了你喜欢喝的排骨粥。”老太太笑着招呼江雨舟过去。

        江雨舟连忙下楼,拉开楼觐身边的椅子坐下。

        她坐下来时瞥了他一眼。

        他还是冷冰冰的,一个招呼也不打。

        “阿觐早上特意等你呢,我还是第一次见他不准时去上班。果然啊,经历了一点事情才知道要对老婆好。”老太太对楼觐的行为很满意。

        江雨舟接过阿姨递过来的粥,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她已经分不清楼觐是真心实意地想要等她,还是因为怕被老太太责备所以才等她了。

        她喝了一口粥,瞬间觉得食之无味。

        “你今天就要去复查?”楼觐忽然问,放下了手中的勺子。

        江雨舟摇头:“不是,我是去复诊我的嗓子。”

        老太太也忽然想起来:“对对,舟舟之前说过的,她的嗓子从今年春天开始就不舒服,一直都在一个医生那边保养的。这副好嗓子是要好好保养,不能出岔子。”

        “嗯。”江雨舟觉得很暖心,老太太总是把她的事情记挂在心上。

        楼觐显然是不知道这回事,其实她提过几次,他肯定都没有记住。

        “哪家医院?”

        “省人民医院。”江雨舟吃了一口奶黄包才觉得嘴巴里有了点味道。

        “我有个朋友在一家私立耳鼻喉医院,他医术不错,去让他看看?”楼觐倒是好心,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戏给老太太看。

        江雨舟摇头:“不用了,一年前我就在省人民医院看的,当时还特意半个月来一趟上城就为了找这个医生。他挺好的,突然间换医生我怕反而不好。谢谢了。”

        楼觐也没有再多说,吃完之后同老太太道别就和江雨舟一起离开了。

        一路上,楼觐一直戴着蓝牙耳机同人在说生意上的事情,一句话都没有和江雨舟说。

        江雨舟也就安安静静地坐着,看着窗外的风景。

        等到车子停靠在省人民医院门口时,江雨舟才反应过来到了。

        “谢谢。你去公司的路上注意安全。”江雨舟客套了一句。除了客套话,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楼觐说话。

        说是熟人吧,也不够熟。说是陌生人吧,那还不至于。

        “嗯。几点结束?”

        “嗯?”江雨舟原本都打算开车门了,一顿,回过头去看向楼觐。

        他一身黑色西装,平添了几分高冷。

        “我来接你。”

        “不用。我可能一小时左右就好了。你安心去上班吧。”江雨舟对于楼觐的热情实在是有些捉摸不透。

        难不成是因为孩子没了,他愧对于她?

        “嗯。”楼觐也不多说,在江雨舟下车后扬长而去。

        江雨舟走进医院的耳鼻喉科,这边人潮拥挤,到处是在等候的病人。

        今天是周四,是顾之游看诊的日子,因此人也比往日里多了很多。

        顾之游一周只看诊一次,平时都是在上城医科大学讲课,来医院出诊也是带着学生过来的。

        江雨舟一年前就找到顾之游看嗓子。当时,她听说省人民医院来了一位从国外进修回来的,业内的青年专家,于是她慕名而来。

        几次看诊下来,两人也算是熟悉了。

        江雨舟今天是十点半的号,现在才十点,她在诊室门口和其他人一起挤着,站了将近半个小时才进去,进去时腿已经有些虚软无力了。

        她毕竟刚刚经历了流产,长时间站立让她的脸色变得特别难看。

        进到医生办公室的时候,顾之游正在记上一个病人的病历没有抬头,身旁坐着的女医生是顾之游带的研究生,笑着调侃了一句:“江小姐来啦?”

        这一声“江小姐”拉得特别长。

        江雨舟朝对方笑了笑:“楚医生。”

        “顾教授,江小姐来了哦,需不需要我出去上个厕所,倒点水什么的,给你们两个人腾出点二人空间?”楚医生一向喜欢开玩笑。她在顾之游手下做了一年研究生,从一开始就跟着顾之游跟进江雨舟这个病人,特别爱开两人的玩笑。

        她这个教授一板一眼的,像个老学究。她作为学生再不帮衬着点儿,教授可能这辈子都追不上这个女病人。

        “楚娇娇,你想延毕几年?”顾之游冷冷地扔下一句话。

        楚娇娇连忙捂住了嘴巴不敢说话,只能朝江雨舟眨了眨眼睛,惹得江雨舟没忍住笑了。

        “顾医生,你别吓唬楚医生了。”江雨舟虽然在笑,但脸色特别差。

        她坐下来时,楚娇娇忍不住凑到她面前认真地看了一眼:“江小姐,你脸色怎么这么白啊?”

