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坛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不止宠爱在线阅读 - 第五章 他是喜欢上她了。

第五章 他是喜欢上她了。

        “他刚才当着我的面,叫你江小姐。”

        偌大的客厅里只剩下两个人。

        江雨舟放下筷子,松了一口气:“楼先生这位前未婚妻,脾气真不小,‘面具’也真不少。”

        她故意开玩笑地讽刺。她敢这么放肆,也全是看楼觐刚才对曾淇渝的脸色行事。

        她脑袋里莫名冒出几个字:狗仗人势……

        “楼太太脾气也不小。”

        楼觐这句话让江雨舟的脸莫名红了红。

        她心想以后在楼觐面前到底还是需要收敛一点脾气,不能让他觉得她脾气太差了。

        “但只是虚张声势,连个人都拦不住。”楼觐又莫名其妙地添了一句,让江雨舟愣神了半晌。

        这是在说,她以后可以肆意拦着曾淇渝的意思吗?

        楼觐仿佛是给了她这个权利。江雨舟心底暖了暖。

        楼觐放下筷子,拿过纸巾擦了擦嘴:“外人来楼宅,楼太太都拦不住?”这句话像是一块金牌一样,仿佛是在告诉江雨舟:以后曾淇渝来,你都有权拦着。

        这话莫名地给了江雨舟特别大的勇气,她浅浅地倒吸了一口气:“我这不是怕拦错了人,到时候被说的还是我。”

        楼觐那头不说话了,伸手捏了捏眉心。

        江雨舟识趣地站起身去厨房给楼觐做醒酒汤。

        十几分钟的时间,她就搞定了。煮汤的时候,她一直在想该怎么开口跟楼觐提视频的事。

        她担心……楼觐会对她的误会更深。

        但是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江雨舟端着醒酒汤出去,看到楼觐半躺在沙发上正在看财经新闻。

        她把汤水放到面前的茶几上,坐到了楼觐对面:“趁热喝吧,胃会好受一些。”

        楼觐坐了起来,面色苍白。江雨舟都弄不明白,这个人昨晚到底是喝了多少……

        “对了,有件事情我昨晚就想和你说,没来得及。”江雨舟刚刚想开口,楼觐的手机响了。

        她无奈,怎么想说明白这件事情这么难。

        而且,距离十二点越来越近了。

        楼觐那边似乎是有了重要的事情,打了电话之后立刻放下了还没喝多少的醒酒汤,起身准备上楼换衣服。

        “你要出门吗?”江雨舟皱眉,心底焦灼。

        “公司。”楼觐阔步上楼,看上去很着急。

        江雨舟连忙跟了上去,一直跟到了衣帽间。

        “你要看我换衣服?”楼觐见江雨舟几乎是跟着他脚后跟上来的,回过头问了一句。

        江雨舟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低声咳嗽了一声:“没。那个……能借我三百万吗?”

        江雨舟脱口而出,她觉得以现在的情形说清楚这件事情是不可能了。楼觐那么着急去公司,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他肯定无暇听她说话。

        “做什么?”楼觐停顿了一下,没有进衣帽间。

        江雨舟张了张嘴,她意识到自己用“借”这个词好像有点奇怪。

        三百万啊,她要多久才能够还得清,但是“给”这个字,又太理所当然了,她凭什么。

        “有用。”江雨舟心想干脆长话短说得了,“是……”

        话音刚落,楼觐就有些焦急地扔下一句话:“半小时后会让助理打到你账上。”

        江雨舟有些蒙,楼觐竟然这样轻松就答应了?

        她一时之间竟不知道楼觐是因为太有钱所以答应得爽快,还是对她放心?她更相信是前者……

        但是她明白,这一下子她爱慕虚荣喜欢攀高枝的形象,在楼觐心目中估计是根深蒂固了。

        江雨舟将三百万打给王院长,不想再因为这个人而横生事端。

        她在楼觐身边,日子如履薄冰,容不得半分差池。

        这三百万的债忽然压在身上,江雨舟觉得快喘不过气来了。

        三百万于楼觐来说只不过是挥挥手的数字,但对于江雨舟来说,却是天文数字,她该怎么还?