        这个时候,顾之游才抬起头来,看向江雨舟。

        江雨舟微愣,伸手摸了摸脸颊:“啊?有吗?”

        “有,教授你说是不是?”楚娇娇问顾之游。

        顾之游放下了手中的笔,看着江雨舟的脸:“是哪里不舒服吗?”

        “我没事,可能站得有点累吧。”江雨舟淡淡笑了一下。她的腿的确有些无力,但除此之外也没什么。

        楚娇娇起哄道:“啧啧,教授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能让江小姐等这么久呢?以后你周末专门给江小姐开一个特殊门诊,两个人吃吃饭,看看嗓子,这样江小姐就不用来医院排队找你看病了嘛。”

        楚娇娇觉得自己真是做红娘的一把好手,心底乐呵,溜了出去。

        顾之游没有理会她的话,而是对江雨舟说道:“你的脸色很不好。最近有没有做过手术?”

        江雨舟心想,这都看得出来……

        碍于面子,江雨舟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做了流产手术。

        “没有。我真没事。顾医生,能看嗓子了吗?”江雨舟提醒着顾之游。

        顾之游点头,起身让江雨舟走到看诊台上。

        江雨舟躺在看诊台上,心底没来由地紧张。每一次顾之游给她看嗓子她都觉得像被判刑一样。尤其是第一次,当顾之游告诉她可能她这几年都不能唱戏了的时候,她几乎是崩溃了。

        后来在顾之游的帮助下,她的嗓子一点点恢复了。

        “别紧张。”顾之游戴上口罩,俯身准备给江雨舟检查,发现她浑身在发抖。

        江雨舟盯着顾之游戴着口罩的脸,他长得干净又好看,温文尔雅,气质卓绝。身上带着一股医生的干净感和一种矜贵感,虽然话不多,但是相处一年下来,她也知道他是很好相处的人。

        她扯了扯嘴角笑了笑:“嗯。”

        一套检查流程下来,江雨舟下看诊台时忽然感觉天旋地转的无力。

        她也不说,伸手扶住了一旁的桌沿,听顾之游一边摘口罩一边开口:“这段时间嗓子恢复得不错,但是能少用嗓子还是尽量少用。你最近还在唱戏吗?”

        “前阵子有,未来一段时间应该都会休息。”江雨舟暂时还没有回剧院的打算。一方面是剧院那边的事情还没调查清楚,另一方面是她的身体还不允许她回去唱戏。

        “那就好。趁这个时间好好休息。你的嗓子长年累月地练习,需要好好保养。”顾之游在病历上写了几笔之后,停顿了一下抬头看向江雨舟。

        “今晚,有空吗?”

        “嗯?”江雨舟愣了一下。她此时浑浑噩噩的,如果不扶着桌沿可能都会随时倒下。

        “城南有一家不错的日料店,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日料?”顾之游开口,声音很好听,像是春风拂柳,迎面和煦。

        江雨舟想到了楚娇娇刚才开玩笑一般说的话,心底也明白了几分。

        她笑着摇了摇头:“我今晚有约了。”

        江雨舟虽然觉得拒绝不大好,但为了避免顾之游对她真的生出什么感情来,她还是果断拒绝了。

        “那周末呢?”顾之游似乎不死心。

        江雨舟有点尴尬,她很想说自己已经结婚了。但贸然对着自己的医生说自己结婚了好像也有点欠妥当,也许人家根本不是对她有意思,她这么说,显得她很自作多情……

        “我……”