        哪怕他们现在是夫妻关系,但这段关系能走多远,江雨舟自己心底清楚。到时候婚姻结束,这三百万总是要还清的。

        她在家里做了点心当下午茶准备给楼觐送到公司。

        为的是这三百万,以及她欠楼觐一个解释。

        楼氏集团。

        江雨舟没有直接联系楼觐,而是联系了他的助理顾北。

        她在公司楼下大堂等了顾北半个小时。从她到楼觐身边开始,顾北基本上就没有给过她好脸色。

        江雨舟明白,顾北和其他人是一个想法,认为她是居心叵测靠近楼觐,为的是名,图的是利。

        她看到顾北从电梯口出来,一身西装,行色匆匆。

        楼觐身边的人还真跟他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永远冰山脸,好像谁都欠他们几百万似的。

        嘶……她的确欠楼觐几百万。

        “太太。”

        “顾助,请问楼先生有空了吗?”江雨舟从沙发上起身问,“我给他准备了下午茶,想送上去。”

        “先生在楼上开会,暂时没时间。我帮太太拿上去吧。”

        江雨舟看着顾北这张冷冰冰的脸,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不想卖给她面子。

        “不了,我有话跟他说。”

        顾北被拒绝,愣了一下,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带着江雨舟上了楼。

        “先生今天心情不好。”顾北这算是很善意地提醒了江雨舟一句。

        江雨舟微愣,楼觐心情不好,她这样没打招呼直接来,会不会撞他枪口上了?

        顾北将心思沉重的江雨舟带到了楼觐的办公室。

        “先生开完会会过来。”顾北恭敬地说了一句,给江雨舟倒了一杯热水,带上门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江雨舟走到沙发前坐下,环视了一眼四周。

        果然是楼觐的办公室,装修风格清冷干净,桌面上没有半点不该有的东西。

        她等得有些无聊,打开手机看了一会儿又觉得昏昏沉沉,心底想着楼觐这个时候应该还不会散会,索性枕在沙发上睡一会儿。

        昏昏沉沉中,江雨舟听到了一阵脚步声,接着是门把手被按下的声音。

        她立马站了起来。她刚刚睡得太沉,嘴角黏糊糊的,眼睛也因为瞌睡有些浮肿。

        “你来了。”江雨舟迷迷糊糊地起身,话语也懒洋洋的。

        楼觐看了她一眼,附身从桌上拿起一张纸巾递到她面前:“擦擦。”

        江雨舟一愣,回过神来才知道是在说她嘴角的口水。

        她有些难为情地接过纸巾擦了擦,舔了舔嘴唇,开口:“我做了点心,你当下午茶吃吧。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随便做了一些。”

        江雨舟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其实心底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她有一种心虚的感觉。

        好像是上赶着讨好一样。

        不过转念一想,她对他原本就是上赶着,原本就应该是讨好。又有什么关系?

        “谢谢。放下吧。”楼觐倒是知礼懂礼。

        他从她身侧走过,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打开电脑开始看股市。

        江雨舟站在原地有些尴尬和不知所措,只能将点心放到了他的办公桌上:“你趁热吃吧,我新鲜做出来的。”

        “现在不饿。”楼觐不咸不淡地回应了一句。

        江雨舟尴尬地扯了扯嘴角:“你现在有空吗?打扰你十分钟可以吗?”

        三百万的事情,她无论如何都要跟他解释清楚。

        “什么事?”楼觐抬头,但也只是抬头瞥了她一眼,随即就低下头继续看股市。

        江雨舟一面觉得说不出口,一面又觉得楼觐此时是没有心思听她说话的,深吸了一口气:“那三百万……”

        她刚开口,手机忽然响了。

        她的心思被弄得有些烦乱,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宠物医院打来的。

        “喂。”

        “江小姐你好,米球复查结束了,请问有时间来接吗?”

        江雨舟稍微松了一口气,小家伙总算是痊愈了。

        “嗯,可以。我晚点就过去接米球。”挂断电话,江雨舟看向楼觐,正准备继续解释三百万的时候,却听到楼觐说:“我去接米球吧。我待会儿去那一带见卓越,顺便把你的狗接了。”

        你的狗……这三个字从楼觐口中说出真的是格外奇怪。

        特别傲娇。

        “你是在关心米球吗?”江雨舟也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勇气,竟然敢这么跟楼觐说话了。

        但她就是想打趣他一下。

        楼觐脸色微僵,似乎是在为自己刚才说出的话后悔。

        “只是顺路。”

        哦,继续傲娇。

        江雨舟觉得这样傲娇的楼觐莫名有几分可爱。

        江雨舟挑了挑眉,看到楼觐低头看了一眼手表。

        “时间差不多了,我要过去了。回家你就能看到你的狗了。”

        “哎……”江雨舟皱眉,她都还来不及解释钱的事情,楼觐就要走了。

        这一顿点心算是白做了……

        楼觐起身,一边系袖扣一边瞥了一眼若有所思的江雨舟:“钱你收着,不用还。”

        这句话要是换作旁人听到,一定会觉得男友力爆棚,但是落入江雨舟耳中,却是心烦意乱。

        在楼觐眼里,她一直是一个为了钱接近他的女人,如今才结婚数月,她又主动要了三百万,她已经不敢想象楼觐心中是怎么想她的了。

        “我会还的,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江雨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觉得自己就像是穷要骨气的人。

        自卑的情绪包裹着她,让她根本无法冲出束缚。

        楼觐根本没有回应她这句话,当作没有听见。

        “谢谢你的点心。”楼觐避开话题,拿起了江雨舟的点心盒,走到门口,“我让顾北送你回家。”

        “不用了,我去一趟隔壁超市,自己会打车回去。”江雨舟打算去超市买点鸡胸肉和苹果,回去给米球做烤鸡胸肉和苹果沙拉吃。

        “嗯。”楼觐没有勉强,离开了办公室。

        江雨舟从楼氏集团大门出来,去了隔壁的进口超市。

        来到上城这些日子,江雨舟在外闲逛的时间其实非常少,她就像是楼觐的一个陪衬,楼觐走到哪儿,她便走到哪儿。她在上城也没有朋友,孤单是常态。

        她漫无目的地走在超市内,买了鸡胸肉和苹果之后又想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果酒。

        因为要保护嗓子,她一直都不敢喝酒,但这段时间心烦意乱的事情太多,她想要喝点酒,寻思着,果酒应该没事吧。

        江雨舟在酒水柜台前徘徊,仔细查看着果酒的种类,刚往推车里面放了一瓶,忽然,一双修长的手握住了酒瓶,将酒瓶重新放到了酒架上。

        江雨舟微微一愣,抬起头对视上了身旁人的眼睛。

        “顾医生?”

        顾之游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下一瓶水果味的饮料,放到她的推车里,笑容明朗:“你的嗓子还不能碰酒精,现在不能,未来也不能。如果想要喝点不一样的,可以喝水果味的饮料。”

        江雨舟有些蒙,竟然在超市偷偷买酒,被自己的主治医生抓包了……

        好丢人哦。

        她脸色微红,讪笑:“被抓了。”说完,吐了吐舌头。

        “你这叫作偷腥被抓了。”顾之游开着玩笑。

        他脱下白大褂后真的阳光又干净,江雨舟不得不承认,这个顾医生的的确确长得好。

        “‘偷腥’这个词……好像不是这么用的。”江雨舟笑了,两人的气氛总算不那么尴尬了,“顾医生您从小生活在国外,可能不知道中文这么博大精深。”

        她开着玩笑,顾之游也不介意,他点了点头:“的确。一个人逛超市?我记得你家离这边不近。”

        “嗯。”江雨舟点了点头,想起他上次送她回家,“我先生的公司在附近,刚去给他送了点心,就顺便过来逛逛。”

        江雨舟没有刻意要提起楼觐的意思,只是顺便提及。

        “我先生”这样的词语,从她口中说出来时,她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大真实。

        “嗯。”顾之游点头,“待会儿要不要送你回去?我顺路。”

        江雨舟本想拒绝,但又听到男人继续说:“我上次就说过,我住在你家附近。”

        好嘛,完全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

        “那就麻烦你了。”江雨舟笑了笑。

        一善宠物医院。

        楼觐看着在他脚边转来转去恨不得扑上来的米球,不为所动地站在原地。

        他对于猫猫狗狗是没有半点兴趣的,觉得很臭,也很吵。

        米球知道他是来接自己回家的,格外热情。

        “您是江小姐的男朋友吧?米球恢复得很不错,瞧它多想让您抱啊。”女店员笑着俯身拍了拍米球的背,这句话也是在暗示楼觐抱抱米球。

        楼觐有洁癖,是不可能去抱这只狗的。

        “有笼子吗?”楼觐单手抄兜,面无表情。

        “不好意思,米球送来的时候就是没笼子的,但是牵了绳。我们这边宠物狗的小笼子也都卖完了,看来您只能牵绳回去了。”

        楼觐有些无奈,也有些不悦。早知道,他就不提出来接它了。

        “它会不会在我的车上上厕所?”楼觐冷着声音问,从店员手中接过牵引绳。

        “一般来说是不会的。米球训练有素,大小便都能够忍住的。”

        “嗯。”

        楼觐牵着狗绳,将米球带到了车子边。

        他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朝里面指了指:“上去。”

        米球抬头眼巴巴地看着楼觐,一脸无辜,脸上写满了听不懂。

        “这都不会?”楼觐对这只狗的智商表示很大的怀疑,与此同时,也开始怀疑狗的主人的智商,“你妈平时都教你什么了?”