        “别误会,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

        顾之游的坦荡之语让江雨舟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了。

        她在心底庆幸自己没有说自己结婚了,不然肯定让人笑话了。

        既然推辞不了,江雨舟觉得还是尽早把这顿饭吃了吧,周末她有朋友要从徽城过来。

        “那不如今晚吧,我把今晚的约推一推。”江雨舟讪笑。

        说起来,她也的确是要请顾之游吃一顿饭的。这一年多亏了他,她的嗓子才能够一点点恢复。虽然这是医生应该做的,但江雨舟仍是需要感谢一下的。

        “嗯。我十二点下班,麻烦你坐一会儿,等我一下。”顾之游很君子地说。

        江雨舟心想,多个朋友也好,她在上城本来就没什么朋友。

        十二点后,顾之游去了值班室换下了白大褂,江雨舟还是头一次见到穿常服的顾之游。

        “顾医生,你在我心目中一直都是白大褂的样子,要是穿你平时的衣服出现在马路上,说实话我可能真的认不出来。”江雨舟一边同顾之游走出耳鼻喉科,一边开玩笑地说。

        顾之游笑着扯了扯嘴角:“都认识一年了,那江小姐未免也太没良心了。”

        江雨舟莞尔。

        身旁忽然凑上来一道身影:“嘿!被我抓到了吧!你们两个人果然要去线下约会了!”

        江雨舟听到“线下”这两个字,比听到“约会”还震惊。

        “线下,好像我们两个是网友见面似的。”江雨舟半开着玩笑,“我们就是普通朋友吃个饭。”

        “啧啧,明白明白。普通朋友嘛!结婚时别忘记了我的喜糖就行了。”楚娇娇背着书包笑嘻嘻地跑到了两个人的前头,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转过身停下来,走到江雨舟旁边。

        “未来师娘,帮我求求顾大教授,求他高抬贵手到时候早日放我毕业哦!”

        说完,楚娇娇知道肯定要挨顾之游的批,连忙跑开了。

        “你别听她瞎说。我带的几个学生里,她嘴最贫。”顾之游好像有点不好意思,脸上染上一层红晕。

        江雨舟没在意,同他一起去了地下车库。

        顾之游开的是一辆白色的帕拉梅拉,很符合他的气质。江雨舟在来上城看诊之前就在网上查过顾之游,她希望多了解一些关于自己主治医生,看病也看得安心。

        谁曾想,网上不仅告诉了她,她的主治医生有多牛,还告诉了她不少小道消息。

        网上说顾之游出身显贵,顾家是杭城早些年就移民到美国的企业家,在美国开的跨国公司利润颇丰。顾之游是家中次子,回国工作。小道消息还说顾之游当年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念书时,是学院的院草,在医学院名气很大。之前顾之游上了一档急救类的纪实电视节目,还在网上火了一把,微博上有不少迷妹。

        江雨舟坐进车内系上安全带,手机忽然亮了一下。她看了一眼,好心情瞬间变了。

        又是王院长……

        “江雨舟,我再给你最后24小时的时间,明天中午十二点。”

        江雨舟的手紧紧攥着手机,几乎要将手机捏碎。

        “怎么了?”顾之游将车驶出地下车库,敏感地察觉到江雨舟情绪不对,“是身体不舒服?”

        “没有。”江雨舟已经平复了面上的情绪。

        她心底焦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一次,看来对方是要玩真的。

        无论如何,视频是不能够传出去的。网上没人认识她,但丢的是楼觐和楼家的脸面。她一个女人,如果真的被公布了这样的视频,以后还怎么出门。楼家又会怎么想?今晚……可能还是要跟楼觐商量一下。就算她再怎么不想跟他提当初这件事,看来还是要提。

        一路上江雨舟都心神不宁,此时手机又响了一下,她警觉地连忙拿起,生怕是王院长打来的。

        然而,手机屏幕上却显示是“楼觐”。

        她按下了接听键。

        “喂。”

        “结束了吗?”

        江雨舟一怔,他竟然还记着她看病的时间。

        “嗯。”

        “你的米球打电话过来,说已经恢复了,可以接回家了。”

        江雨舟听着那边一本正经的口气忍不住笑了,“你的米球”这样的称呼从楼觐口中说出,怪可爱的。

        “米球怎么会打电话?”她也开着玩笑。

        那边的人停顿了一下,或许是有些尴尬:“我先去接你的狗,再顺路去接你。再回家,喝中药。”

        后面三个字,满满的怨恨。

        “不用了。你把米球接回家先把药喝了,我跟我朋友吃午饭。”江雨舟说得随意,想着楼觐也从未约束过她。

        “朋友?”