        米球哼唧了一声,忽然四爪悬空,被一双长臂捞起,放到了副驾驶座的下面。

        这个时候,手机响了。

        楼觐打开,是江雨舟发来的微信:

        “米球接到了吗?”

        楼觐拍了一张米球蹲在车内憨憨的照片回复了她,顺便发了一句话:“你的狗有点蠢。”

        他上车,将车子驶到附近某公司门口,卓越刚下班,拿着一沓文件匆匆忙忙从办公楼出来。

        他跑到楼觐的车旁,一边气喘吁吁地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一边念叨:“这段时间真累,我感觉我被老板在当畜生使。我跟你说我们这种金融民工我们……我去,哪儿来的丑狗?”

        米球这一次好像听懂了一般,朝着卓越龇了龇牙。

        卓绝瞪大了眼睛,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楼觐:“你转性了?”

        “要么上来,要么关门。”

        卓越一听,立刻上车,勉勉强强地跟胖胖的米球挤在了副驾驶座上。

        “这狗也太肥了,我的长腿都没地方放了,能放到后座去吗?”卓越有点震惊,楼觐从小不喜欢猫猫狗狗,他是最清楚的。

        “不行。”楼觐回答得干脆利落。

        “为什么?”

        “怕它晕车。”

        卓越很无语:“谁的狗啊?”

        “你嫂子。”

        楼觐这一声“你嫂子”的确是将卓越吓到了。

        “好家伙,我可没承认过江雨舟是我嫂子。像她这种为了名利靠近你的女人,我是不会承认的。”卓越对江雨舟一直都心存偏见。

        从知道江雨舟是怎么成为楼太太的那一秒起,卓越就觉得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

        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很多小门小户的女人为了钱和权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卓越在这个圈子里已经司空见惯了,他不相信楼觐会不清楚。

        “她不需要被你承认吧?”楼觐反问了一句,听起来不算是维护,但带着一点点强势。

        卓越一愣:“话虽这么说,但你毕竟是我兄弟。我从一开始就提醒过你,江雨舟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善人,你小心被她的纯情外表玩弄得团团转。”

        楼觐一言不发地开着车。

        卓越低头看了一眼米球,叹了一口气:“一开始我觉得你接受江雨舟纯粹是为了孩子。但现在孩子没了,你还是这副不咸不淡的样子,你怕不是真喜欢上她了吧?我可警告你,别到时候被骗得只剩一条裤衩了,到哥们面前来哭。”

        卓越也不是在危言耸听,圈内这样的女人真的多了去了,这样的事例也不在少数。

        “你觉得我的家产,能被她骗完?”

        一句强势的话,将卓越的嘴巴堵住了。

        “您家大业大,我无话可说。”卓越挑眉,“怎么,马上就到我生日了,到时把你的小娇妻也带上?”

        “小娇妻”三个字里蕴含着极大的讽刺。

        “不带。”

        “嘿,敢情还护着了。”卓越扯了扯嘴角,“不行,你必须带她来。我就见过她一次,上一次还一句话都没说上,这一次,我帮你探探底,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段位。”

        楼觐没说话,卓越却清楚地感觉到,车速瞬间加快了很多。

        晚高峰的上城堵得不成样子,江雨舟坐在顾之游车的副驾驶座上,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

        晚霞和城市初起的华灯交相辉映,融合出彩色的光晕,漂亮又温柔。

        江雨舟打开车窗,让窗外的空气吹了进来,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

        “对了,过段时间,大概是21号的样子,我要去杭城参加一个业内会议,都是国内耳鼻喉的顶级专家,这些前辈比我优秀得多。你的嗓子需要更好的治疗,有没有兴趣一起过去看看?”