        “嗯。”

        “不带我见见?”楼觐似乎很热衷于见她的朋友,这也让江雨舟觉得怪稀奇的。

        “是一直给我看病的医生。”江雨舟这句话算是拒绝了。既然是看病的医生,想必楼觐应该也觉得没什么好见的吧。

        “男的?”没想到楼觐忽然问了一句。

        江雨舟一下子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但她想了想还是如实说:“嗯。”

        楼觐停顿了几秒没说话,忽然挂断了电话。

        江雨舟心想,他应该不会是生气了吧?她说明了原因,也告诉了他是跟主治医生一起吃饭,凭着他平日里对她的不在意,应该不会有事。

        她不甚在意,更在意的是王院长那边的事。

        车子停靠在一家装潢精致的日料店门口。

        这家日料店在上城很有名,需要提前很久预约位置。

        江雨舟觉得有点奇怪,难不成顾之游很早之前就订好了位置,知道她会答应一起吃饭?

        侍者将两人引到了包厢。点完餐之后,顾之游替江雨舟倒了一杯热茶:“之前来过这家吗?”

        “没有。我之前一直生活在徽城,是近段时间才来的上城。”江雨舟喝了一口热茶,身体也暖了一些,“之前我来找你看诊,都是从徽城赶过来的,每次都要坐一大早的高铁过来,还挺赶的。”

        “你在徽城?”顾之游倒是不知道这层,“那怎么又忽然来上城了?”

        “我先生在上城,我嫁到上城来了。”江雨舟顺着这个话题说出了自己已婚的事实。

        顾之游一愣,没想到她已经结婚了。

        “我以为你还没结婚。”顾之游有些局促地讪笑,“我没记错的话,你二十三岁?”

        “嗯。我结婚比较早。”江雨舟倒并不局促,她就把顾之游当作医生和朋友而已。

        “恭喜,算起来还是新婚吧?”顾之游很快调整了情绪,对江雨舟笑着说道。

        “嗯,才三个月。”江雨舟说出口的时候忽然一愣。

        她和楼觐竟然才在一起生活了三个月。然而,这三个月对于她来说,又是那么漫长。或许是每天面对着家里四堵墙的痛苦,让她觉得度日如年。

        “顾医生呢?单身吗?”江雨舟吃了一口刚刚送上来的拉面。

        “嗯。年纪不小了,家里一直催着。”顾之游推了推眼镜。他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让人觉得特别舒服。

        他拿公筷夹了一块三文鱼放到江雨舟面前的盘子里,问道:“不吃三文鱼吗?”

        江雨舟想起来之前医生的叮嘱,这段时间不要吃生冷的食物,因此才点了一碗热拉面。

        她摇了摇头:“最近吃不了生冷的东西。你吃吧。”

        “你其实不用骗我,我是医生。”顾之游吃了一块三文鱼,看向江雨舟一脸愣神的样子,“你刚刚动过手术,所以脸色这么差,也不能吃生冷的食物。”

        至于什么手术,江雨舟觉得这个人精应该也猜到了……只是没好意思说出口而已。

        她笑着摸了摸头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果然骗不了医生啊。”

        “好好调理身体。”

        “嗯。”

        这一顿午餐吃得很快,下午顾之游不看诊,将江雨舟送回了家。

        车子停靠在家门口的时候,吕妈正在院子里打理花草,看到江雨舟从一辆陌生车子上下来时愣了一下,放下了手中的剪刀。

        接着,车子驾驶座上又下来了一个男人。

        吕妈警惕地走了出来。

        “太太,这是谁啊?”吕妈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异性保持着非常警惕的态度。

        “哦,这是我的朋友。”江雨舟随口介绍了一句,转身对顾之游说,“顾医生,谢谢你送我回来。之后看诊见了。”

        “嗯。”顾之游微笑着向吕妈点了点头,但吕妈那边态度却是很不好,冷眼看着顾之游,像是看着敌人一般。

        等到顾之游的车子离开之后,吕妈上前悄悄对江雨舟说:“刚才先生回来过了,把米球从宠物医院带回来了,但是看上去心情特别不好的样子。这不,又出去了。”

        “他哪天看上去心情是好的?”江雨舟笑着反问,楼觐永远都是那张冰山脸。

        “先生知不知道你今天跟别的男人在一块啊?”吕妈心思非常细腻,总感觉有点奇怪。

        江雨舟一顿,难不成真的生气了?