        顾之游忽然开口,江雨舟微愣。

        她原本还沉浸在温柔的风中,此时转过头看向顾之游。

        道路很堵,属于前后左右夹击的状态,顾之游也索性停下了车,单手握着方向盘。

        “啊?那不大好意思吧。都是你们业界的名医,我一个外人去算什么。”江雨舟讪笑。

        “你是我的朋友,我希望你能接受更好的治疗。”顾之游微笑,笑容里没有半点杂质,让江雨舟感觉不到半点不妥。

        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她仔细想了想,如果她想尽快恢复嗓子的话,顾之游的建议的确是可以听取。顾之游也应该是真的为她好。

        “当天来回吗?”江雨舟问。

        “住一晚。”顾之游坦荡回答。

        江雨舟一听要住一晚,又有些犹豫不决了。她垂首,想到了楼觐。

        也不知道楼觐会不会答应她去杭城一晚,还是跟异性一起去。

        即便是医生……

        不过,仔细想想,楼觐好像也从未关心过她的行踪,哪怕她消失一周,他都不一定会发现。

        “好。”江雨舟点头。

        因为堵车太无聊,顾之游便跟她说起了自己学生时代的一些趣事。

        顾之游这人的确幽默风趣,江雨舟听了之后一直在笑。

        此时,旁边的车队忽然动了,后面的车子接了上来。

        江雨舟正在笑话顾之游时,旁边车子的车窗忽然降了下来。

        江雨舟是朝着顾之游的方向的,仍在笑。然而,顾之游却注意到了隔壁车投来的不善目光。

        “你认识?”顾之游瞥了一眼隔壁的车,问江雨舟。

        江雨舟愣了一下,回过头,当看到驾驶座上,男人冷若冰霜的双眸时,浑身紧绷了起来。

        此时窗外的风似乎都变得冰冷,她咽了一口唾沫,只觉得浑身冒出鸡皮疙瘩。

        怎么会这么巧……江雨舟屏住呼吸,莫名有一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虽然事实上她什么都没有做。

        楼觐的脸部线条原本就硬朗冷峻,比常人要更加深刻分明,此时更是阴晴难测。

        糟了……

        “这不是你那小娇妻吗?”副驾驶座上的卓越看热闹不嫌事大,刚还在那边吐槽江雨舟心机深重,心思不单纯,这下刚好就撞见了。

        卓越露出了得意的笑,这种笑就像是在看心机女如何接近男人一般。

        “楼太太,巧啊。”卓越故意讽刺地开口。

        这一声“楼太太”,让江雨舟的脸瞬间通红。

        “朋友?”顾之游随口问了一句。他看出了异样,旁边驾驶座上的男人,绝对不可能只是江雨舟的朋友这么简单。

        “我先生和他的朋友。”江雨舟实话实说,却仍旧觉得尴尬。

        此时,米球似乎是听到了江雨舟的声音,忽然从副驾驶座下面扑腾起来,跳到了卓越的腿上,实打实地将卓越吓了一跳。

        “这丑狗吓死我了。”

        “米球。”江雨舟忍不住露出笑容,但是只要余光一瞥到楼觐,她脸上的温度又凉了下来。

        楼觐真的好可怕……

        “不是说去超市?”楼觐单手握着方向盘,脸色不善,口气也并不好。

        “哦,在超市遇到了我的主治医生。”江雨舟尽量克制着自己的紧张,想要表现得很淡定,“顾医生家刚好跟我们家顺路,就顺便把我捎上了。”

        江雨舟的手指已经紧紧绞在一起了,幸好楼觐看不见。

        但是她这个局促的举动,完完全全落入了顾之游的眼中。

        卓越冷笑了一声:“是顺便,还是故意?”

        江雨舟记得这个人,是楼觐的发小,也是楼觐最好的朋友。卓越对自己一直抱有成见,不过她也都能够接受这样的猜疑,毕竟,她上位的方式并不好看。

        米球呜咽着想要跑到江雨舟那边,但现在在马路上,卓越只能够死死抱着米球肥硕的身体,嘴里不断地埋怨,但还是把米球保护得好好的。

        江雨舟在外人在场的情况下并不想多解释,况且,看楼觐的样子好像也是不想听她解释的。

        他们之间原本误会就多,在她看来,多这点误会和少这点误会,并无差别。

        只是,两辆车子这样堵着,会非常尴尬。

        “楼太太,马上就到我生日了,到时你一定要跟阿觐一块儿来参加。都是些老同学,大家也都见过你,一定赏脸啊。”卓越这边直接把“请柬”扔向江雨舟。

        江雨舟一听到都是楼觐的老同学,立刻想起那晚她做噩梦醒来去宴会找楼觐时的情形。

        狼狈不堪。

        她实在是不想应下来,于是浅浅地笑了笑,礼貌地说道:“如果有时间,一定去。”

        这已经是非常客套的说法了,她是故意的。卓越的生日会她是绝对不会去参加的。

        去,就是自讨没趣。

        她说这句话时,看到楼觐脸色微变。她猜不透楼觐的想法,也不知道他是希望她去参加,还是不希望。

        此时车流恰好动了,江雨舟立刻关上了车窗,也不管楼觐此时是什么脸色。

        关上车窗之后,她长长舒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完全忘记了身旁的顾之游。

        直到耳畔传来顾之游的询问:“你好像很怕你先生。”

        江雨舟心底“咯噔”了一下,她对楼觐的害怕已经表现得这么明显了吗?

        “嗯,他性格比较阴沉,我时常猜不透他在想什么。”不知道为什么,江雨舟并没有向身边这个男人隐瞒。她觉得顾之游是一个好人,是一个不会伤害到她的好人。

        “夫妻之间这样相处,不是很辛苦吗?”

        顾之游的问话又一次让江雨舟沉默了。

        她缄默了半晌,淡笑:“还好。我很爱他。”

        江雨舟有多爱楼觐?

        可能全世界,只有她自己清楚。

        半小时后,车子停靠在了楼宅门口。

        江雨舟下车。

        不一会儿,楼觐的车子也开了过来。

        米球从车里蹿出来,扑向江雨舟。

        江雨舟将米球抱起来,心疼地摸了摸它的小脑袋:“是不是想妈妈了呀?”

        米球呜咽了两声,安心地耷拉下脑袋,趴在江雨舟怀中懒洋洋的。

        楼觐从驾驶室出来,脸色阴沉。卓越已经在半路上下车了,此时只有楼觐一人。

        顾之游为表礼貌也下了车,楼觐径直朝他走过来。

        江雨舟觉得这个情形不太好看,她很想抱着米球赶紧往家里钻。

        “贵姓?”楼觐先开口,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包烟,熟稔地敲了敲烟盒,敲出了一根烟递到顾之游面前。

        “顾。”

        顾之游拒绝了递烟:“多谢,我不抽烟。”

        楼觐拿着烟的修长指节停顿在半空中,然后他收回烟,在手中把玩了片刻之后抬眼看着顾之游。

        “不知道顾医生有没有同样的感觉,我觉得您有一点眼熟。”

        这句话听起来挺奇怪的,就像是男生在跟女生搭讪一般。但是此时此刻,完全是不同的。

        楼觐这样的人,如果说这样的话,那一定是真的觉得眼熟。

        江雨舟觉得奇怪,难不成这两人之前还见过?

        “是吗?我看楼先生倒是面生。”顾之游脸色坦荡,不像是在说谎。

        楼觐拿出打火机,点燃了一根烟,烟头在暮色之中一明一灭。

        “顾先生是哪里人?”楼觐颇有一副在调查户口的感觉。

        江雨舟在一旁觉得尴尬。顾之游好心好意将她送回家,在这边却还要被她丈夫盘问。

        “杭城人。”

        “嗯。”楼觐忽然转身回到车子旁边,打开车门,俯身进去拿了东西又折回来。

        他将一张烫金的黑色名片递到顾之游面前:“谢谢您今天送我太太回来。既然是我太太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

        江雨舟暗暗倒吸了一口凉气。

        楼觐到底是要干什么?要知道,在上城,能够拿到楼觐名片的人屈指可数。

        他明显对眼前的人充满了敌意,然而却给对方名片,意欲何为?

        顾之游收下,低头看了几眼之后才开口:“不好意思我没有名片。不如我们加个微信?”

        “可以。”

        加微信……这是什么操作?