        “知道的。”

        “那就难怪了,我猜先生是吃醋了哎。”吕妈的口气又担心又八卦。

        江雨舟没多想,走进客厅就去找米球玩了。

        晚上十点,楼觐还没回家。

        江雨舟抱着米球在房间里看剧。她有些心不在焉,几次想要拿起手机打电话给楼觐都放弃了,担心他会觉得自己在查岗。

        只是今天,她是真的有事情要同他商量。

        就在江雨舟有些按捺不住的时候,楼下传来动静,应该是楼觐回来了。

        江雨舟抱着米球下楼,刚走到楼梯口,就看到司机扶着楼觐走过来。

        “太太,楼先生醉得很厉害,麻烦待会儿让人倒杯热水给先生。”

        江雨舟见状,连忙想要去扶楼觐,但在她靠近时却被楼觐轻推开,他这个举动让她一愣。

        她没多想,对司机说:“你先把先生扶到房间,我去给他热牛奶。”

        江雨舟匆匆下楼,热了一杯牛奶之后回到了房间。

        司机站在门口等她。

        她皱眉看着司机:“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她不记得今天楼觐有什么应酬。

        司机有些尴尬:“先生……和曾小姐一起去参加了一个酒会,其实是一个很普通的酒会,结束后又一起去了酒吧。也不知道为什么先生忽然喝了这么多,大概是心情不好……”

        江雨舟在听到“曾小姐”三个字时,心底还是没忍住抽痛了一下。

        “麻烦你了。”江雨舟也不再多问什么。

        “不麻烦,那我先走了。”司机下楼。

        江雨舟轻推开门,房间内灯光昏黄,只开了盏床头灯。

        她将热牛奶放到床头柜上,看到楼觐静静躺在床上,衣服也没有换下。

        江雨舟俯身先将米球放在地上,低声对米球说:“嘘,不要发出声音哦。”

        米球乖乖地蹲在地上,歪着脑袋看着楼觐。

        江雨舟附身过去,轻轻推了推楼觐的肩膀:“楼先生,醒一醒。”

        这样烂醉后的楼觐她是头一次见,在她的印象当中,楼觐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有分寸和能够清醒自持的人。

        楼觐没有任何反应,江雨舟又推了推他:“醒来先把热牛奶喝了再睡好不好?”

        她这句话刚落地,楼觐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的双眼皮原本就深,此时醉酒之后更是变成了三眼皮,给这张平日里过分冷淡的脸添了几分趣味。

        江雨舟猝不及防跟他对视了几秒,这几秒当中,楼觐的眼神不同以往那般有侵略性,甚至有点温柔。

        “醒了?先把牛奶喝了,明早起来胃会舒服一些。”江雨舟也温柔开口。

        下一秒,楼觐忽然伸出长臂将她揽入了怀中,她没站稳一下子跌落到了他的怀抱里。

        他身上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还夹杂着浓重的烟草味。也不知道这个人是抽了多少烟喝了多少酒……

        “你不要命了吗?”江雨舟皱眉,她此时的姿势很奇怪,像是被楼觐禁锢在怀中一般,双腿弯曲着,很不舒服,“你先松开我好不好?”