        江雨舟真的很想扶额。

        她记得楼觐这个人,微信好友寥寥无几,里面也是一片空白。他是属于典型的商务精英男,有什么事情基本上都是通过电话解决的,很少用微信。

        两个大男人交换了微信。

        见顾之游准备离开了,江雨舟暗暗松了一口气。

        终于……

        “江小姐,下周不要忘记来复查。”顾之游临走之前,叮嘱了江雨舟一句。

        这句话从一个医生口中说出原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但江雨舟此时却觉得坐立难安。

        她尴尬又礼貌地扯了扯嘴角,点头:“嗯。路上注意安全。”

        楼宅。

        江雨舟回到家就先去安置米球了。

        米球一落地就开始撒欢儿卖萌打滚,一下子跳到了沙发上,江雨舟知道楼觐不喜欢米球上沙发,连忙去捉米球。

        但是米球逃得太快,她根本追不上。

        “米球!别跑了。”

        江雨舟刚要扑过去,手臂忽然被楼觐一把捏住。

        他力道不轻,将江雨舟吓得连忙转过身去,对上他一双阴鸷的眸。

        “你跟那位顾医生,到底是什么关系?”楼觐语气冰冷,似是二月春风,和剪子一样犀利。

        江雨舟就知道,事情不会这样结束。

        楼觐这个人虽然不喜欢她,但对她的控制欲和占有欲却格外强。

        “我说了,我们就是医患关系。你如果不相信,自己可以去查。我相信楼先生一定能够查得水落石出,不是吗?”

        失去孩子之后,江雨舟在楼觐面前不再像之前一样百依百顺。

        “他刚才当着我的面,叫你江小姐。”

        楼觐说的话让江雨舟心底“咯噔”了一下。

        她丝毫没有在意的事情,楼觐却是听到心里去了。

        她抿了抿嘴唇,解释:“平时他都是这么称呼我,一时之间难以转换。还有,你弄疼我了。”

        江雨舟的手臂被捏得太紧,勒出了红痕。

        楼觐却没有松开禁锢着江雨舟的手,而是默默地看着她。

        江雨舟极度害怕楼觐的这种凝视,她微微别开眼睛,不想跟他对视。

        “楼先生,你是在吃醋吗?”

        江雨舟是带着一点点怒意问出的这句话,楼觐这样近乎霸道的相处方式是她不喜欢的。

        但话语落入楼觐耳中,却显得有些娇嗔。

        “吃醋?”楼觐反问了一句,“如果我吃醋,又如何?”

        “楼先生愿意吃醋,是你的事。”江雨舟被捏得生疼,口气也难听了一些。

        她原本是温顺的脾气,只是最近一连串的事情让她此时无法温顺了。

        她双眸泛红,眼眶里蓄满了泪,微颤着嘴唇看着楼觐:“娶我原本就是丢人现眼,楼先生从一开始不就知道吗?还有楼家,从一开始不就觉得我丢人吗?”

        江雨舟挥开楼觐的手,从沙发上将呆若木鸡的米球抱了起来,米球也被吓坏了。

        她抱着米球上了楼,将自己反锁在房间里,一点都不想跟楼觐接触。

        刚才在马路上,卓越作为楼觐的朋友这样欺辱她,他没有帮她说一句话,回到家还对她百般怀疑。

        她也是人,无论如何都是接受不了这般对待的。

        深夜。

        江雨舟仍是毫无睡意。她躺在客房的床上翻来覆去,就连米球都已经在打呼噜了。

        她无聊地拿起手机,准备刷一下朋友圈。不知怎的,她鬼使神差地点开了楼觐的头像。

        下一秒,她惊了一下。

        楼觐的朋友圈封面,什么时候变成了他们两个人的婚纱照了?

        江雨舟还以为是自己熬夜老眼昏花了,用手背擦了擦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之后更加蒙了。

        她前几天还看过楼觐的朋友圈封面,是一片空白的,就像是老年人的微信一样。

        也就是说,婚纱照是刚刚换的?

        江雨舟皱眉,从床上腾地坐了起来。

        楼觐要做什么?

        她百思不得其解。

        这时,顾之游发来了一条微信消息:

        “这段时间天气不好,湿气比较重。你可以在家煮一些冰糖雪梨润润肺和嗓子。对你嗓子的恢复会有帮助。”

        非常官方又客套的一句话,江雨舟却陷入了沉思。

        倒不是因为顾之游,而是因为楼觐。

        楼觐今天刚刚加了顾之游的微信,加上他刚才对顾之游那副忌惮的样子……

        江雨舟突然就想明白了。

        楼觐一定是在宣示主权,只不过,用的手段相当幼稚。

        江雨舟甚至都难以将这个幼稚的男人,和平日里在商场上雷厉风行的男人联系起来。

        难道……他是喜欢上自己了?

        江雨舟立刻拼命摇了摇头,甩掉了这个恐怖的想法。