        她的口气像是在哄小孩。

        然而楼觐就这样搂着她也不说话,也不松开。

        “再不喝牛奶都要冷了。”她推了推他。或许这个动作幅度有点大,被米球看到了,护主的米球立刻行动了。

        它胖胖的身体忽然跳到床上,虎视眈眈地盯着楼觐,将醉酒的楼觐惊了一下,更加紧搂了一些江雨舟,仿佛江雨舟是救命稻草一样。

        江雨舟瞬间被逗笑了,连忙对着正怒气冲冲的米球皱了皱眉。米球见状就趴在了床上,一动不动了。

        如果平时楼觐酒醒,是绝对不会允许米球上床来的,今天对着米球他都一动不动,看来是真的烂醉如泥了。

        “米球,下床去。”

        “呜呜……”米球还是不动。

        江雨舟没办法,只能对楼觐开口:“楼先生,松松手。”

        “……”她发现此时跟楼觐说话的效果,与米球说话无异。这两个都是听不懂的。

        实在是没办法,她只能用力扯开楼觐,起身帮他脱掉西装换上了睡衣。

        其间楼觐并不是很配合,手脚几乎一动不动。

        好不容易把楼觐收拾妥当,盖上被子,又要忙米球这边。

        米球不肯下床,死乞白赖地趴在那儿,只要江雨舟想要把它放下床就开始乱叫。

        江雨舟担心米球的叫唤会把楼觐吵醒,也就不敢去动它了。

        安置好一切后,她小心翼翼地钻进了被窝。或许是太累了,她一闭上眼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中,记起自己好像忘记跟楼觐商量事情了,然而还未来得及深想就睡过去了……

        翌日清晨,江雨舟是被米球踩醒的。

        米球肥硕的身体踩在身上力道不轻,她疼得轻唤了一声,反应过来立刻睁开眼时,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米球正懒洋洋地踩到了楼觐的身上,而楼觐很显然也已经醒了!

        江雨舟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忙坐起身将米球从楼觐的被子上“拿”走,放到了地上。

        米球一脸不高兴地耷拉着脸,江雨舟指了指米球低声说道:“一会儿再收拾你。”

        她转过头,对上了楼觐一双冷若寒潭的眸子。

        完了……江雨舟此时此刻心底只能跳出来这两个字。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不是故意把米球带到房间来的,昨晚你喝醉了,米球又不肯走……我太累了迷迷糊糊中睡着了,也不知道米球会……”

        楼觐看着江雨舟语无伦次的样子,发现她是真的很怕他。

        怕他不悦,怕他情绪波动,怕他的一切。

        “几点了?”楼觐伸手捏了捏眉心。宿醉之后整个人都很疲惫,头像是裂开了一般。

        江雨舟连忙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才七点。”

        “你的狗醒得挺早。”

        “……”江雨舟对于楼觐这样讽刺的话也不能反驳,毕竟的确是米球这个坏家伙做错了事情。

        “以后不会了。”江雨舟抿了抿嘴唇,“你要不要喝杯热牛奶?我下去给你热?”

        “不用。”楼觐拒绝了,“我再睡会儿。”

        “嗯。”江雨舟掀开被子起身,从地上把米球这个罪魁祸首单手捞了起来,轻轻出了房间。

        她下楼,正寻思着去给楼觐做一碗醒酒汤暖暖胃,还盘算着家里冰箱内不知道有没有豆芽菜。

        忽然,客厅里传来了一道女人温柔的声音,着实将江雨舟吓了一跳。

        她是真的被吓到了,恍惚间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江小姐。”

        单是三个字,江雨舟便听出来了这是谁,她甚至都不用抬头看。

        是曾淇渝。

        江雨舟怎么也没想到,曾淇渝会直接到楼宅来。

        以前曾淇渝有没有这样随意出入这里,她不知道,但起码结婚这三个多月以来,曾淇渝从来都没有出现在楼宅。

        “曾小姐?”江雨舟一大早的心情被曾淇渝的出现瞬间搞差了,她冷了脸色,抱着狗走下楼梯。

        她的脊背不自觉地挺了挺,像是这样,她面对曾淇渝时的底气就能够足一些。

        但她自己清楚,她在曾淇渝面前,毫无底气。

        曾淇渝是楼觐名正言顺的未婚妻,而她不过是个半路杀出来的第三者。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江雨舟用女主人的口气说道。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女主人,还能做多久。

        曾淇渝甚至没有从沙发上起来,仍叠腿坐着,淡定地瞥了一眼江雨舟:“昨晚阿觐喝多了,我来看看他有没有事。”

        “你理解错了,我想问的是,曾小姐为什么会自由出入我家?”江雨舟之前草草见过曾淇渝几面,每次在她面前也说不上几句话,口气也都不是很强势。

        然而这次,曾淇渝大清早出现在楼宅,让她觉得特别不爽。

        曾淇渝淡定地喝了一口咖啡,笑了笑:“你不在这儿的时候,我就经常来。”

        “但是我现在在这儿了。曾小姐是不是需要注意一下影响?如果你想来做客,麻烦请先跟管家说,等我们夫妻有空了,管家帮你排上时间了,你再来?”江雨舟实在是不想用这种口气跟人说话,但曾淇渝此时这种趾高气扬的态度太让她难以忍受了。

        “江雨舟,你一个徽城乡下小门小户出来的,是真的觉得自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曾淇渝见只有江雨舟一个人在,口气也更强势了一些。

        说完,她起身,从江雨舟身边走过。

        “你去哪里?”江雨舟脸色冷了下来。

        “我去看看阿觐醒了没。”曾淇渝把话说得很自然,仿佛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江雨舟伸手捏住曾淇渝的手臂:“楼觐是我的先生,我们是合法夫妻。你当着我的面要去我和他的房间,不觉得羞耻吗?”

        曾淇渝没想到江雨舟的力道这么大,将她的手臂捏得有些疼。

        曾淇渝忍着手臂上的不适,咬了咬牙讽刺道:“江小姐在阿觐有未婚妻的情况下爬上他的床,怎么就不觉得自己羞耻了?”

        江雨舟其实是站不稳脚跟的那个,她自知反驳无力,但也不会允许曾淇渝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

        只要她还在楼家一天,她便是女主人。

        “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不是吗?”江雨舟觉得自己说这句话特别“绿茶”。然而,对付像曾淇渝这样的“绿茶”,还是得比她更加“绿茶”才可以。

        “结个婚就是结果了,江雨舟你未免太天真了吧。你不会忘了,你母亲跟阿觐母亲的渊源了吧?你觉得付姨,会让你在楼家待多久?而以老太太的身子骨,又能护你多久?”

        曾淇渝的一段话提醒了江雨舟。

        她母亲跟付曼文之间的纠葛,付曼文或许会记一辈子。毕竟,如果不是她母亲,付曼文的亲妹妹也不会变成现在疯疯癫癫的样子。换作谁估计都接受不了。

        然而还没等江雨舟回过神,楼梯上忽然传来楼觐的声音,将她和曾淇渝都震了一下。

        “老太太身体硬朗得很,而且,也轮不到你说三道四。”楼觐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冰冷。

        江雨舟原来以为他对着她时的态度已经是最差,也以为只是对她这样,谁曾想他今天对曾淇渝的态度更甚。

        怎么会……

        曾淇渝脸色大变,估计也是被楼觐的突然出现惊到了。她低头先看了一眼自己被江雨舟捏住的手臂,江雨舟像是触电一般立刻松开,将手紧紧攥住,像是为了遮掩自己刚才的行径一般。

        “阿觐,你醒了?”曾淇渝就当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也不理会楼觐刚才带着锋芒的话。

        江雨舟挺佩服曾淇渝这份淡定的,换作她,早就唯唯诺诺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在楼觐面前,她总是表现得很恭顺。

        曾淇渝是不怕楼觐的,她见楼觐面色不好,淡淡说道:“昨晚你替我挡了那么多酒,我担心你,而且你也不让我送你回家,所以我只能今天一大早就过来看你。阿觐,你怎么能给我脸色看?”

        江雨舟站在一旁倒像是个局外人了。她倒吸了一口凉气,果然啊,撒娇女人最好命。

        江雨舟是真的学不会撒娇,起码在楼觐面前是不会的。

        她见到他,就跟老鼠见到猫一样,一切软糯好听的话,都变得战战兢兢的了。

        “以后那种话,别让我听到。”楼觐下楼。他对老太太一直都是最尊重的。

        “哦。”曾淇渝抿了抿嘴唇点点头,跟上了楼觐,“阿觐……”

        “还有什么事?”楼觐被曾淇渝刚才的话惹得很不开心,开口像是要赶曾淇渝走一样。

        他的反应让江雨舟觉得很奇怪。这毕竟是在她面前,楼觐难道不应该表现出对曾淇渝的维护吗?

        曾淇渝仰头,拿出手机:“你还没看手机吧?”

        江雨舟蓦地一愣,难道是王院长把视频放网上了?现在才早上,她还没来得及跟楼觐商量这件事情……

        不过,如果真的是他们的桃色视频被放到了网上,曾淇渝的心情怎么这么平静?除了他们两个当事人之外,最难以接受的难道不应该是曾淇渝吗?

        江雨舟愣神在那里,一动不动,整个人像是一个木偶一样。

        “什么?”昨天喝了太多酒,楼觐现在头痛欲裂,走到餐桌前倒了一杯热水,又拿起餐桌上放着的烟和打火机。他喝了一口水之后想点一根烟清醒一下,忽地想到了什么,拿着烟的手停顿了一下,终是又放下了烟。

        江雨舟的一颗心都提了起来,从醒来到现在她还没有打开手机。

        她慌张的样子,落入曾淇渝的眼中,曾淇渝嘴角露出了一丝轻蔑的笑意,然而转向楼觐时又立刻恢复,像是变了一张脸。

        “昨晚我们在一起的事又被八卦记者拍了。现在上了微博热搜,热搜词好难听,说我是小三。阿觐,我还没嫁人,我们曾家也是清白人家,我一直顶着这个头衔你让我以后怎么办?”曾淇渝口气娇嗔,仍是大小姐的架子,温柔端庄。

        听到这里,江雨舟一颗悬着的心忽地落地,她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幸好……幸好不是视频。

        她这副样子尽数落在楼觐的眼中,她表现出的释然和放松,像是并不在乎这件事情。

        江雨舟嘴上说着喜欢他,但是他和别的女人真的发生什么事情时,又仿佛全然不在乎。

        想到此,楼觐有些不悦。

        楼觐没理会曾淇渝,拉开餐桌椅子坐了下来,开始喝保姆准备好的粥。

        “你不饿?”楼觐开口问杵在那儿失魂落魄的江雨舟,将江雨舟小惊了一下。

        “哦……”江雨舟机械地拉开了楼觐对面的椅子坐下,木讷地也给自己盛了一碗粥。

        她惊魂未定,哪里有什么胃口。

        “阿觐,你为什么不理我了?”这段时间,曾淇渝的危机感越来越强,她能够明显地感觉到,自从江雨舟嫁到楼家,楼觐虽对江雨舟表现得很冷淡,但对她的态度也明显冷淡了许多。

        “一大早到别人家,说着诋毁人家长辈的话,你想让我说什么?”

        楼觐一副“我不把你赶出去就是对你不错了”的态度,让曾淇渝心底“咯噔”一下。

        听着这些话,江雨舟心底觉得挺解气的,但她也不敢在楼觐面前表现出来,低下头给楼觐夹了一块腐乳。

        她动作乖巧,像是一只听话的小猫,和此时聒噪的曾淇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楼觐沉默了几秒:“管家,送客。”

        管家从客厅门外进来,走到了曾淇渝面前,笑着说:“曾小姐,请吧。您的车已经帮您停在门口了。”

        江雨舟听着管家的话更觉得解气了。

        唔,是不是她没了孩子,楼觐觉得她可怜对她好一些了?就连带着对曾淇渝的态度也差劲了一些?

        总之,于江雨舟来说,是天大的好事。

        曾淇渝的面色瞬间涨得通红,她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被楼觐从楼家“赶”出去。他虽然一动未动,什么难听的话都没说,但是越是这样,她越是觉得胆寒。

        而且,还是在江雨舟这个贱人面前!

        曾淇渝深吸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在楼觐面前要有分寸。

        “那阿觐,我先回家。再过几天我们要和王先生一起打高尔夫,别忘了。”曾淇渝故意说这么一句,是给江雨舟听的。

        江雨舟自然也听得懂,曾淇渝是在告诫自己,她对楼觐的一举一动,以及所有的行程都了如指掌。

        不是女主人,胜似女主人。

        楼觐没有回复曾淇渝,而曾淇渝也很识趣地没有等回复就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